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blog/blog_614__113504.html

近日整理往昔資料時,赫然發現今年初的模擬社論居然與台灣政治走向,有那麼多的相似之處。在此,與同好分享。

警告亡國奴,兩千三百萬生存於台灣島的亡國奴。無須驚恐、悲傷與憤怒,只是又一次因歷史宿命降臨台灣,而成為亡國奴。不分政黨色彩、社會階層、先來後到,你們都是廿一世紀的第一批亡國奴。

不是危言聳聽、不是杞人憂天、更不是世紀初的瘋狂預言。觀察台灣內部政治鬥爭與東亞局勢轉變,就能理解成為亡國奴的有利條件。當然,本文行文「亡國奴」之際,並不是回歸帝王或專制時代的概念,只是要說明中華民國(台灣)確實面臨危急存亡之秋,鄭重警告台灣人民所面臨的危機。

民主內戰

在台灣上演的民主內戰至少有兩種形式,一種是與北京政權相互唱和的統戰策略;另一種是企圖透過立法權凌駕行政權,遂行民主專制。

台灣內部有部分人以自由、人權為掩護,呼應北京的統戰,利用民主體制從事內戰。自胡錦濤掌權,中國政權就提出發揮政治工作的作戰能力,展開「輿論戰」、「心理戰」與「法律戰」等三戰,並在2005年進行詳細闡述與模擬,同年的《反分裂國家法》就是明顯例證。

在此情況下,我們見到部份台灣政治人物與媒體,大罵台獨人士與台獨對台灣的禍害。這不就是進一步進入輿論戰與心理戰嗎?更有甚者,讚揚青藏鐵路的工程奇蹟,不去談論西藏與台灣的相似性,並批判同時間通車的雪山隧道。讓人民產生強烈對比,進而否定台灣、肯定中國。

然而,民主內戰不僅配合北京的統戰,部分民間團體與政治人物燃起立法院與農業的戰火。總體而言,三戰是北京政權以政治作戰方式滲透台灣的第一步,是吹響攻台的第一聲號角。

以立法權凌駕行政權,遂行民主專制的內戰早已成為政治運作的一環。特別是,2004年總統大選與馬英九接任主席之後,戰火全開。無論是在立法院的真調會,或是國家通訊委員會;走上街頭的紅衫軍,媒體暴料的事件等。不少立法委員均配合演出,最終換得大法官會議的違憲解釋。

前兩日上演的立院全武行,也是立法權凌駕行政權的翻版。我們不反對「獨立機關」全然去政治化,畢竟是由政治現實所產生的。但是透過立委席次比例與投票,決定獨立機關的人選,應該由修憲或憲法層次決定,而非透過立法權本身擴權。換言之,這種民主內戰是體制之戰,是終結現行中華民國憲法之戰。

無須等到公投修憲,我們的憲法已死!

外敵侵凌

胡錦濤接掌中央軍委主席後,對台政策是「硬的更硬」。從殲十戰機的亮相與部署、航空母艦戰鬥群的整備、以及獵殺衛星的行動,充分顯示中國軍事擴張的意圖,尤其計畫在2015年可阻絕美日進入台灣海峽,並以導彈與心理戰,將台灣主權逼上談判桌。

「成為東亞體系霸主」是中國的階段性目標。而中國領導階層並不會爭執該目標,在此目標驅動下,要爭執的是手段(means)。「和平崛起」與「爭霸崛起」在2005年前成為論辯焦點,之後達成以「和平崛起」為口號,以「爭霸崛起」為實質內容的折衷方式,成為中國今後對外的行動準則。

北京正利用台灣民主內戰,眼光置於國內紛爭之際,加快軍事擴張腳步。而2007年的十七大之後,胡錦濤將全面掌控中國的黨政軍系統,到時候會因軍事整備妥當,民族主義高漲,順勢收回號稱最後因帝國主義而流落在外的領土。

唯一的問題是,日本與美國的態度,特別是日本。當日本國內要求國家正常化聲浪四起,必然將關切國家週遭安全,而台灣是象徵性指標。這正是中國全力應付美日同盟的主因。

若台灣人民對周邊事務漠不關心,只關切個人的利益,尤其是主要政治職位的利益,這正落入北京對台時間表的計畫。我們不是沒有擺脫亡國奴的機會,關鍵在於該如何打亂,甚至扭轉對我們不利的情勢。

所有人都是亡國奴
許多生活於台灣的人民,不覺得成為中國人民後是亡國奴。錯了,我們在北京政權眼中都是台灣人,都是即將喪失中華民國公民資格的亡國奴。沒有人可以逃脫最後的結果。唯有看透民主內戰與外敵侵凌的真相,找出對策,方能立足我們的母親之島。

不要認為局勢對我們有利,內、外的分析都預知著我們的未來,種種跡象正在警告我們。該如何做?被鄭重警告的台灣人民,請仔細思量。

創作者介紹

修伯特‧魚看世界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t's over
  • 台灣人 = 亡國奴
    既成事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