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phpBB/viewtopic.php?p=682801#682801

Vladimir Putin's comments drive a company's stock down $6 billion
普丁五句話,價值60億美元
國際先鋒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Andrew E. Kramer, July 25, 2008

說明:這篇文章是「經濟與政治密不可分」的最佳寫照。位居總理一職的普丁,僅說了五句話,就讓大型工業公司梅切爾的ADR股價大跌,投資者一日之內損失了60億美元(1,830億新台幣)。從更廣的角度來看,梅切爾是普丁實現新俄羅斯大夢的絆腳石,普丁在總統任內推動許多大型基礎建設,這有賴鋼材、石材、石油、煤礦等,而各種原物料飆漲正侵蝕著美夢,因此梅切爾就成了殺雞儆猴的犧牲品。

普丁不會放任通貨膨脹,更不會放任國內大型原物料公司哄抬價格,這種有魄力的政治人物確實為俄羅斯的資源經濟帶來榮景,但過度仰賴少數決策與少數獲益的發展模式,正侵蝕俄羅斯內需經濟的復甦。不過因譯者對俄羅斯的了解有限,也就無法有更進一步的評論囉。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中)俄羅斯總理普丁、(左)產業能源部長Viktor Khristenko與(右)夏諾夫哥羅德省長Valery Shantsev陪同,正要進入金屬製造商的會場。

【莫斯科】當弗拉基米爾‧普丁(Vladimir Putin)開口,俄羅斯的投資人都在聽!某些人還爭相躲避。
譯註:簡單說明普丁的生平,1952年10月7日誕生在聖彼得堡,家世尋常,1975年取得列寧格勒大學經濟學學位後,進入國家安全委員會(KGB)服務到1991年,後任職聖彼得堡政治副手,於1996年又重掌國家安全事務,直到1999年接替葉爾欽(據信因健康而被逼退)的職位,2000與2004年兩次贏得總統大選,直到2008年任期屆滿後「退居總理」。普丁目前仍是俄羅斯掌權者。

在上週的工業會議,俄羅斯前總統暨現任總理普丁罵了該國最大的鋼鐵公司梅切爾(Mechel),以及身價億萬的執行長Igor Zyuzin五句話。

普丁在俄羅斯與全球的長存的權力下,這些責罵(criticism)有所代價:對股東而言,一句話損失12億美元(單位下同)。

即使五月份從總統「退休」到總理,普丁的話仍這等有力。普丁控訴煤礦與鋼鐵公司梅切爾對國內索價高於國外後,該公司紐約證交所的股價暴跌38%。普丁的批評摧毀了60億元的價值。

星期三收盤價為36.61元,但普丁言論一出的星期四,震顫地滑落13.77元,收在22.84元。該公司星期五回應後,盤後的交易價上漲13.8%,來到25.99元。

梅切爾在紐約發行美國存託憑證(ADR)進行交易。普丁在星期四晚間於莫斯科南方夏諾夫‧哥德羅(Nizhny Novogorod)的會議上發言。

緊跟著大亨入獄的前腳,某些持續不懈的企業搜查,以及普丁治下重新磋商的大型能源合約,市場並沒有輕忽(普丁的言論)。
譯註:進入人治高於法治的國家,政治權力與商業大亨的影響力就顯得非常巨大。熟稔特務作業的普丁,更懂得利用眾多手段(自行想像),包括查稅、課增特別稅、收回特許權等,打擊不配合政府或個人意願的企業。

因害怕普丁的評論可能預言另一次、類似2004年摧毀尤科斯(Yukos)石油的攻擊,俄羅斯股票市場星期五跌幅超過5%。

普丁的評論也與大英石油美籍執行長啟程前往俄羅斯,展開聯合投資案同時發生。該投資受到俄羅斯合夥人與政府施壓,這是投資俄羅斯的另一個不祥徵兆。

普汀的演說開場簡潔有力。他如此進入主題,「我們有間令人尊重的公司梅切爾。」
譯註:第一句,無關緊要。

「順道一題,我們邀請該公司的業主和主管Igor Vladimirovich Zyusin,參與今天的會議,但他突然得病。同時,眾所周知梅切爾今年首季銷往外國的原料售價,僅是國內的半價。政府的利潤稅是怎麼了?」
譯註:第二句,單刀直入「你得病了」。第三與第四句兼有事實與威脅!

繼續說道,「當然,生病就是生病,但我想Igor Vladimirovich應該儘可能地快點康復,否則我們將送他一位醫生。」
譯註:第五句,帶著狠勁的詼諧嘲弄!

普丁的評論有著更廣的脈絡:上漲的原料價格,和增加鋼鐵高出口稅的預期。

因為俄羅斯通貨膨漲飆升,特別是如鋼鐵等製造業所需物品,政府官員正關切(通貨膨脹)對普丁經濟計畫的主軸:龐大基礎建設重建的衝擊。

政府企圖多樣化經濟,避免依賴原物料的出口,提供就業並保護全球商品價格可能的回跌。普丁已要求企業主遵守這條路,即使以利潤為代價。

梅切爾星期五發表聲明,尋求風波儘速落幕。

聲明提及,「梅切爾分擔俄羅斯聯邦政府的關切:關於鋼鐵廠與金屬工業最近的鋼鐵與金屬價揚。」補充說,「梅切爾準備與俄羅斯聯邦當局合作,若有需要,將提供任何被提及議題的完整資訊。」

若有任何懷疑誰支配著多油的俄羅斯經濟,普丁話語的力量就可解決。當然,他的繼任者麥德維夫(Dmitri Medvedev),這經常表示需要擦亮俄羅斯投資者形象,並改善法治的總統,僅有一點兒影響力。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sjchin
  • 具影響力的話 也是由具影響力的人說出來的
    所以要先成為具影響力的人
  • 以前和朋友討論,怎樣的言論可以最快流行。最後的共識是「讓最有影響力的人講」,這是最快也最有效的方式。
    不過普丁也太炫了,一句話價值12億美元,約366億新台幣,五句話的影響力已經超越台灣首富了,好可怕啊!

    HubertYu 於 2008/07/27 15:09 回覆

  • 如雲
  • @@

    果然是一語「千金」啊XD
  • 希望那間公司也別倒,主席也不會被醫生抓去關起來。否則,普丁不僅「一語千金」,還是「一語成讖」了。

    HubertYu 於 2008/07/27 23:09 回覆

  • sophist4ever
  • 說來普丁這樣的強硬派人物還是有其優點的,只是個人覺得俄羅斯長期在他的統治下也不一定是個好事。幹完總統幹統理,也算是普丁攬權的一個手腕吧。
  • 最近美、歐學界與智庫認真地討論俄羅斯的政治情勢,甚至要重新拾回以掃入歷史洪流的「美俄中三角關係」,彷彿是新冷戰的到來。

    莫斯科是全球最多億萬富翁住的地方,比紐約、倫敦還多,令人訝異吧。這意味著順普丁者昌、逆普丁者亡。

    HubertYu 於 2008/08/13 21: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