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
http://www.socialforce.tw/phpBB/viewtopic.php?p=652075#652075

Earthquake death toll rises; China struggles to reach victims
四川地震死亡人數攀升
國際先鋒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Edward Wong and Jake Hooker, May 14, 2008

說明:特譯此則外電,是因為西方媒體偏愛採訪許多個案,這能讓大家更清楚地知道災區的情況。
觀看更多圖片請按這邊
中華人民共和國四川省行政區劃圖,請看這邊。這次災區主要在地圖的中間處: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綿陽市、德陽市、成都市等四個中國第二級行政區。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梁平縣,救援人員清除被震垮小學的瓦礫堆

【中國‧永安鎮】此處援救生還者的作戰,就像所有地震災區那樣。
譯註:這個永安鎮是「四川省綿陽市安縣永安鎮」。

星期二早晨,王國飛(Wang Guofei, 音譯)與弟弟駕車前往地形崎嶇的四川北川縣(自治縣)尋找母親,當地因星期一的地震導致至少5,000人死亡。但道路因山崩而無法通行,王國飛表示明日將徒步尋找母親。
譯註:北川縣是這次受災最嚴重的區域之一,地形崎嶇,部分山脈高度達2,000-3,000公尺。

他說,「母親帶著馬鈴薯,可暫時存活。」

遍佈中國西南方的救援人員,奮力抵達成千上萬仍被活埋的地點。根據四川省當局,死亡人數已攀升到13,000人。隨著救援人員抵達30年來中國最致命的天然災難現場,死亡數極可能繼續增加。許多人受傷或無家可歸。

當局表示,四川省綿陽市(地級市)有超過18,000人行蹤不明;鄰近的什邡市(縣級市),倒塌的兩座工廠與一間學校有2,300人被活埋。

超過1,300名軍人與醫務人員花上一整天,攀越受山崩影響的山區道路以進入震央汶川縣,該縣人口約100,000。中國中央電視台報導汶川縣有60,000人行蹤不明;一名軍人表示附近一座9,000人居住的城鎮,僅能聯絡到2,300人。多數受難者住在崎嶇的四川省,不過相鄰的五個省份也傳出死亡。

中央政府表示投入1億2千萬美元投入救災,50,000名軍人進入災區。跟據《美聯社》報導,民政部救災救濟司司長王振耀表示,「我們歡迎資金與補給品,但我們現在不考慮外國人員(進入)。」
譯註:目前仍不願國際專業援救人員進入中國,這正是中國政府所少的能力。其餘如資金、物資和人員等,目前不虞匱乏。

白宮發言人丹那‧皮瑞諾(Dana Perino)表示,布希總統打電話給胡錦濤主席,並提供初步的50萬美元救濟金。援助已經從外國抵達,俄羅斯派遣飛機運送30噸救濟品。
譯註:台灣即將卸任的民進黨政府,宣佈初期將援助「8億新台幣」,約合2,700萬美元。

地震新聞佔據了中國的電視。國有電視的新聞幾乎都是地震消息,記者也分散到各災區。家用電用、手機圖像與評論,未經審查就可連到網站上。
譯註:台灣的新聞媒體也是如此,報導量約為緬甸風災的數倍。

在四川省省會成都市,許多居民受到餘震驚嚇而在街上搭帳篷。星期二下午的一次餘震達(芮氏規模)6.1級,主震則達7.9級。多數嚴重災區尚未恢復電信服務。

中國官員表示,地震摧毀某些震央附近城鎮和都市的80%建築。

前往多山的北川縣的門戶永安鎮,是中國政府救援最力之處,軍用卡車、消防車與救護車都前進到哪兒。

王振耀說數千名後備部隊已驅車前往當地,然而沒有足夠的補給品,如食物和帳篷可供生還者使用。住在山區的倖存農民們,目前僅能依賴自己,而非等待外界協助。
譯註:就目前已知的消息顯示,多數山區的交通尚未恢復。

政府已經替無家可歸者,從永安鎮共產黨地方黨部設立帳篷區。

夜色降臨後,白周紅(Bai Zaohong, 音譯)和兩位年輕女孩在寒冷中顫抖。她向視察者問說,「你們有車嗎?可以載我們離開山區嗎?」

他們朝上看著花崗岩山頂上滿佈超過百頂的藍色帳篷。帳篷內,四個人躲在低劣的毛毯內發抖。永安鎮是高山盆地,地震後村莊滑落到陡峭的河谷,山崩封鎖了道路。

白周紅和帳篷的災民於星期二下午離開村莊,她先生因不良於行留在當地。但他們太晚離開,而沒趕上卡車。白周紅其中一個女兒,談到餘震的危險時表示,「他們說村莊很危險,我們不能多留一個晚上。

星期一地震後,山上的民眾紛紛下山。杜如詠(Du Luyong, 音譯)帶著她12歲的兒子到她娘家。但家裡的牆壁因地震破裂,所以不敢住在家中,現在住在路旁由茅草和乾葉臨時搭建的臨時居所。

頭戴大竹帽躲避雨水的她說,「沒有飲水,沒有電力,未來這段日子,我將投靠我的祖母。」

她的鄰居余政貴(Yu Zhenggui, 音譯)和六個人住在茅草帳內。他從家中搶救出最有價值的物品:掛鐘、長虹牌電視、以及他孫子正在學習的教科書。水在戶外的水壺上滾著。
譯註:人道?請看看家中最有價值的物品是什麼?我認為「人道」應無時不刻都要落實!若無法落實,也請不要將人道當成至上的道德武器。

不過,有兩個不怕死的人住在他家中。他問道,「你敢睡在家中?」

永安鎮民緩慢地沿著35公里長的高速公路走到綿陽,這道路已經成了通往外面世界唯一的生命線。對許多災民而言,道路的終點是綿陽市惡臭的體育館。綿陽市人口70萬,同時也是中國核子設計工業的故鄉。
譯註:核子工業設施的損毀情況不明,中國官方表示無礙。

超過一萬難民在體育館外搭帳篷。在體育館樓上,來自山區的災民睡在兩個拳擊場的地板上,睡在跑步機或腳踏車的旁邊。阿諾‧史瓦辛格的海報貼在牆上,作為年輕健身者的裝飾。他們包裹著毛毯,睡在泥濘的地板上,完全用不到健身器材。
譯註:海報居然是阿諾的?

他們吃泡麵和餅乾,只有少數人拿到衣服。

當地醫院的醫生暨義工王凱霖(Wang Kailin, 音譯)說,「只要他們的家園成了廢墟,他們將待在這邊。」

對鞋尖被污泥覆蓋的倪由德(Ni Youde, 音譯)與妻子來說,已無處可去。他表示,他們在多山的北川縣的家園完全被摧毀,當地是400人的家園。「昨天地震時,我們不在山上的家中,在家裡的居民都死了。」

他們走了30個小時尋求安全。他拿起壞掉的綠色帆布鞋為證。

他們表示8歲、10歲和12歲的孩子,在學校倒塌時已經死了。現在他們與數千位逃出家園的人,被迫以體育館為家。他說,「我們無家可歸。」

尋找母親的王國飛說,「兩座山滑到鎮上,你能說城鎮已從地球上抹去。」
創作者介紹

修伯特‧魚看世界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