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blog/blog_614__118173.html

〈中國的新民族主義者露餡了〉一文,描述中國憤怒青年(以下簡稱憤青,又有戲稱為「糞青」)的浪潮擴散到有機會接觸較多資訊的中國留學生。詳細內容,請參閱該則外電。

點閱中國網路論壇,經常會看見憤青的說法。那憤青到底是什麼?簡單地說,憤青是具有強烈中國(大漢)民族主義的網路族群,表現較激烈的思想、言論和行動。現在更擴大成所有觀點較極端的人。以上述新聞為例,杜克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只是想請挺圖博與反圖博的兩方人馬,來喝大和解咖啡,卻遭受反圖博人馬的強力反制。這個學生立刻被貼上「賣國賊」,甚至是「漢奸」的標籤。就連遠在中國的父母親,也無端捲入浪潮之中,為了生命安全而迅速逃離家園!這根本就是株連九族的當代中國版!

其實,中國憤青是時代的產物,某種程度重演百年前的義和團。憤青以網際網路為根據地,非官方的資訊暨內容為消息來源,逐漸演化成單一觀點的龐大社群。因為北京政府的言論箝制,就註定非官方的消息來源的侷限性。或許有些憤青得到中國官方的協助,或許是出於有目的的愛國情緒,又或許是長期愛國教育的成功,讓他們難以窺伺許多事件的原貌。如此一來,就形成自我強化的無限迴圈。

支持北京奧運、販賣中國商品的家樂福,只因為是法國企業就慘遭包圍;許多對中國友善的日本民間人士,只因為是日本人與二戰的侵略,就被歸類為不受歡迎人物。這多麼諷刺阿!高舉中國民族主義大旗的憤青們,努力地製造敵人,將朋友也打成敵人。憤怒是一時的情緒,沒聽過「不可含怒到日落」嗎?更不能讓憤怒矇蔽理智的雙眼。

可惜,原本可讓中國人民恢復自信的「北京奧運」,隨著中南海鎮壓圖博、與全球獨裁政權共謀的罪性,演變成檢驗普世價值:自由、民主與人權等在中國紮根的期末考。而中國憤青卻沒有展現相對於政府的獨特性,發揮「有稜有角」的自我意識;他們成了中國民族主義的馬前卒,成了被利用的鬥爭團。就算中國民族主義勝利了,重回漢唐盛世又如何?

北京奧運已經成為中國憤青滋長的沃土,連有機會接觸世界的中國留學生,也淪陷在自我強化、不願接受外來資訊的流沙了。這絕對不是好現象,因為台灣的保釣運動和棒球運動最後也是神話一場。偷笑的,是被社會動盪、貧富差距、物價飆升搞到頭昏腦脹的中國高官。嘿!快把怒火往外燒,這可是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正當性來源呢。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