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net/phpBB/viewtopic.php?p=748549#748549

NEWS ANALYSIS
Obama must address Afghanistan crisis quickly

歐巴馬必須迅速處理阿富汗危機
國際先鋒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Helene Cooper, January 25, 2009

說明:美國、北約與前蘇聯國家達成協議,開闢阿富汗的北方補給路線,見連結一(SocialForce)與連結二(Pixnet)。然而,歐巴馬政府為何急於開闢新的運輸路線?

最主要原因是阿富汗,特別是南部的鄉村地區情勢急遽惡化,甚至連補給路線都有遭被中斷的可能性。相較於台灣將目光聚焦「中東,特別是以巴衝突」,阿富汗對歐巴馬的考驗更為鉅大!未來阿富汗局勢如何發展,將取決於美國的阿富汗政策目標是什麼?又該採取什麼樣的政策?若處理不好,歐巴馬將深陷阿富汗泥沼。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鴉片貿易滋養塔利班,該組織自由自在地游移在阿富汗的多數鄉間(Abdul Qodus/Reuters)

【華盛頓訊】

「若你受傷,被遺留在阿富汗曠野
女人將出現,切碎留存的戰士
戲謔地,玩弄你的來福槍,轟爆頭顱
踏著士兵的步伐,走向你的上帝」


-----魯德亞德‧吉普林,〈年輕的不列顛戰士〉,1892年-----

過去2千餘年摧毀異族佔領而吟誦悲嘆的「帝國墓穴」,歐巴馬總統能在此成功嗎?

自布希政權從阿富汗戰爭轉移注意與資源到伊拉克戰爭,軍事計劃者與外交專家就不斷惋惜阿富汗駐兵不足,導致塔利班(Taliban, 神學士)悄然間奪回阿富汗的統治。此後,隨著塔利班戰鬥人員利用廣袤的國土,特別是北約聯軍無法填補的南部,暴動開始遽增。

談談歐巴馬,競選期間承諾加派2個旅、共7千名軍人到阿富汗;政權交替之際,軍事計劃者討論最多加派3萬名軍人;就職之初,歐巴馬宣佈任命巴爾幹和平協議締造者理查‧郝爾布魯克(Richard Holbrooke),執行新的阿富汗政策

但當歐巴馬的軍事計劃者準備新阿富汗「怒濤」的首波攻勢,在同意派遣增援部隊智囊內有著白熱化的辯論,關於這些部隊是否與如何能完成作戰任務,與任務該是什麼。

畢竟,自亞歷山大帝以降,阿富汗就讓意圖的征服者陷入困境。故事總是陳腔濫調:包括不列顛與蘇聯的入侵者控制城市,而非鄉村;最終,入侵者甚至失守成市而抱頭逃竄。

認為伊拉克難打?前國務卿柯林‧鮑威爾(Colin Powell)論斷阿富汗是「更難、更難」

歐巴馬宣示前的幾個小時,鮑威爾在有線電視微軟全國廣播公司(MSNBC)的脫口秀節目「早安‧喬」(Morning Joe)指出「伊拉克有中產階級,在海珊(Saddam Hussein)統治前是個頗為先進的國家;相反地,阿富汗的本質是部落社會,存在高度貪腐,若放任不管,毒品將摧毀這個國家。」

對歐巴馬而言,阿富汗是他必須迅速處理的極重要外交政策危機。3萬4千餘美國軍人已與本月持續升高的暴動戰鬥,局勢戲劇性惡化令人憂慮美國安全任務的後果。擁有核武的巴基斯坦密切相關,與阿富汗的邊境區是蓋達組織的避難所。阿富汗可能迅速成為歐巴馬總統能力的試劑

歐巴馬的增援部隊主要與塔利班交戰,後者因每年估計達3億美元的鴉片貿易收入而茁壯。塔利班暴動區廣及阿富汗南部20萬平方公里的零散分布鄉村地帶。

歐巴馬的問題之一是3萬增援部隊是否足夠。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阿富汗專家卡林‧馮希伯(Karin von Hippel)表示,「我認為心理的暴動多過實際的暴動。」她偏愛唯有北約增援才增加美軍,並該變美國的政策,更加著重鄉村地帶。

馮希伯說,「若加總北約、美國和阿富汗的部隊,在阿富汗的數目僅20萬,而伊拉克是60萬。這數目太低,因此增援3萬部隊是無法到達目標區的。充其量是權宜之計」。

但她說「聊勝於無」。

然而,最後的主張仍開放辯論。某些外交政策專家認為歐巴馬決定增援阿富汗,單純是延伸布希政權在該區域的政策,歐巴馬可能讓更多美國人置身險境,只因追求失敗的政策。

僅管更多的美軍能協助穩定阿富汗南部,除非有總體政策的重大改變,該國局勢仍難以翻轉。布希政權偏愛的阿富汗總統哈米德‧卡爾札伊(Hamid Karzai)開始失去光彩;美國和歐洲官員對他拒絕逮捕走私鴉片地毒梟,表達非公開的挫敗感。

卡爾札伊因無法鎮壓貪腐而飽受批判,外交官表示他不願走出強固的總統皇宮喀布爾,因而強化中央政府與大多數鄉村民眾的分立,給予塔利班自由統治鄉村地帶。

波士頓大學的國際關係教授安卓‧巴西維奇(Andrew Bacevich)表示,歐巴馬在派遣增援部隊前,應理解他是否正改變美國的基礎政策,該政策隨著卡爾札伊弱化而減弱。

著有《權力的極限:美國天命終結》(The Limits of Power: The End of 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巴西維奇表示,「這似乎是倉促派遣更多援軍,缺乏當地最需求的細心分析」。

巴西維奇說,「相當明顯,普遍共識認為這是朝向錯誤的方向。對我而言較不清楚的是,增援3萬部隊為何是改變情況所不可或缺的一步。我理解阿富汗聯合行動的更大目標,是讓阿富汗成為現代的、有凝聚力的國家。當然,這或許是個不實際的目標。」

姑且不論現代的、有凝聚力的阿富汗是否為實際的目標,美國決策者至少想要達成一點:讓阿富汗不再是發動如911事件恐怖攻擊的來源。擊敗阿富汗南部的塔利班,徹底根除阿富汗與巴基斯坦邊境的蓋達訓練營,以及找出奧薩馬‧賓拉登,是美國政策的核心部份。現代性的阿富汗不是核心。

3萬增援部隊有助於目標嗎?

美國和平研究所的阿富汗專家亞歷山大‧雷爾(J. Alexander Their)主張,增援部隊能塑造安定的基礎,但除非阿富汗有政府改革,部隊的存在才有價值。「阿富汗人民,特別是鄉村居民,對政府普遍有著強烈的矛盾心態」。

指派郝爾布魯克,對阿富汗與巴基斯坦有著特殊的意義,象徵歐巴馬政權即將採取的策略。郝爾布魯克2008春季在《華盛頓郵報》寫過專欄,在阿富汗「大規模、官方認可的貪污和毒品貿易是該國面對的最嚴重問題,這提供塔利班獲取支持的好機會」。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