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blog/blog_614__117261.html

2008年3月22日,星期六,我永遠都會記得這天!

當天下午到投票所看開票,不到四點半就傷心地離開。因為2004總統選舉打平的票所,卻成了六四比。期間,朋友也打電話告訴我這情況,我遂不帶任何表情地回家,準備參加晚間八時開始的玫瑰堂復活節彌撒,期待看朋友受洗的喜悅而忘卻悲傷的情緒。

電視、報紙與網路盡是新總統的消息,或平實、或吹捧、或看衰、或看好,但與我何干?我只想過著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生活,帝力與我何哉阿。靜下心情與定下方向後,專注於應該完成的課業、翻譯著認為不錯的外電,也寫點讀書心得和心情隨想。

只是,今夜知道堅持信念、勇於實踐的阿勇廖述炘自焚後,選後到今日一直刻意保持平靜的情緒突然沸騰。為什麼?廖先生為什麼要自焚?鄭楠榕時代不是已經過去了?為什麼還要用這種最激烈的方式明志?不僅有太多的疑惑,更多的情緒是我不願意有的忿恨。

先讓我們為廖述炘先生默禱。

仰賴著眾民主前輩與鬥士的努力、鮮血和生命,台灣成為自由國度的島嶼,已經生根的民主選舉制度是給我們年輕一輩最好的禮物。廖述炘先生堅定追求台灣獨立建國,不畏政治勢力打壓的決心,今日以最激烈的方式表明心志,奉獻給一生所追求的理想。吾人必謹記廖先生的死諫,再次敲醒保衛自由、民主與尊嚴的良知,讓民主前輩與鬥士的事蹟懸在心頭,願吾輩將追求正義道路的重重險阻,化為不斷擊敗挑戰的再生力量。也請廖先生遺族保重,原諒這激烈的明志手段。

這讓我想起無數爭取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歷史。本以為台灣已經走入民主深化的階段,各種言論可以大鳴大放而無所畏懼,無須擔憂政治力量、經濟力量或社會力量的壓迫。今日卻見到廖述炘先生自焚,也許這是身為民主先知的必然重擔。因為比起我們,他預見到許多未來的悲劇,或許是黨國幽魂重新復辟、或許是民主時程不住後退,也或許是台灣獨立建國無望。

其實,忿恨是我現在最真實的情緒,無須隱瞞也無須自責。願以下的內容僅是警醒的文句,永遠不會降臨早已承受過太多悲劇的台灣。台灣是個矛盾的自由國度,許多人「對權力毫無戒心」,就算是五百年一見的道德聖人也可能無法躲過權力的誘惑,更不可能絕對地約束現代科層體制政府的所有成員。選民們信任固定的選舉時程,認為政黨輪替是必然的,這無可厚非。然而,對新政府約束的力量:反對黨、第四權、社會力量與各種團體,卻已經渺小到可被忽略在政治決策體制之外。

簡言之,台灣島嶼對權力的最後一分戒慎恐懼,在這次選舉嚴重挫敗後蕩然無存。更甚者,台灣或許將步入新加坡的政治體系,這意味著身而為人的自由權利將可能被剝奪,而多為投機份子西瓜派的台灣人,將因寒蟬效應而讓得來不易的自由漸次毀滅。

我看到「亞洲價值」將重新籠罩台灣的穹頂。以家父長制這絕對權威為核心的亞洲價值,追求的是講倫理的政治運作、有次序的經濟發展和重和諧的社會關係。然而,為了追求這些價值,從新加坡這最明顯的例子而言,看到了放棄對人性的尊重、對差異性的包容、對自由選擇的權利。民主選舉制度僅僅是象徵性的,目的在於紓解對政治參與和改革的宣洩。

這迥異於西方的民主精神。以基督教文化為基礎的西方世界,承認任何人生來都有原罪,這種幽黯意識不相信人類可以免於權力的誘惑,因此以民主制度為手段,佐以權力制衡與法制精神,保障人民免於政治權力的壓迫。只是這體系仍在發展中,因為免於經濟和社會權力的壓迫尚未完整。就算是這樣,西方的這套制度在理論與實踐,確實可以保障人民的自由:選擇的自由。

問題是,民主精神深入台灣各個角落了嗎?廖述炘先生看到這個問題了,少數人也看到這個問題了,但是更多數的人卻將在失去選擇的自由後,才看到這個問題。但願我所言都是虛幻,是假的,讓事實證實我是個騙子,只是個杞人憂天的不自量力者。

廖述炘先生的勇氣與人格,我相信,是絕大多數人無法望其項背的。捍衛言論自由與廢除不當刑法而自焚的鄭楠榕,在基層協助社會運動並看守弱勢者而自焚的詹益樺,他們也用肉身喚醒台灣民主種籽的嫩芽。

這種勇氣與人格,我都沒有。我只能臣服於忿恨,這最低調卻最悲傷的情緒。但願祢賜予平靜的心,明朝日出後化悲傷為前進的力量;願祢賜予謙卑的心,不因祢恩賜的智慧而驕傲;願祢賜予憐憫的心,讓我能以同理心了解台灣人民的選擇。

2008年4月2日,因著廖述炘先生的死而亮。這只是開始,追尋正義的另一個起點。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