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phpBB/viewtopic.php?p=669771#669771

Sarcasm Seen as Evolutionary Survival Skill
嘲諷:進化的生存技巧
生活科學網,Live Science
Meredith F. Small, 20 June 2008

說明:Meredith F. Small是康乃爾大學的人類學家,也是Our Babies, Ourselves; How Biology and Culture Shape the Way We ParentThe Culture of Our Discontent; Beyond the Medical Model of Mental Illness的作者。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本文將Sarcasm一律譯為「嘲諷」,具有正面與負面的語意,而「嘲弄」僅有負面的語意。

人類根本上是社會的動物。我們的社會本質意味著以正面、友善的方式與他人互動,也意味著我們了解如何以負面方式操弄他人。

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神經生理學家凱薩琳‧藍欽(Katherine Rankin),最近發現具有正面玩笑和負面嘲笑的嘲諷,在人類社會互動扮演重要角色。

該怎麼說呢?

我是認真的,誰在乎?看在老天的份上,還有什麼比閱讀這個專欄更好的呢?

根據藍欽博士所言,若你看了「上一段文字」而不發笑(真的沒有笑?或許是譯者功力太差),必定是你右腦的海馬旁回(parahippocampal gyrus, 譯者查到這種譯文,真的笑了!)區塊受損了。癡呆或該區塊受傷的人,經常無法理解嘲諷,以至於他們無法以適當的社會途徑回應。

根據這個病理學推測,嘲諷是人類本能之一,或許是一項進化的好事情。

嘲諷是如何成為人類社會工具箱的一部分呢?

進化論生物學家宣稱,社會(交際)性讓人類變成如此成功的物種。我們精通於人類學家與其他人所謂的「社會智能」(social intelligence)。我們理解並紀錄數百種關係,也輕易地分辨敵人和朋友。

更重要的是,我們藉著社會情境盤算(calculation)維生。許多年後,心中仍惦記著被寵愛,並湧泉以報;同樣地,羞辱則在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痕跡。我們不時拌嘴和修補,甚至與摯愛也是如此。

然而,嘲諷是種可正向或負向連結人類的言語武器。幽默感是重要的關係;若某人無法理解你的玩笑,就很不可能成為朋友(或至少是友誼的底限)。嘲弄只不過是幽默的黑暗面,若朋友不記在心頭上,將只是困窘罷了。

不難想像嘲諷可能是如何進化的關鍵角色。試想兩位在莽原被獅子追殺的古代人。某位說:「我們玩得開心嗎?」另一位面無表情地停下來,認真理解他的夥伴究竟在說什麼。友誼蕩然無存,基因當然無法留下來(被獅子吃囉)。

數百萬年後,人際關係網絡更寬廣、更複雜,正如同生存般那樣重要。當團隊主席拋出嘲諷的評論,那些「理解」而笑的人將獲得青睞。同樣地,若主席從未如此,懂得嘲諷的人會躲在背後,以負面、卻不失風趣的評論,來形成小團體。嘲諷同時扮演製造和斷絕聯盟與友誼的角色。

若論到我對嘲諷的看法,感謝主,若生活缺乏它將是單調的,生活因嘲諷而美好。

延伸閱讀(英文)
Video: Humor and the Sexes
Top 10 Mysteries of the Mind
Emotional Wiring Different in Women and Men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iffwu
  • 很贊同這句話啊

    若某人無法理解你的玩笑,就很不可能成為朋友

    受到嘲諷時往往我會自我檢討,所以這種說法有可能性呢(嘲諷或許是一項進化的好事情)

    只是有些人一氣之下做出傷天害人的事情就不好了
  • 對阿對阿, 翻譯這篇文章的時候, 超有感觸, 難怪我的好友和我之間的談話都百無禁忌, 各種虧人(包括自己)的言語都可暢所欲言
    相信多倫多小姐也是這種感覺吧

    HubertYu 於 2008/06/24 09:39 回覆

  • tiffwu
  • 一直忘了請教你
    這些資料都是你翻譯的啊
    你的英文應該很不錯呢

    我看到這種文章就不知道怎樣把它翻成中文,雖然以前有當翻譯,不過是翻電腦或是電影方面的東西,前者有專業用語,後者比較口語化
  • 對阿, 以前是有空時在與媒體對抗(www.socialforce.tw)翻譯些外電, 最主要是我主修戰略, 國際關係和(國關)馬克思主義, 因此需要常常接觸外電, 期刊等, 有時候就選個我認為不錯的文章翻譯與大家共享:>
    多倫多小姐英文應該很好, 所以你可以直接點最上方的連結, 閱讀原文即可
    我也是經過一年多的翻譯練習, 到現在比較可能達成翻譯的信, 達兩部份, 雅還需要很多訓練的
    也謝謝你常來看我的文章喔

    HubertYu 於 2008/07/01 08: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