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phpBB/viewtopic.php?p=697138#697138

NABATIYE JOURNAL
Hezbollah shrine to terror suspect enthralls Lebanese children

真主黨紀念恐怖嫌疑犯,吸引黎巴嫩孩童
國際先鋒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Robert F. Worth, September 3, 2008

說明:許多人認為恐怖份子與恐怖主義都是笨蛋,是不理性的行為者。透過這篇翻譯,讓各位對成立於1982年黎巴嫩內戰時期,目前被美國與部分西方國家定為恐怖組織,卻獲得黎巴嫩參政權和佔領黎巴嫩南部的真主黨有另一種看法。

真主黨是由伊朗、敘利亞與什葉派所支持的武裝團體暨政治組織,2000年成功逼退盤據黎巴嫩南部多年的以色列後,成為伊斯蘭世界的英雄,也順勢掌控黎巴嫩南部。綜觀這數年的發展,真主黨建立龐大的教育系統、慈善事業、基礎建設與文化宣傳等,有別於恐怖組織的刻版印象。

譯者認為任何要扎根的團體,必然要贏得文化宣傳與教育系統的戰爭。報導中真主黨的細膩作法與小朋友的臨場反應,說明這場紀念以色列2006年入侵戰爭的活動是成功的。同時,面對以色列龐大力量的真主黨(敘利亞與伊朗不會直接援助),有系統地培養下一代的意識形態。反思台灣,面對強大的鄰國時,又該如何應對呢?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由家長帶領,前往展覽會館的黎巴嫩孩童

【黎巴嫩‧納巴提亞】孩童蜂湧至玻璃框前,渴望看一眼殉教者沾滿血污的衣服。他的腰帶、死亡時所穿的鞋子與炸彈碎片也在那,毀壞的、用來計畫軍事行動的書桌上,還有他的鉛筆盒、鉛筆與手機。

「願真主殺死那殺害他的人」,一位老婦人凝視櫥窗、抹去眼淚時如此說。

備極尊榮的死者是如幽靈般的真主黨領袖伊瑪德‧穆格尼亞(Imad Mugniyah)。直到2月份,他在敘利亞的汽車炸彈攻擊死亡時,仍不清楚他是否在那兒,他在什葉派好戰團體的角色仍是個謎。此後,真主黨方承認穆格尼亞是對抗以色列的偉大軍事領袖。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展覽會場內的飛彈

目前,真主黨在南部城鎮舉行展覽以紀念穆格尼亞,他普遍被西方控訴策劃1980到90年代恐怖爆炸、綁架與劫機等。他堅毅的、蓄著鬍鬚的面容,高聳於舉辦在停車場的會場,並高懸著「兩次勝利的領袖」的旗幟:迫使以色列2000與2006年夏天從黎巴嫩南部撤退的勝利。

8月15日開幕的展覽,是真主黨至今最具野心的多媒體展覽,意圖在2006年戰爭兩週年時戲劇性地描寫與以色列的激烈衝突。這些日子來,學童如潮水湧入,全神貫注地吸取英勇抵抗的訊息。夜晚的燈光與雷射照耀閃亮的武器與坦克,擁擠的人潮讓展覽開放直到午夜一點。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一群小朋友圍在櫥窗前,聆聽大人的講解

乍看之下,會場可以說是戶外的兒童博物館。入口的綠色蓬子是巨大的穆格尼亞簽名帽子,觀眾隨後走過由火砲外殼組成的「勝利橋」,之後是更驚人的佈置。

一具穿著被劃破的制服的假骨骸直挺挺地站立,鋼盔則旁列在說明欄「打不死的以色列士兵」(The invincible Israeli soldier)。被擄獲的以色列戰車以奇怪的角度從地面凸起,座艙已被燒毀與破壞。當觀眾從一個展覽室湧入另一個,頭頂上播放著配樂,混合著炸彈、機關槍聲、悽慘的作戰與好戰的言論。

同時,也陳列著令人印象深刻的真主黨反坦克飛彈與火砲,所有均詳細的歸類。陳列品還包括眼鏡、信件與其它兩位遭以色列暗殺的真主黨領袖的衣物。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兩名身著迷彩服,站在反坦克飛彈前拍照的黎巴嫩孩童

然而,展覽的神祕精神是陳列穆格尼亞物品的玻璃櫃,包括禱告跪墊、拖鞋,甚至是梳子,彷彿這些是聖物。

某日下午,一群觀眾敬畏地凝視櫥窗,某些人當眾落淚。

「看,那是他的槍!」一身著陸軍野戰服的小男孩大叫,要他父母靠近看。

年輕的真主黨導覽員站在附近,解釋這把槍是改良的AK-47,比標準型更強大、更能快速攻擊。因真主黨的保密其成員的政策,這位不願具名的導覽員表示,「穆格尼亞隨身攜帶AK-47,這是他靈魂的一部份。」

當前黎巴嫩處在緊張時刻。以色列領袖發出警告,若真主黨領導黎巴嫩政府,他們很可能發動比2006年更具毀滅性的攻擊。上個月,在真主黨領導的反對派擁有行使否決權的足夠內閣席次下,黎巴嫩組成過渡政府。而新的選舉預定明年舉辦。

真主黨官方最近再次警告,因穆格尼亞之死將報復以色列。甚至,以色列的報紙本周報導,情報單位至少五次挫敗綁架僑居國外以色列人的企圖。

以色列否認與穆格尼亞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遇害的任何關聯。但以色列與西方當局已追捕穆格尼亞達25年,穆格尼亞被控發動一連串的驚人攻擊、綁架與劫機,包括1983年導致駐貝魯特241名美軍人員死亡的自殺炸彈攻擊。

儘管穆格尼亞的活動狀態不明,但據信多數時間都在伊朗與敘利亞。

若展覽是象徵穆格尼亞的新地位為真主黨英雄,同時也是真主黨日益精進於致力擄獲新一代人民的心與意之證據。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展覽會場一角,該展覽的目的是要擄獲新一代人民的心

真主黨之前已安排類似的活動,最著名的是去年在首都貝魯特舉辦的軍事碉堡展覽:「蜘蛛之網」(The Spider's Web),紀念2006年戰爭的週年。

然而,新的呈現是更大規模的。這是建築師阿穆德‧泰拉尼(Ahmed Tirani)設計,並由290名工作人員日以繼夜在3週內完成。根據導覽員,除了特別展示的武器與殉教者的隨身用具,室內裝置的空間要呈現出「我們相信殉教者在天堂就像是這樣」的感覺。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新的呈現是更大規模的,也是更精巧安排的

暗室內,代表死去真主黨鬥士的塑像,仰臥在佈滿白花的傾斜大架子之上。當螢幕播放閃耀的日落與扛著靈柩穿越黑暗森林時,炸彈爆炸聲轉為愛國的聖歌。隨後,一道雷射代表黑暗中的亮光。其它影像則統整2006年戰爭的影像,包括穆格尼亞在黎巴嫩南部的丘陵訓練士兵的畫面。

近日午后,由巴士裝滿的學童抵達並參觀展覽,其中有群男童軍。

一名只願透露名為阿穆德(Ahmed)、站立在妻子和兩位小孩邊的參觀者說,「我到這來,教導我的小孩抵抗的文化。我要讓他們看見敵人是怎麼對我們,而我們該怎麼對抗他們,因為這敵人一點都不仁慈。」


延伸閱讀:欲了解2006-07黎巴嫩對內與對外的民意調查,請參閱皮優(Pew)民意調查中心
Lebanon's Muslims: Relatively Secular and Pro-Christian(Eng.)
Lebanon's Precarious Politics(Eng.)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saviola
  • 文中說到~阿穆德(Ahmed)、站立在妻子和兩位小孩邊的參觀者說,「我到這來,教導我的小孩抵抗的文化。我要讓他們看見敵人是怎麼對我們,而我們該怎麼對抗他們,因為這敵人一點都不仁慈。」~~
    讓我不寒而慄,如果自由跟獨立選擇~我寧要自由不要獨立!
  • Saviola,說真的,當安身立命之處被敵人盤據十數年,而真主黨最終迫使敵人撤退後,那種心情與感受,是生在太平盛世的我們所無法感受的。不是只有被欺壓者有恐懼,連欺壓者都是有恐懼的,而恐懼之下難有仁慈。

    自由跟獨立的選項,對黎巴嫩南部的人民而言,或許是同義詞吧。當然,我對於這樣的對話也是很驚恐的。

    HubertYu 於 2008/09/04 23:20 回覆

  • Chin
  • 其實...我只看到了人性的弱點
    所謂的文化、教育
    都是置入性的思想
    就像當年共產黨發動民眾反抗國民軍一樣
    先不論定誰對誰錯
    人民卻永遠是被玩弄的棋子
  • Chin還是少來看我的部落格,不然會越來越有批判性喔。開玩笑啦,只是我會覺得,有時候鄉愿點是生存之道。

    HubertYu 於 2008/09/05 11:21 回覆

  • ssjchin
  • 恩......昨天兔爸才說 他很少見我很兇的態度
    其實我寫這些字的心情是很平靜的~(茶
    只是用字比較尖銳、實際吧~

    鄉愿是好聽些的說法....
    愚民 比較實際些~
  • 鄉愿是好聽的說法,本質是愚民阿。說真的,最近對時局很失望,無論是國內或國外。

    HubertYu 於 2008/09/06 12:04 回覆

  • 400D
  • 慶幸我們是海島,也脫離戰爭一段時間了!
    很難想像我們如果處在隨時陷入戰爭的環境下
    我們的教育應該也會有所更改
    但也強化他們的民族團結性,更能融入全民意識
    至於我們的國家,是很自由,但是也很多人利用自由,把自己的自私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
    怎樣才是對的,還是自己最清楚
  • 心中要有自己的一把尺!這是應付這個時代的最佳策略。

    HubertYu 於 2008/09/06 12:05 回覆

  • desighnerp
  • 感覺你是很有學問的人欸!!
    不然這麼複雜的東西一般路人很難說的這麼頭頭是道
    我算是很癡呆的人= =
    可是我還蠻關心類似這種局勢議題的
    不過每次都只是感嘆很可憐很同情
    就非常無奈因為自己的力量實在是太小
    相對於整個地球的各種惡劣狀況..

    呃其實我是畢業於台北市立師範大學附屬高級中學
    簡稱師大附中
    大部分講到附中都會想到這個才對
    剛考到高雄的大學
    剛剛你留言沒回答你這段是希望不要太高調
    然後在這裡單方面像你做解釋
    不好意思讓你誤會了ˊˋ
  • 過獎!這是我的專業領域,會多些見解,除此之外就與你我沒什麼不同。地球的情況似乎非常惡劣,特別是戰亂頻繁,當我尚未接觸時會以為世界沒什麼動盪,越瞭解心情就越不好 ><"
    我接觸過的台北附中同學都直接說是「附中」,不過現在有很多附中囉,像我就是高雄附中畢業。

    HubertYu 於 2008/09/08 21:11 回覆

  • desighnerp
  • 附中同學都很嗨吧
  • 對!不管南北,一整個都超high :>

    HubertYu 於 2008/09/11 09:25 回覆

  • 陰川蝴蝶君
  • 看看真主黨,思考台派的下一步

    今天上午張匪銘清在台南遭民眾嗆聲,一路後退不慎跌倒一事,被統媒趁機作文章,抹黑成張匪被追打且被打倒在地上,並譴責民進黨使用暴力;民進黨小英主席也立刻譴責暴力,同黨立委薛凌並指稱張匪座車遭推翻且挨打........,可惜兩位都未明查事實而做出非常不適當之回應
    台派一直很怕被抹黑成暴力黨,然比起真主黨在黎巴嫩境內的抗爭,這種動作根本就是"卵鳥比雞腿"啊!
    台派對於路線一直沒有很明確,甚至於目標也未努力去取得最大公約數,
    無法定位敵方與我方,又在乎敵方媒體對自己的定調
    然後又無雅量容納與自己有較小差異者(如民進黨對於台聯),
    不丟出議題,不做出動作,卻又怕他人搶了光采,且又不思考如何開闢戰場,只在與扁是否切割上打轉
    多學學真主黨或者是越戰時的北越吧!
  • 要是那時候,是拿出「中國毒牛奶」要求張銘清喝下去,而他自己退到摔倒,情勢就完全不同。就我的認知,台灣並不是很怕被抹黑成暴力黨,而是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暴力!

    看是要先建構知識層次的陣地戰,或是遂行運動戰,若是有必要革命或游擊戰也是可以。真主黨真的是很好的研究對象。

    HubertYu 於 2008/10/23 08: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