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phpBB/viewtopic.php?p=685177#685177

A columnist's parting thoughts on China
專欄作家告別中國的思索
Howard W. French, July 31, 2008

說明:本外電作者霍華德‧法蘭契(Howard W. French)是《國際先鋒論壇報》派駐中國的記者,三年來幾乎是每星期一篇報導中國的專欄,有興趣者請按此

本文是法蘭契臨別中國的最後一篇專欄,分成兩部份討論。先論述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因教育普及、人民勤奮與施政適當,而創造的中國經濟成就,可作為許多開發中國家的榜樣。其次,也是本文重點,法蘭契認為經濟至上的想法已經不適合中國,而必須建立更多的信任(trust),文中特別以即將開幕的北京奧運為例,認為中國的「奧威爾主義」:高壓的社會控制與宣傳已經成形,而這是錯誤的。

要暸解中國,不能僅從經濟發展的數據和現實判斷,需同時看重政治和社會的發展,政治民主化、廣納民意,以及強大公民社會的重要性不亞於經濟發展。更甚者,經濟發展必須兼顧快速與平均,當經濟成就只被少數人享受,就不是適當的發展模式。法蘭契在中國三年的觀察,與本文最後的總結,值得世人深思。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汶川縣映秀鎮(四川地震災區)的小學生,左側兩人身穿支持北京奧運的運動衫

本文乃連載專欄的最後一欄,是寫下告別中國的思索機會,因此撰文於此。首先,作為天生熱切批判的作家,希望提供一些關於中國的總體觀察。

中國在過去一代人(通常指20-30年)達到的成就,值得我們所有人的敬重。即使仍有懷疑者,但中國現象(phenomenon,這個字本身就有罕見之意)是真實的。我避免使用經常和中國發展劃上等號的奇蹟(miracle),不僅因為「奇蹟」早已濫用,且巧妙地貶抑應得的榮耀。

我們新聞記者不斷在寫的中國驚人成長與改變,根本不是奇蹟,而是透過人民勤奮工作與獨創靈巧所達成的。在20世紀最殘酷經驗後(指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等),上述因素與社會復甦,應作為啟發其它各洲遭受踐踏人民的啟發。

中國的例子顯示,當政府停止犯嚴重錯誤、極度束縛或劫掠自己人民後,能取得何種卓越的成果。加上國內隨處可見的教育普及、經濟開放和基礎法律與秩序,結果將很快地吸引被濫用的描述:奇蹟。

中國遇到非常好的機運,改革適逢全球化的第一波大浪,當然還有無數的成功理由(礙於篇幅不予探討)。從尼日與巴基斯坦等落後區域的巨人,到海地與緬甸等接近失敗的國家等,這些全球緩步前進的國家最好學習中國的例子。

更有趣的問題可能是,中國模式有多適合自己呢?北京奧運的籌備階段並非強調眾多成就,而是聚焦在倒行逆施,從環境破壞、巨大階級落差,到隨處可見的鎮壓等。

北京奧運應該是盛大的全球慶典,但統治者是焦躁不安的,要恫赫人民、冒險阻擋許多海外賓客;也就是說,儘管政策限制和壓抑的氣氛,賓客仍將看到中國的許多問題。

最近數月來的情況,暴露了這是極度保守的政府。有著許多自信理由的國家,卻處在自己的陰影之下。

該如何解釋奧運期間詳細地檢查網際網路這檔糗事,或需要將律師關進監牢,或收買孩子在四川地震因豆腐渣工程死亡的家長,或緊緊地檢查新聞記者,或禁止所有類型的抗議者?

這全都表明中國正邁向新型態的波坦金(Potemkin)國家:大量投注在非常過時的觀念的國家,透過操作出版與控制觀點,(社會)真實將逐步屈服於國家想要的方向。

這就像鴕鳥心態,假裝看不見掠食者。可以確定的是,中國越難施加控制以扭曲真相,他們的扭曲就越容易顯現。
  
對國內新聞的高壓檢查,將會流出神祕的被禁止的照片,例如上週北京知名報紙就刊載1989天安門起義的照片。創造奧運期間的「抗議區」,暴露將更嚴密的審查,但勇敢大膽的抗議者而言卻沒有用的。

同樣地,拼命達成奧運期間的乾淨空氣,用盡各種方式,從移除臭氧、懸浮微粒以符合規定,到甚囂塵上的移除雨雲計劃等。但最可能被記憶的影像,卻可能是耐力(長跑)選手戴起口罩保護肺部。

最近有奇特的場面,中國新聞記者驕傲地、卻不誠實地宣佈,外國新聞記者將在奧運期間享受完整的自由。這是怎樣的中國記者?當然,是不可以質疑的。

當北京奧運組織委員會首席發言人孫維德,迴避網際網路審查的抱怨時,他高舉「奧威爾主義」(Orwellian,控制社會的現代保守政體)大旗,表示外國媒體將享受「充足使用媒體的管道」。又補充說,「我相信我們的政策將不影響記者報導奧運」。孫維德錯了。

中國的模式有許多可供世界借鑒之處,但似乎已無法帶領中國了。中國政府已經停止20世紀大規模、殘忍地屠殺或傷害眾多民眾的錯誤,現在最需要的是擺脫觀念與進取心(enterprise)之道,漸漸地學會信任的美德。

-----讀者回函-----

邁阿密的讀者,羅伯特‧密爾提斯(Robert A. Vieites)的來信:

霍華德‧法蘭契(Howard French)的〈專欄作家告別中國的思索〉,提及中國政府「需要擺脫觀念與進取心之道,漸漸地學會信任的美德」。但對於強調維繫權力高於人權和言論自由的共產黨國家理性而言,這是艱鉅的任務。

中國是高度異質的社會,由許多語言、種族與文化組成。這些在新中國的地毯上被抹除了。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阿森
  • 這就像鴕鳥心態,假裝看不見掠食者。可以確定的是,中國越難施加控制以扭曲真相,他們的扭曲就越容易顯現。
    =======================
    最認同這句。
    我們部落客也是在做相同的事啊!
    從前面可以看出他非常中立,所以他所揭示的中國問題,不管什麼立場的人也逃避不了的。
  • 這句話我可是想了想,才決定取雅而翻譯成這樣的。謝謝阿森大的抬愛。
    Howard French的文章其實蠻讚賞中國的,但臨別的這篇專欄,卻點出中國準備奧運時,甚至是平常對社會的鎮壓,這種奧威爾式的社會控制,會扼殺中國經濟的持續成長。因為當全人口5%的共產黨員決定社會與經濟發展的走向,遠不如讓100%人民都參與所激發出的強烈時代精神。希望譯文與評論,能讓大家多加思索。

    HubertYu 於 2008/08/04 21:26 回覆

  • ssjchin
  • 不是一件事或是一句話 就能抵銷掉數千年以來的民族性
    中國雖然經歷許許多多的改朝換代
    但是本質上 始終是個專制社會
    當全世界大力提倡民主時 中國當權者仍試圖掌控全國民眾的言論、思想自由
    哪個人願意放棄手中強大無比的權勢呢?

    目前的台灣社會問題
    是未來中國問題的縮影
  • Chin很專業,修伯特‧魚給你比大拇指,真是讚的啦!
    中國統治階層的議題,希望各位能持續觀察,畢竟將會嚴重地影響台灣的未來。我也認為台灣社會與中國頗多類似之處,例如人治高於法治等,也願中國習得台灣的經驗,能避免前人的錯誤。

    HubertYu 於 2008/08/04 21:28 回覆

  • DetectiveLai
  • 唉...

    我一點都不想跟他們成為同一個國家的人
    同志們 身在福中要知福啊
  • 說真的,不用成為同一個國家,我們仍嚴重地受到北京的影響。因此要多了解、觀察,並勇於表達我們的心聲。

    HubertYu 於 2008/08/04 21:29 回覆

  • 李小恩
  • 為什麼都那麼硬?

    叔叔阿
    為什麼 你的文章都好硬喔
    這是為什麼呢
    摸不著頭緒阿!
  • 恩姐嗎?修伯特‧魚的部落格罕有生活中的好友來留言!
    摸不著頭緒,要不要我幫你們開課阿,不收學費的喔。我的主修就這麼硬,還是你想聽國家概念的演變、地緣政治學,或是決策科學等更硬的文章啊?有意願的話,我可開個書單,來幾場讀書會,就不會那麼生硬了。

    HubertYu 於 2008/08/04 21:32 回覆

  • 悄悄話
  • desvoxer
  • 我想每個國家的人民都會希望強而有力的政府存在,卻不能干擾他們,因此才有存在著矛盾的三民主義。

    完全忽視人性與民族性的問題,是我們自己當下的問題。回歸三民主義、憲政體制,就某方向來說,建立於一個體制不完備、闕漏的基礎上,應該不能期待有如此的民主。

    但台灣還是辦到了,或許我們自己不該看不起自己的文化。

    人治會高於法治,就像是我對很多人說包青天球員兼裁判,是個違反憲政體制的例子,不該讚揚一樣。我應該會被批一樣,那是基層法治教育的問題,與歷史文化的累積,我目前看不出來,會有多大改變。
  • 其實不一定會希望強有力的政府。美國開國元勳就曾辯論過,一派希望國家僅是守夜者,提供最基本的安全、秩序、貨幣、國防等需求;另一派是大政府,讓國家擁有各種深入社會的調控能力。
    台灣這幾年自由程度,被「自由之家」(House of Freedom)評比為最高等級,台灣也成為新興民主典範,更有不少學者仰賴這學門維生。至於歷史路徑到底會不會影響到台灣或中國未來的政治,這仍要觀察,但目前看起來是嚴重影響的。

    HubertYu 於 2008/08/05 23:39 回覆

  • desvoxer
  • 當人民安好時,國家僅是守夜者。
    當人民困難時,僅僅是守夜者,應該是太少了。

    有賴於彈性的立法、行政及司法運作,是必要的。只是國家機器,沒那麼容易。

    但台灣的民主這點或許值得讚揚吧~XD

    糟了....開始研究這個感覺很高調吼~
  • 治國不僅是教條,更多的時候是藝術阿,常常閱讀各國歷史,會發現國家機器有太多不同的面貌,更有許多可學習的地方。呵,當你踏入這塊領域,我只能說回頭是岸阿。

    HubertYu 於 2008/08/06 06:43 回覆

  • desvoxer
  • 嗯嗯,回頭是岸,我大一每堂課程第一節課,老師都是在述說為何走入那一條路,最好快快回頭XDDD

    還叫我們準備重考啊、轉系之類的(聳肩)
  • 當然,讀這行在台灣是不受歡迎的,除非是很有興趣的人才會繼續深造阿。

    HubertYu 於 2008/08/09 10:46 回覆

  • 中国台北你好
  • 不匿

    感觉台湾省的人才是鸵鸟 你们每天看到的新闻只是独的发独的新闻 你们有上大陆网站看新闻 看帖子吗?你们管制的厉害还是我们管制的厉害 ?你们了解大陆为奥运付出的努力吗?你们了解大陆吗?你们用你们的视野看天下 你们懂不懂什么是坐井观天?
    你们希望看到战争 中国人打中国人 把你们火速收复你们才心安理德?
    你们实在看不清中国的实力你们太高估台湾省的实力
    你们一直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意走出来
    你们了解绝大多说大陸人这么想吗?真天真的以为美国回为了你们和中国发生全面战争?天真以为大陆人都不喜欢共产党 妖魔化你们的祖国 有一天你们回归了 你们就感到你们每天看到的多么不实
    你们不过是一个棋子
    你们的祖国只有一个 就是中国
    不知道过几年你们回归了 再看这个帖子也许你们就晓得了
  • 這篇是你從加拿大留言的,http://blog.pixnet.net/sophist4ever/post/21281030#comment-24133147,對吧。既然人在加拿大,何不多認識點異國文化呢。再者,這篇文章乃是翻譯,加上譯者的評論,何來獨的發獨的新聞。

    「問題怎麼被提起,就決定如何被解決」是我信奉的,「當你提問時,必須先準備答案」則是郭台銘對部屬的要求。這兩句話就送給你。

    《環球時報》、《青島日報》與《解放軍報》,這幾份報紙不知道你看了嗎?《求是》與《世界政治》也不曉得你看了嗎?我覺得你應該沒看吧!等你多了解台灣後,再來討論吧。至於你的回應,我會放著。

    HubertYu 於 2008/08/17 01: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