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blog/blog_614__121518.html

昨日翻譯蓋伯‧史坦加特(Gabor Steingart)的文章「普丁:俄羅斯的甘迺迪 」,內心是很無力的。怎麼說呢?身為主修國際關係(更確切地說法是戰略)的學生,每天都得面對戰爭、謀略、競爭與死亡等無數的歷史過程與理論分析。以本文為例,就戰略與地緣政治的角度,普丁處理喬治亞的南奧塞提亞議題,確實可比擬為甘迺迪對付古巴的核子飛彈危機,且兩人均明快地完成國家領袖應負的責任。

史坦加特所提的論點:

1. 普丁與甘迺迪的歷史對比,如深受人民愛戴、大國勢力範圍、古巴與喬治亞的地緣政治等,相似度高到令眾人難以反駁;

2. 權力政治(power politics)仍壟罩廿一世紀的全球化氛圍,伺機主宰下一輪的全球性衝突。美國對古巴的經濟制裁,對委內瑞拉國內經濟政策的強硬態度等,正是再現門羅主義;俄羅斯歷經失敗的十年,因能源政治再度崛起而宣稱前蘇聯的勢力範圍,同樣也坐實喬治‧肯楠(圍堵政策的發起者)對1947年蘇聯的憂慮;

3. 歐盟力量的極限是預防衝突局勢加劇,而非平息爭端,畢竟依照權力政治的邏輯,歐盟與北約的東擴正破壞著傳統的歐陸權力態勢。北約無力軍事保護欲東擴的會員國,那麼這頂保護傘將無實質意義。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蘇聯1950年代極盛時期的地圖,喬治亞在左下方

就修伯特的見解,史坦加特的評論並未偏袒西方或俄羅斯,也謹守著現實主義權力政治的見解。唯一的缺憾是,並未採納俄羅斯早有預謀攻擊喬治亞的證據,換句話說,這場看似有喬治亞發動的戰爭乃是俄羅斯的圈套。此外,俄羅斯的所作所為又那麼地符合國家理性與力量邏輯,就這點而言,普丁絕對是優秀的領導者。

然而,俄羅斯人民欣喜普丁新救主的同時,遠在萬里之外的我卻非常無力。

「我記得曾鑽研無數深奧的權力運作。最困惑我的是,將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暴發濃縮成幾個變數,轉變成讓電腦模擬的模型。『結果』會相同嗎?誰在乎?我想,這場戰爭仍將埋葬九百萬條士兵的生命。我對這結果感到萬分驚訝,若當時的領袖知道最終結果為何,他們很可能會有不同的行動。」(筆者翻譯)

這是國際關係女性主義學者艾絲坦(Jean Bethke Elshtain)在1987年的著作《女人與戰爭》(Women and War, 1987, p. 89)的一段話。20年過去了,國際關係的研究仍是探討戰爭的起源、過程與教訓等,絕少提及死亡人數與戰爭損失,更少會引導式地問「若知道有如此慘重的傷亡,仍會發動戰爭嗎?」

當筆者修伯特接觸越來越多的批判理論,如女性主義、新葛蘭西學派、歷史社會學等,日益不滿傳統地緣政治學(批判已成為新顯學),卻又逃不脫權力政治運作邏輯主宰國際政治的宿命。目前已經引入性別(gender,後天生成的性別)、貧富(穿透國界的貧富議題)、環境(經濟運作最需要考慮環境,如海運的環境成本)等,但國際政治的運作卻不斷提醒人們:權力政治才是真實的!

這種錯亂的現實與理論的爭戰,僅會讓人們更加困惑,而我則是倍感無力。記得曾有老師提到:「所謂的批判理論都沒有腳!」意味著這僅是學術界的論戰,不會波及真實政治運作的論戰,更與人民的生活毫無關聯。無力感,再次油然而生!因為,該如何撼動權力政治的理論,該如何影響真實世界的邏輯,又該如何讓人民形成一股有別於國家理性的力量,這些仍是無解。也因此,人們不斷歡唱波羅的海三國的獨立運動、不斷地讚頌後冷戰的新時代來臨,就是因為這種令人動容而留下欣慰眼淚的時刻太珍貴了。

普丁,你讓我很無力。同樣地,我也想對各國強者高喊:你們讓我很無力!(想對誰喊悉聽尊便,我特別想對北京吶喊,喊完後請充滿精力地挑戰各種強者的邏輯)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What is Reality?
  • 當精英們發動戰爭時,人命只是他們滿足自身權力慾望的工具而已﹝反正精英們又不用自己上戰場,別人的兒子死不完...﹞
  • 其實不僅是在後方發動戰爭的決策人員,前線的官兵也會因升遷誘惑、同袍之情與仇視敵人而遂行可怕的攻擊能力。有時候,是否冒著生命危險,並非是最主要的考量,這是許多人誤會的。

    HubertYu 於 2008/09/03 18:59 回覆

  • 業務小姐
  • 看修伯特的文章
    會讓我回到研究所時代
    老師帶領大家思變的課程
    一整個遙遠的回憶阿
  • 其實,我只是喜歡問「為什麼」,為什麼要有權力政治,這又是必須的嗎?大國該如何互動,那弱國呢?不好意思,讓你們也捲進來這樣的疑問中。

    修伯特現正撰寫論文,必須經常問自己「為什麼」,否則沒有繼續前進的動力,因為有太多讓人匪夷所思又不得不接受的事實,有空我會整理之後與各位分享。

    HubertYu 於 2008/09/04 08:49 回覆

  • jamesz
  • 不只俄羅斯,美國也是如此,打著反恐的旗號到處打人。

    有空歡迎來我的痞客邦與無名坐坐!

    3/4債務世界!
    全世界80%的財富來自於債務!

    網址:

    http://jamesz.pixnet.net/blog/

    http://www.wretch.cc/blog/jamesz1010

    歡迎來坐坐和交流^^
  • Jamesz我將你加入好友囉,你的部落格很精采呢,我會常去逛。

    對了,其實我還是對美國較有好感,畢竟美國內部隨時會有強烈的反彈聲浪,可以修正外交路線。

    HubertYu 於 2008/09/04 08:58 回覆

  • tiffwu
  • 那一段性主義學者艾絲坦說的話令人感觸真是深刻呢
    想起以前唸的國關好像真的不會去在乎戰爭的死傷人數啊,但希望你不會對自己的研究感到無力,起碼你都會想到更深一層的事情
  • 無力感的部分原因是小弟很矛盾啦,主修戰略與國際關係,卻偏愛閱讀批判理論與歷史書籍,搞到最後是見樹又見林,不知該怎麼看世界 @@" 這樣好像與我部落格的名稱矛盾。

    多倫多姐的文章才精采,從生活與歷史著手而讓人感同身受呢。

    HubertYu 於 2008/09/04 09:03 回覆

  • tiffwu
  • 啊~我copy時沒複製到"女"性的女字,真是窘,不過你知道我要說什麼吧
  • 多倫多姐,你很飢X喔!哈哈,我開玩笑啦 :>

    HubertYu 於 2008/09/04 09:00 回覆

  • Chin
  • 其實
    單以中國歷代混戰來看
    引發戰爭的原因往往是最單純的人性
    不需要太多原因

    我的看法是~ 即使那些人明白會犧牲掉多少人、甚至早就看出結果
    仍然會發動戰爭
    因為他們有雄心壯志發動戰爭
    也會有強大的自信 認為人定勝天
    他絕對會扭轉局勢
  • Chin真是神奇,就是雙方都認為能戰勝對方,才會有戰爭的可能性。實力懸殊是難以爆發戰爭的,但就是有些人認為會贏,才會有神奇的歷史故事。

    HubertYu 於 2008/09/04 17:01 回覆

  • sincere2030
  • 看了修伯特的這篇文,直嘆自己都沒好好唸書看不懂這篇文~~不過戰爭永遠都是平民百姓的痛苦,像最近俄羅斯和喬治亞~就覺得很替他們心疼~~死傷無數!!
  • 是阿,我就是不滿、就是心疼,為什麼「人要被作為戰爭機器」。

    HubertYu 於 2008/09/04 17:02 回覆

  • 殷浦藤熙
  • http://blog.udn.com/pingyic

    我認為美國比俄國糟糕多了,雖然我同意美國內部是有檢討的聲音。可是近來我發現,美國人好像不是那麼的對政府有批判力了。
    回到正題,版主你說對了,俄羅斯有預謀的策劃了這次的行動,但是為什麼他要這樣做,我認為一方面是國際關係上的報復行為。報復西方國家不重視他在巴爾幹地位及意見;莫斯科的態度很明顯,敢惹我,我就不會放過你。另一方面,我認為他在幫黑海艦隊找備用港,阿布哈茲有這樣的敢口。(詳細內容請鍵我部落格,這個回應框太小了...)
  • 剛去看過你的網站,雖不認同你,卻贊同你勇於表達自己的意見。

    俄羅斯要做什麼,絕不是科索沃的爭議或黑海的備用港口,所要的就是屬於自己的勢力圈與國際地位,從史坦加特的文章或歐盟的態度就可得知。

    至於美國比俄羅斯糟糕?僅是美國人好像不是那麼的對政府有批判力來推斷是很危險的,畢竟美國的期中選舉和總統大選等,會迫使領導人物反省,從而擬定更符合人民需求的政策。而俄羅斯呢?目前看不出來有任何外交政策的辯論。

    HubertYu 於 2008/09/04 17:11 回覆

  • 殷浦藤熙
  • 同意您最後那段,資本主義國家的人民,比較"普遍"會把國家當作是一個服務業集團;其他國家,只有少數"權貴"人民,會將國家視為未其服務的機器。

    另一面,針對你前段,首先先提醒您,一個國家的行為通常不太可能只有單一動機。當然,完全贊同俄國要國際地位跟勢力圈,但是俄國確時也會想要在黑海找個港口。新羅西斯克的2012年預計會竣工的基地可以將就用,不過若是有阿查姆齊拉赫基地跟阿布哈玆良好的天候,那豈不更好。

    如果硬要談重要性,還是難判定如果只能二擇一的話,莫斯科會要國際地位還是要阿布哈茲。要說阿布哈茲是得到國際地位跟維持勢力圈的手段,還是說得到阿布哈茲是得到國際地位跟維持勢力圈的附加效應,很難分。不過,這邊可以略為談論一下批判性的地緣政治觀的研究法。重點不是俄國的勢力範圍的大小或是價值,而是誰提出勢力範圍這套論點,並且是為誰的利益來服務。從俄國跟美國理個方向思考看看,我先不講我的想法。

    嗯…由於您也學IR,所以想囉嗦一下…不知道您有沒有學第二外語,如果沒有,趕快找一種吧,有這樣的必要喔~
  • 從理論探討人民與國家之間的關係,多半為「國家理論」(小弟兩個月前就此議題投稿政治科學論叢,一位評審已經通過,另一位正審查中)。無論是社會中心論、國家中心論或1980年代後的歷史社會學派,普遍認為不同政體的國家機關,各有不同的服務對象。相信您了解才對,所以我會認為越民主(先不論如何定義)的國家,會被迫修正不適當的政策,這種力量在美國非常強大。

    其實,從你知道新羅西斯克就看得出你是關心黑海艦隊的。補充一點,黑海艦隊的優良港口位於烏克蘭,而烏克蘭若加入北約,則黑海艦隊的去留將是個燙手山芋。至於喬治亞的基地,我認為是俄羅斯的次要選擇,重要性不如烏克蘭的港口。

    傳統地緣政治的海權與陸權論,自然有服務對象,分別為英、美與德、俄不等。回到理論的本質,「理論是怎樣被提起,就決定理論是為誰服務」(這是我竄改張錫模老師的用法),因此無論是傳統的、批判的地緣政治學,或者是林克雷特(Linklater)與哈伯瑪斯所提的三種理論層次:技術、實踐與解放(不好意思,雖然我是戰略科班出身,卻很愛批判理論,如千禧年期刊、新左評論等,都是我必讀的)等,當然都有服務對象的,更遑論與政策息息相關的地緣戰略觀。

    我最近在寫博士論文,預計年底完成,沒太多時間學第二外語。不過,完工後會繼續學曾學過兩年多的日文,或許還會學個其它外語,目前以東亞語系為優先考量。謝謝您的關心。看到你的回應我也很開心,網路上幾乎沒有人會談論比較深的議題,當然這是與專業素養有關。

    HubertYu 於 2008/09/05 11:05 回覆

  • 殷浦藤熙
  • 看了一下其他的留言跟您的回應,有點想在廢話一下。實際上,談論國際關係對我來說很大的部份是就事論事或是就史論事。我自己是反戰、反國家主義、反民族主義的人。另義方面,在IR或IPE的層面上,我認為,大部分的問題,其實還是要回歸到"人"的基礎上。以前老師上課都愛扯國家跟公司,完全忽略個人其實十IR中最重要,但是卻最無法研究的角色。哀,其實我對整個IR領域的感覺,大概只能有一個"虛"字來形如吧。

    我認為,國與國貨是民族與民族間的問題,大概都脫不了"不把人當人看"跟"不把法當法看"這兩個層面。因為不把阿爾巴尼亞人當人看,所以塞爾維亞敢不管阿裔的權利。因為不把塞爾維亞人當人看,所以西方漠視塞爾維亞對科索沃的要求。
    可是,有這樣的必要嗎?
    波士尼亞內戰的時候,三族都不把對方當人看,可是...在之前漫長的南聯邦時代,大家都是朋友,都是鄰居。為什麼要為了虛幻的"民族"拿起武器對幹呢...
    結果呢?
    波士尼亞戰爭結束後,三個民族變成兩個國家合組一個聯邦。十年之後,兩個國家決定合併兩軍隊...
    這一切,跟戰爭前的差別是什麼...不過是領悟到,國家、民族不同,有什麼差呢...不都是人嗎...
    哀...希望那些人真的有這樣的領悟,不要再被領導人騙了...
  • 為什麼不談論人?為什麼覺得IR或IPE很虛?或許,想想「理論」的功能就會有不同的看法,理論是讓人在歷史長河,明白何者為關鍵。好的理論會解釋一組原因,但最好的理論則是解釋一個關鍵變數,我雖然不服氣,但卻不得不佩服這樣的說法。當然,新葛蘭西學派絕對不認同這樣的看法。

    我相信你看過我的部落格,會發現我最注重的是「人」與「自然」。人類歷史好不容易擺脫「神」的羈絆與「自然」的挑戰,卻不是對於人和自然的解放,而是將人異化、將自然物化。這種情形下,人哪裡會被當人看,不就是與土地、生產與生活無關的機器,自然更是被征服的對象。

    波士尼亞內戰是後冷戰最殘忍的屠殺現場,當時的時代雜誌或讀者文摘,經常報導可悲的訊息。在這邊說明我的看法,其實民族並不虛幻,民族是爭奪利益,特別是經濟利益的最佳大旗。近代歐洲雖以宗教與民族之名,發動無數次的血腥戰爭,然而最終的結果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問題是,人民幾乎分不到所謂的利益。人阿,永遠是現實衝突中,最後被關切的議題。

    HubertYu 於 2008/09/05 11:15 回覆

  • 殷浦藤熙
  • ㄟ...國家理論的部份,我還真的不了解~基本上我對國家的詮釋,完全只根基於利維坦而已。基於那樣的態度,我會認為應該想辦法讓所有的國家轉為像公司那樣的東西,不過,這基本上停留在空想狀態,太多問題沒法解決。
    黑海艦隊的問題,主要在莫斯科可能自覺留不住烏克蘭,保不住塞凡堡。這部份,對俄國抱持怎樣的觀點會有很大的差別。我不認為有膽子併吞烏克蘭或強佔克里米亞,我也不敢評論俄國干涉烏克蘭內政會有多大的成效。所以我基本上認為阿布哈茲納邊已經是俄國現在"可選擇的最佳選擇"。
    論到地緣政治,我認為實際上地理學要比政治學看的明白透徹,地理會有意義,是因為人賦予他意義。可是人很喜歡把這些東西當做絕對的,拉來做為自己擋箭牌,其實,地理的詮釋是可以改變的。
    就像台灣屬於中國是一種詮釋,台灣不屬於中國也是一種詮釋,歷史來看都有其道理。重點是,哪種詮釋可以說服或強迫大多數的人接受。這又回歸到權力的問題。地理來看,都在同一個地球上…
    其實,越學越覺得,學術跟理論這些東西,是一種玩弄人的遊戲。玩的人很爽,旁觀的人不一定看的懂,被玩的人…看情況囉。這樣講有點像某些文明的神觀說。
    我不敢太深的去看你的文章,哈哈~我相信我們許多立場差異會很大,光看些標題就知道了。不過這也難怪,我太極端了。我是個反對生態保護,認為為了保護自然,人類應該自我減產,最終滅亡的人;我也認為,解決人類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人類解決掉。不過,另一方面,我又理想到,認為這個世界所有的人可以和平相處;解決戰爭最好辦法就是解散軍隊。我甚至認為,即便在其他國家侵略的時候也不應該做任何反抗,因為不反抗,對方就不能以受攻擊為由攻擊你。國家來來去去,可人類社會永存。
    最後,奇怪,我們對民族的看法類似呀,為什麼我覺得是虛幻?或許這樣說吧,民族是被建構出來的,是用來在天賦王權消失後,凝聚國家的手段。我的虛幻是指本質上,他是被虛幻的建構出來的。並不是指這個東西沒有用,而是指,這個東西是個謊言,很好用的謊言。
  • howardch99
  • 看到你第一篇留言, 讓我想到當兵的回憶. 那時李前總統的兩國論, 惹來中共飛彈伺候. 我們做海陸的, 謠傳將連夜裝船運到澎湖, 然後準備守個彈盡援絕. 大家是一片哀戚, 夜間熄燈後, 各個躲在棉被裡寫家書. 只有連長一整個興奮的不得了, 一下朝開幹部會議, 一下清點裝備. 我還記得他發光的眼神, 好像終於被他等到機會一般.
  • 對阿,不過一般人是忽略前線、亟待建功的士官兵的角色。

    HubertYu 於 2008/09/08 21: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