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blog/blog_614__120575.html

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因某些「不精確的語言」而雞同鴨講,甚至產生誤會。例如「等一下」、「馬上」、「一下下」等時間副詞的就可以造出讓人不悅的對話。

甲:「等一下啦,快要好了。」
五分鐘後,乙:「好了沒啦,我等很多下了。」
甲:「好啦好啦,馬上就好。」
又五分鐘,乙:「好久喔,馬上也太久了吧。」
甲:「真的好了,再一下下。」
再五分鐘,乙:「@#$%^&*!」(可想見臉上的表情吧!)

如此對話並不陌生,各種場合都有可能(不要想到政治或鹹濕話題)。若某甲直接說:「給我十分鐘。」某乙就可以清楚地知道時間的長短。特別是,人類多半討厭等待,開個網頁超過五秒鐘,就氣得想關掉;發動機車超過三十秒,就想要踹車子;等個交通事故五分鐘,可能就搖下窗戶咒罵。

有一次修伯特‧魚在等火車,當天因重大平交道事故導致班次誤點,火車站卻僅廣播「因XX事故,班次誤點,請各位耐心等待!」結果,我也忘了等多久,只記得當天晚上開了一列末班車,順利回到新竹。若火車站直接告訴旅客班次延誤而取消,但為服務旅客仍會在排除事故後開末班車,旅客就不會如此埋怨了。換句話說,若我們使用「精確語言」,就可避免上述的窘境。

其實,台灣人不習慣「精確語言」。主因如「詞彙」的定義不明,或根本就不想定義,也使用過多形容詞、口號或不代表特定時間的副詞。以下舉例說明:

1. 詞彙定義不明

某年西子灣大學碩士入學考題為「解釋state、nation和country這三個國家的不同」(很炫吧),沒想到許多政治本科生無法正確分辨。state指涉國家(權力)機關、nation指涉血緣或認同、而country指涉土地或居住處所,想看看台灣的國立大學是用哪個詞?又該用哪個才符合邏輯?(開放討論)

2. 形容詞和口號

當我們描述人、事、物,不應該是「憨厚、奸詐、耗呆」等形容詞,而是原音重現說他做過什麼事情;口號就更不用說了,如「一個中國」、「偉大的民族」、「新十大建設」、「新中間路線」等,以行銷包裝取代探索真相,口號背後的動機與影響就不重要了。

至於副詞已經在前文提過,不予贅述。當然,修伯特‧魚最後要繞回學術界。曾有學者(Susan Strange?)批評學術界花費太多精力定義名詞,例如霸權、結構等常用的論述話語,應該要花更多心力觀察世界,會更有意義。我只能說,台灣學術界還有努力空間!

曾在馬來西亞就任殖民地長官的米克托‧普塞爾(Victor Purcell, 1896-1965),是知名東南亞史與當地華人史學家。他在《1800年後的南亞與東亞》(South and East Asia Since 1800,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5)的前言,清楚定義南亞、東亞和東南亞,並探索眾多國號的詞源,例如「Indonesia」是19世紀新創的、「Malaya」的意涵也轉變成不包括新加坡等。

我並不贊同要回到辭源學或翻譯學的研究,但必須有基本的認知,例如必須了解上述三種國家的意義。至於日常生活,多使用「精確語言」,少些形容詞、副詞等,應該就足夠了。
創作者介紹

修伯特‧魚看世界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Mimi
  • 把話講清楚真的很重要,
    定義不明或不負責隨便亂說話真的很討人厭呢!
  • 對阿,我自己是學習努力待在學術的人,最常面對的就是需要明確的定義。
    例如「有許多研究所學生害怕選這門課」,改成「就我詢問,至少有三名學生害怕這門課」,才是負責任的說法喔。

    HubertYu 於 2008/07/28 20:11 回覆

  • sincere2030
  • 禍從口出不是沒道理的,有時一句話講得不清楚,說者無意聽者有意就真的會引起很大的誤會呢!!
  • 看起來你也有這種經驗吧!有時候根本不是指桑罵槐,卻被誤會,甚至變成門派的鬥爭。要精確地表達意思,非常重要。

    HubertYu 於 2008/07/28 20:13 回覆

  • 業務小姐
  • 強烈贊同使用「精確語言」,尤其是時間副詞,不然真的掌握時間,不過如果有人連續說了三次「再給我5分鐘」的話,那麼就不算是精確語言了吧!
  • 業務小姐應該更了解時間副詞的重要性,不精確的時間只會讓人不爽。連續三次「給我五分鐘」,應該是言而無信吧!

    HubertYu 於 2008/07/29 10:31 回覆

  • ssjchin
  • 恩....
    我也比較喜歡有個明確的答案
    工作上我也習慣說:今天下班前會、明天中午前
    給個確定的時間點 大家都好辦事
    "過陣子" 這類太籠統的詞 讓人困擾

    不過如果是心情方面的事
    誰也沒辦法說:我明天就好了、我今天中午12點35分就沒事了
    這樣的話吧~
  • 嗯,這應該要分開討論的,謝謝Chin囉。在工作場合本來就該有明確的時間,或是明確的任務分派,太籠統的事情只會讓人困惑;至於心情,那郭就因人而異,當然是不會知道何時會好起來啦。

    HubertYu 於 2008/07/29 10:35 回覆

  • jennielai
  • 我想這的道理大家都知道....
    只是每次都會忘記了
    該好好的檢討檢討
    以前我最討厭別人遲到..因為我準時
    可是呢
    我的好朋友就是遲到大王
    所以每次約會
    我總會故意跟她提前一小時約會的時間
    這樣我們大家就不會等那麼久了
  • 換成我應該是不會縱容啦,該幾點到就幾點到,不然就約晚一點阿。好朋友是沒什麼問題,就怕寵壞之後,別人無法接受。

    HubertYu 於 2008/07/29 10:37 回覆

  • jeannike
  • 有一次去買乾麵外帶
    點餐時我說:辣‧一點點(尾音是提高的)
    老闆說:小姐麵好了,你要辣一點(尾音是下降的)
    辣的程度相差太遠了!
    辣‧一點點是很微辣的
    辣一點是超辣的
    語言真的很奇妙~~
  • 囧,那時應該是這個表情吧!
    語調和說話姿勢也很重要,這經常會讓人誤解呢。

    HubertYu 於 2008/07/29 22:58 回覆

  • 悄悄話
  • gino0406
  • 感謝魚兄!倍感盛情!

    語詞精確和人情味是相左的!(不易實現)
    每每約定的太精確都會遭人非議!會說你怎麼那麼沒人情味!在台灣無法用約定或精確來履行,可能改以朋友間的默契為遵循法則!

    不過事實上!魚兄說的沒錯!生活上確實該多點精確語少點副詞形容詞!
  • 兔爸主修工科,應該很清楚精確語言的重要性吧;我主修社會科學,也非常強調喔,特別是歷史的論述。

    HubertYu 於 2008/07/30 23:11 回覆

  • desvoxer
  • 但我比較喜歡在學業上或工作上做精確定義或精確語言吶。

    平常跟老人家講話講太多了,都變得不太愛精確,因為跟他們用太精確語言,整個會被瞪白眼(無奈)。他們似乎喜歡矇矓美(聳肩)

    當然啦,時間副詞我就頗直接說:我要去很久,少說要多久,別等我。blabla之類的XD 算是比較奸詐的作法ˊˋ
  • 哈,日常生活就很多是感情部份,不需要什麼精確的語言,搏感情就是搏感情。

    HubertYu 於 2008/07/30 23:12 回覆

  • ji394y4ru3
  • 深感認同!!!
    我覺得台灣的文化就是這樣,很多事物都用一些定義或是簡稱來代替,久了之後就不知道原來的意思。
    例如常常聽的的「北機組」,誰知道原名是「調查局北部地區機動工作組」。
    還有巴紐、巴紐的,到底是不是「巴布亞紐新幾內亞共和國」?都搞不清楚了。
  • 很多「縮寫」是讓人分不清楚的,如你提到的「北機組和巴紐」。這些縮寫,很可能會慢慢變成「行話」,只有特定領域才聽得懂得。但是大眾傳播上,特別是平面媒體,第一次出現的名詞應該都要是完整名詞,而非縮寫。這才是讀者友善的態度。
    另外,有些詞彙還有另一層的意思,例如「警總」,就不光是個單位,還象徵著威權統治下的秘密警察機關。

    HubertYu 於 2008/08/02 11:00 回覆

  • 羅賴巴
  • 不精確的語言,是華人社會的主要文化特徵之一
    嚴格來說,華人社會不僅是用詞不精確
    甚至邏輯觀念都非常模糊
  • 「華人社會」一直沒有明確的界定,例如是要有多少血緣,或是該有多少文化認同?甚至什麼是華人都有爭議。精確語言真的很重要,沒有一致的語言難以有一致的認識。

    HubertYu 於 2008/10/29 09:30 回覆

  • 中等女子
  • 精確的語言確實很重要~~否則會常造成很大的誤會與困擾呢....
  • 鮮魚喵喵
  • 鮮魚:「等一下啦,迴響快要寫好了。」

    五分鐘後,修伯特‧魚:「好了沒啦,我等很多下了。」

    鮮魚:「好啦好啦,馬上就好。」

    又五分鐘,修伯特‧魚:「好久喔,馬上也太久了吧。」

    鮮魚:「真的好了,再一下下。」

    鮮魚終於按下「送出」
  • 利害,送你個「大拇指」。你描寫的就是台灣常見的情況,真囧。

    HubertYu 於 2009/01/09 11: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