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blog/blog_614__113341.html

2007年10月29日。老師,您的遺體火化了!就算是無神論的您,此刻應是天國的一員。只是,別再望著仍紛擾不已的滾滾紅塵,快樂地享受新的生活吧。

昨日,看著李前總統紅腫的雙眼,步出靈堂時仍停步、駐足、回頭望著老師您的遺照。我的心再一次碎了,因為不論是您的長輩或晚輩,都喪失了最重要的精神支柱。每當我們難以理解政治人物或其它國家的政情變化與行為舉措之際,您就要我們再想看看驅動力與議程何在。被黃老師譽為天才學弟的您,只要說個幾句話,就讓我們的眼神變得清澈,看穿複雜事物的本質。

老師,您走了。卻仍鮮明地活在我們的腦海裡。
我會永遠記得,百忙中撥冗每星期對我們幾個同學的補充教學,甚至有次還談到晚間11點;
永遠記得,您很認真地問我爸的背景,當您說出:「我還在奇怪,怎麼會有那麼台派的外省(49)後代......」旁邊的同學哄堂大笑,原來我的口音那麼像49後代嗎?
永遠記得,您要我認真學習決策科學與實務運用等,別留在學術界,而要進入廣義的政治部門發揮所長。

有太多鮮明的印象......也就註定了悲傷的程度
甚至,我不希望您曾疼愛過我、誇讚過我、給予我人生規劃的建議,這樣也許就不會難過,也許您對我而言,就真的只是劃過台灣的璀璨流星而已。

您雖然帶著微笑離開人世,卻讓留存人間的事物多了幾份孤獨。
E. H. Carr厚達14冊的蘇維埃俄羅斯史,只會滿佈厚厚的灰塵;愛喝的奶茶粉不會有人品嘗;新買的沙發只是孤零零地擺在一旁.....

最後,我只想輕輕地對您說:老師,謝謝您!

-----
附錄:一個86歲的老人家,怎麼可能不知道台灣傳統忌諱,不能白髮人送黑髮人,不過李登輝還是堅持帶著夫人曾文惠前來致哀......李登輝親自來送41歲的年輕幕僚,最後一程;他是誰?張錫模,中山大學副教授,對國際政經情勢研究深入,是李前總統相當倚重的國安幕僚......如今此情此景已成追憶,41歲腦溢血忽然驟世,讓老人家心痛不捨,顧不了醫生叮嚀,沒戴墨鏡,不管眼睛哭腫下垂,86歲的李前總統流露出他不為人知的真性情。

創作者介紹

修伯特‧魚看世界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