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tw/phpBB/viewtopic.php?p=710253#710253

The Challenges of the New World Order
誰將取代美國:世界新秩序的挑戰
德國明鏡周刊,The Spiegel Online
Wolfgang Nowak, 10/02/2008

說明:外電作者沃爾夫岡‧諾瓦克(Wolfgang Nowak)是德意志銀行國際論壇:阿弗列德‧郝豪森協會執行委員會的發言人。該文主要目的是倡議阿弗列德‧郝豪森協會的「遠見」論壇,期望透過全球不同的角度觀察世界。

若對修伯特‧魚翻譯暨說明有興趣的朋友,應該會注意到「對環境的評估」是絕對是觀察世界與社會的基礎。諾瓦克接受下列數本書的觀點,認為世界已走入「多極」,並非是美國單方主導的。既然對環境,亦即各種權力分佈的判斷是多極的,世界性的議題必然需要各種權力的合作方能解決。

「多極世界」取代了美國,那麼這多極到底是誰就顯得非常重要。常見的說法是美國、歐盟、日本、中國、印度、俄羅斯與巴西等。然而,目前只能說這些都是可能的候選國,真正能形塑並有長遠影響的卻仍待觀察。譯者的觀察如下分點論述:

1. 未來僅美國有全球影響力,但各個區域則會有區域強權,美國在各區域的政策必須與區域強權合作,甚至是獲得首肯。

2. 歐盟與中國擁有次要的全球影響力,這樣的影響力主要是透過經濟取得,而且有隨距離的效用遞減。也就是歐盟的主要範圍是歐洲、環地中海與非洲;中國是東亞、中亞與東南亞。

3. 日本、俄羅斯、印度與巴西這些區域強權,會與美國、歐盟與中國暨競爭又合作,因為這些區域強權無法單獨決定區域秩序,卻又不願區域秩序被它國決定。Parag Khanna的The Second World就是關注這點。

4. 東亞將是權力運作最複雜的區域,美國一直是暨存主導勢力,日本未來的經濟將會翻轉(科技力量是關鍵因素),中國將面臨轉型陣痛,而歷史上從未有區域共識的東南亞各國力圖扮演軟性外交的重鎮,印度也想排除在南亞的中國影響力。這些行為者的互動,將影響著台灣人民未來十餘年的生活。

對未來環境的判斷,是決定未來目標與實現可能性的基礎。當形形色色討論世界局勢的書籍紛紛出版時,我們更應想想「我們現在在哪裡?未來的環境是如何?過去的教訓是什麼?」走出更美好的未來。


-----我是外電的分隔線-----

美國不再能擔起世界的危機。誰將取代美國呢?俄羅斯、巴西、中國與印度都在崛起,但他們也與歐洲和美國競逐有限的天然資源。唯有一個共同的未來,一個「透過友善關係建立的改變」,而非「衝突的未來」能帶領我們向前走。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誰將取代美國?

「美國人……僅能在一個海灣游泳。他們不曾發展出與其它人類世界相處之道。」法理德‧札卡瑞亞(Fareed Zakaria)如是說。

我們生存在沒有單一、支配性世界強權的年代。全球正被危機所困擾,包括氣候變遷、資源貧乏、糧食和金融危機、核子擴散與失敗國家等。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設想出應付上述問題的解決方法,即使是聯合國也無法勝任。事實上,正如英國首相高登‧布朗(Gordon Brown)四月份在倫敦的進步治理會議(Progressive Governance Conference)所承認,二次世界大戰時所成立的國際組織,不再符合今日的需求。

距離美國記者查理斯‧柯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在新時代來臨前說,未來數十年美國將扮演世界秩序的中心,僅僅17年。前美國國務卿科林‧鮑威爾(Colin Powell)告訴瑞士達沃斯的觀眾,美國有權主張發動單邊的軍事行動,也不過是5年前的事情。

唉呀,伊拉克戰爭粉碎了美國藉著強制手段,散播價值與理念的「自由帝國主義」時代的夢想。近兩年的金融危機更加速權力的轉移,從美國和歐洲,趨向印度、中國、俄羅斯與波斯灣的阿拉伯國家。

美國一些新書描繪了這些政治領域的轉變。將在2009年就職的美國新政府,應該要考慮深入瞭解法理德‧札卡瑞亞(Fareed Zakaria)的《後美國世界》(The Post American World)、帕格‧卡納(Parag Khanna)的《第二世界》(The Second World)、斯特羅布‧陶伯特(Strobe Talbott)的《大實驗》(The Great Experiment)、比爾‧艾摩特(Bill Emmott)的《競爭者》(Rivals)與蓋伯‧史坦加特(Gabor Steingart)的《財富戰爭》(The War for Wealth)等。儘管上述作家的分析與政策處方有巨大的差異,但都接受多極世界的想法。艾摩特、札卡瑞亞和史坦加特想像仍持續的美國或跨大西洋領導權,但卡納卻看見歐洲、中國和美國極力爭取俄羅斯與印度等「第二世界」國家的認同。無論他們的思想歧異,都洞察當前世界的真實,不像過去八年主導美國外交政策的新保守主義。

譯註:或許有人對這五本書有興趣,譯者提供到目前為止的翻譯版本。
1. The Post American World,《後美國世界:群雄崛起的經濟新秩序時代》,剛出版;
2. The Second: Empires and Influence in the New Global Order,尚無漢譯本;
3. The Great Experiment: The Story of Ancient Empires, Modern States, and the Quest for a Global Nation,尚無漢譯本;
4. Rivals: How the Power Struggle Between China, India and Japan Will Shape Our Next Decade,尚無漢譯本,鄭重推薦這本《經濟學人》主編論中國、印度與日本的書籍;
5. The War for Wealth: The True Story of Globalization, or Why the Flat World Is Broken,尚無漢譯本。某些書評認為這本書有力地駁斥《世界是平的》的論點。
上述原文書可在誠品或網路書店購買,台灣各學術單位圖書館多半已購入。


據說老布希總統有如此評論,「我們不能犯不應犯的錯誤(wrong mistakes)」。要避免「不應犯的錯誤」的美國政府,必須要發現美國在新多極世界的位置

誰在新世界秩序擁有決定性的權力?美國、俄羅斯、印度、中國、巴西與歐盟是當然成員。有趣的是,這些國家關係越來越近,當前的金融危機顯示他們的關係是如何的緊密。同樣的,還有別的相似點。除歐洲之外,上述國家的內部都有所謂的第一、第二與第三世界。舉例而言,超級都會孟買有亞洲最大的貧民區,緊鄰著新興的商業中心。開車穿越俄羅斯,也會看見難以置信的財富和悲慘的貧困。甚至是全球最富裕的美國,某些人民仍努力賺取像樣的生活。

這些國家非「敵」非「友」;他們是「亦敵亦友」(frenemies),是全球珍貴資源的競爭者。他們向人民保證,能形塑即將到來的全球秩序並提供未來的財富,但他們各自的未來願景是非常不同的。潛在的「未來衝突」隱約地呈現在多極世界的地平線上。

以西方的觀點而言,該「亦敵亦友」的國家不全然是民主的。新加坡、中國與波斯灣國家的成功,證實國家不需以民主來保證人民的高度生活水準。然而,這些不是悲觀主義的原因。這些非民主的世界新強權,生產菁英正取代寄生(parasitic)菁英,前者漸居上風,他們塑造比以前更自由的體系。生產菁英的目標是發展經濟,並糾正社會的不平等,也了解哪裡有貧民區,哪裡就將有「失敗城市」與「失敗國家」。

為了要分析並比較新興和暨存世界強權的未來願景。德意志銀行國際論壇:阿弗列德‧郝豪森協會正組織一項新計畫「遠見」(Foresight)。透過討論與辯論,願能找出共同未來的元素。在莫斯科舉行的開幕活動,來自巴西、中國、歐洲、日本、印度、俄羅斯、美國與其它國家的參與者,討論俄羅斯在多極世界的角色。下一場座談會預計在美國總統大選後假美國舉行,歐洲、日本、印度、中國與拉丁美洲也將與會,同時將包括非洲、阿拉伯世界和亞太區域國家的高階參與者。該系列的主要目的之一,是透過眾人而非純粹歐洲或西方之眼理解世界

以對抗它國為由所組成的新聯盟,無法解決廿一世紀的挑戰。新型態的國際合作、諮詢和妥協,將在多極世界扮演核心角色。八大工業國(G-8)成員包含義大利,卻不含中國或巴西是荒謬可笑的。法國與英國是聯合國安理會的永久會員國,而印度、巴西與歐盟被排除在外,安理會能有什麼重要性呢?

需要新型態的國際治理:在資源日益缺乏和氣候加速變遷的世界,各國很可能會追求自己利益以獲得短期優勢。因此,挑戰將是構想一個新的國際架構,與一個有組織化的利益平衡。唯有一個共同的未來,一個「透過友善關係建立的改變」,而非「衝突的未來」能帶領我們向前走。

當然,過去十年導致太多悲觀的原因。要讓未來十年成功,我們需要一個可信的樂觀主義。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jamesz
  • 偷偷告訴你一件事~目前仍沒有可以取代美國的國家出現,因為美國人早已把全世界的財富都花光了。

    有人可能認為是中國,可憐的中國人用了大量的勞力換來一堆可能變垃圾的廢紙。

    等到美元暴跌時,美國老狗又會開始變把戲,用新鈔來換舊鈔~1:4萬,如何?

    這幾天我會把美國如何花光全世界的錢在我的網站中簡略的說明一下,歡迎來玩^^
  • 期待你的文章呢,特別喜歡看你的分析喔

    HubertYu 於 2008/10/03 23:52 回覆

  • tiffwu
  • 美國目前的金融危機真是嚴重,它還是有勢力影響全球金融,連加拿大小弟也連帶被它影響,不知道誰會取代它啊,但真的希望那位取代國家可以是個和平樂觀者
  • 加拿大的情況應該比美國更差吧,因為貿易的數據顯示加拿大對美國的依賴頗深。我想誰也不會取代美國現在的地位,只是美國的影響力是相對地下滑。

    HubertYu 於 2008/10/03 23:53 回覆

  • morning
  • >>除歐洲之外,上述國家的內部都有所謂的第一、第二與第三世界。

    我個人不同意這句話。歐盟的各成員國的經濟地位與實力根本不同,這樣講太抬舉了歐洲。不久以前巴黎的暴動就是證明之一。
  • 剛去看了原文「With the exception of Europe」,是這樣寫的沒錯。

    當然,我也不認同這樣的看法,看看歐盟各國內部的移民,有些區域高達10-20%都是近50年來的移民所組成,加上沿著市區邊緣的類貧民區,歐洲也沒有例外。我想,主要原因是歐洲的社會福利較其他區域好,更有力量說出這樣的話,而且,原文作者是歐洲人 ~.~/

    HubertYu 於 2008/10/05 11:00 回覆

  • 殷浦藤熙
  • 僅美國有全球影響力?或許應該定義一下"全球影響力"是什麼?因為依我的觀點,俄國的影響力應該有涵蓋歐亞(這是廢話...)非洲跟南美洲,是有規定一定要在北美跟大洋洲都有影響力嗎?
  • 俄羅斯的影響力是沿著邊界(boundary)與邊疆(frontier)向外延伸,由東向西排列包括:西北太平洋、中亞、高加索、東歐。躍過這些區域,俄羅斯的影響力遞減地非常快速,例如俄羅斯對中東、非洲的影響力,甚至是可以忽略的,畢竟沒有遠洋艦隊的國家,難以投射(project)力量。

    台灣對非洲的研究尚淺,但就我所知,俄羅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影響力甚至不如英國、法國等。講更白的,美國能走到俄羅斯的門口;俄羅斯卻只能象徵性地飛到南美洲北岸。當然,俄羅斯在北美與大洋洲,更沒有立足之地。

    我認為俄羅斯很強,但目前看來仍是區域強權。

    HubertYu 於 2008/10/05 11:07 回覆

  • Chin
  • 許多美國"未來"電影不斷給大家一個印象:
    全球到最後會成為一個國家
    而那個國家是美國
  • 地球合眾國乃美利堅帝國所主導,電影多半是這樣演的 ~.~//
    哈哈!

    HubertYu 於 2008/10/06 22:54 回覆

  • Chin
  • 這就是種潛移默化的作用
    讓全球人類下意識的以美國為中心
  • 唉,連學術界也是。
    我最近就在整理和分析美國中心論,近幾年來又更麻煩,還要處理中國中心論 >?<

    HubertYu 於 2008/10/07 14:41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