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phpBB/viewtopic.php?p=671699#671699

A NEW EAST ASIA
Japan's mixed signals

[評論]日本的混合信號
國際先鋒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Richard J. Samuels, June 26, 2008

說明:作者Richard J. Samuels是日本暨東亞歷史和國際關係學者,目前為麻省理工學院國際研究中心主任。最近的作品為《安全日本:東京的大戰略與東亞的未來》(Securing Japan: Tokyo's Grand Strategy and the Future of East Asia, 2007)。1994年的《富國強兵:日本的國家安全與科技轉移》是Samuels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提出「日本早期工業化是由軍事工業所領導,目的在維護國家安全,並超越西洋國家」。富國強兵為福澤諭吉所言。

世界島(歐亞大陸)的東方,有兩個奇特的國家。日本的角色頗為尷尬,強不足以獨自對抗中土,也不至於弱到卑躬屈膝;而以巨龍為象徵的中國,龍爪搆不到東方的日出之島,卻又不願意收回龍爪(放在台灣島也不賴)。在這兩國都萬般不願意的情況下,形成後冷戰最詭異的局勢:舞著繁榮之宴,卻不時露出陰森之劍。

目前中國的態勢底定,從最關鍵的軍事發展和部署,已經超越應付台灣議題的能力,隱藏著的是冷冽的犬牙;日本不僅在1990年代有著(經濟)消失的10年,就算進入21世紀,還有著(戰略)飄流的10年。日本將會定錨?還是繼續漂流?本則外電將說出這矛盾的日本。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日本與東亞

-----我是外電分隔線-----

日本領導者許多次精確地理解該做什麼。19世紀末期,他們知道日本需要建設「富裕國家和強大軍隊」,因此動員人民,迫使其邁向工業化和國際注目之處。因成功的激勵,他們在1930年代同意日本應成為偉大的帝國,並擴張至能力所及之處。大災難(東亞共榮圈)之後,他們在1940年代同意日本應是小型貿易國,仰賴美國的防衛。

這樣的想法合華盛頓(當局)的意。前進部署和外交政策夥伴,讓日本贏得美國市場和科技的進入權利。日本企業成熟的能力、獲利、經驗取得過程、科技接受程度和已建立的名聲,讓他們成為世界領導著。此時的日本變得富裕,(軍事)卻沒有過度強壯。
譯註:這是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的國家戰略主軸,美國支持此一戰略。

儘管當前的日本領袖看似心猿意馬。他們的困惑正處在尷尬時節,國內政治癱瘓,重要安全辯論進行中。但該區域與全球仍等著日本的覺醒(realization),成為大國(或中等國家)和全球公共財的提供者。

因著中、印崛起、朝鮮半島局勢不穩、美國苦於中東事件等,東亞地緣戰略正在轉移中。不幸地,日本安全態勢並未跟上腳步。儘管有著國內強力支持國家安全,和美國規勸多盡點心力,日本國防預算仍在下滑。美國駐日本大使湯瑪斯‧薛福(Thomas Schieffer)最近指出,日本的國防預算低於國內生產毛額的0.9%。
譯註:原文是0.09 percent of its GDP, 0.9%方為正確,譯者在此更正。

一月份,當反對黨主導的眾議院強迫暫停任務,日本的油輪卻恢復對參與阿富汗戰爭、在印度洋的美、英船艦添加燃油。然而在政治妥協上,他們放棄更容易派遣部隊的立法。四月初,因議會僵局持續,日本政府暫停對駐日美軍的款項支付;隨後,並突顯了聯盟的脆弱性,名古屋法院裁定空中自衛隊C-130運輸機在巴格達運作為非法的。所有的舉措讓日本作為較不可靠的美國盟友,並縮減區域和全球事務的角色。較之美國,美日聯盟對日本更為重要。
譯註:日本國內仍辯論著日本的國際角色,往往做出矛盾的決策,如上述持續援助盟邦的軍事行動,卻自縛手腳地限制軍事行動的可能性。

但最重要的新聞是在上週損失了機會,當日本領袖爭辯下個派遣聯合國主導的部隊之際(蘇丹與阿富汗這兩者);日本政府透露,北京已邀請東京派遣部隊到中國,協助四川地震的救援。

日本部隊在友誼大旗下抵達(東亞)大陸,在危機中扮演建設性角色的想法,讓理解日、中兩大國不愉快歷史關係的人感到訝異。在這種關係的需求下,難以想像兩國在互相再保證和信心建立,會採取更跳躍的步伐。可是在那一刻(的想法是),一甲子以來許多糾纏的和惡意的檯面下仇恨,可能就此消散。

很顯然地,這期待過高了,因為相互冷漠的現狀慣性過於強大。搞砸之後,日本人停止了這個想法,畢竟,中國的和諧態度與同意日本派遣部隊是個壞主意。
譯註:國內太少來自日本或日本研究的聲音,一面倒地只接收台灣或中國的聲音。本譯文拋磚引玉,希望有為多元的管道能傳遞各種意見。

混合的信號仍小規模地持續著。最近,同意一艘日本海軍艦艇不久將史無前例地參訪中國港口後,日本外相對中國外長抱怨北京不透明的軍事發展。

日本領袖堅持該是成為「正常國家」的時候了,作了許多擺脫美國安全保證的便宜聲明。然而,直到他們想起更具想像力和決心的大計畫之前,聯盟、區域和世界仍將等待被低估影響力的日本有所發揮。

-----我是延伸閱讀線-----

Richard J. Samuels, The More Muscular Japan (Eng.)
修伯特‧魚翻譯,
因應中國,日本將擬定新的防衛大綱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nyao1978
  • 面對非民主的中國在本世紀崛起,我想日本只有徹底擺脫過去的「自虐史觀」才能真正制衡中國,這也才是台灣之福。
  • 台灣人很愛說美中台三角關係, 其實, 日本在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二次戰後台灣的南洋貿易網絡, 家電產業的升級, 或是科技產業的發展, 無一不是與日本息息相關...
    就算到今日, 日本還成為馬政府轉移施政焦點所用, 日本對台灣真的太重要了, 但卻常被人所忽略

    HubertYu 於 2008/06/28 20: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