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net/phpBB/viewtopic.php?p=759961#759961

Critics demand transparency in Chinese bailout
批評者:要求中國財政紓困透明度
國際先鋒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Jonathan Ansfield, March 4, 2009

說明:中國內部接連的「零八憲章」與「零九上書」,透露出中國共產黨和民間自由派人士的機運,但同時也彰顯他們在胡錦濤執政的困難:完全無法影響共產黨運作!

早上翻譯這則外電之際,剛好看到中國統計局長李德水又拋出溫家寶極可能加碼刺激景氣方案,台灣雅虎立刻報導中央社〈中國加碼救經濟,亞股報以「漲」聲」的新聞。說實話,看到這則新聞後心頭頓時一涼,李德水的說法暗示著中國經濟處境之差,所以需要更積極投入刺激方案,甚至有喊出從原先4兆人民幣,加碼到6兆、8兆或10兆的聲音。台灣人,仔細想想為什麼要加碼?而且是在沒有共識的情況下加碼?甚至連去年底的刺激方案都不透明的情況下加碼?

回到本文,這群在1987年自由派遭整肅下台的共產黨元老,又被稱作「兩頭真」:一頭不滿國民黨而投入共產黨的懷抱理想之真,另一頭是看清8*8事件後共產黨保守派的本質的真。如今,隨著「零八憲章」,他們提出被稱為「零九上書」的《關於克服經濟困難開創改革新局面的建議》,主要是要求經濟透明、內部監督、重組社會力量、保障民權和選舉權、以及司法獨立等,並認為趁著經濟危機的轉機,這是共產黨長期執政的關鍵。


【北京】當中國政府撥出5,840億美元刺激衰弱的經濟,共產黨內外的批評家迫切需要不透明開支計畫的細節,並要求追蹤預算流向的權利。

一群自由派共產黨元老最近寫信給主席胡錦濤和其餘的政黨領袖,掌握經濟問題與要求更多的責任,以促進民主變遷。

1月20日《紐約時報》取得的複本,他們在信中解釋「我們非常贊同中央政府投入5,840億來驅動經濟」。

「此時此刻,我們極度憂慮特權和貪腐者將緊抓機會養肥自己,傷害共產黨與人民的關係,並加強社會衝突。」

他們迫切需要復甦方案的分權和制衡。更積極的是,他們強烈要求國有媒體要從審查制度中解放,法院要能在沒有共產黨干預下運作。執政的共產黨早已不斷地拒絕這些改變。

刺激計畫也引起其它區域要求更大的透明度。在上海執業的律師嚴義明,威脅對監督中國經濟的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提起訴訟,除非委員會頒布已核准的財政項目的清單。嚴義明的運動吸引為數眾多的網民支持。

星期天(3/1),一名資深的委員會官員表示政府將公開其所核准的計畫細節。

該信件的主起草者是91歲、曾任毛澤東秘書的元老李銳。其它簽署者包括前宣傳部部長朱厚澤,《炎黃春秋》雜誌主編杜導正,以及13位資深菁英。
譯註:據傳,李厚澤在貴州的政績遠比繼任的胡錦濤好太多。

除經濟刺激之外,其中之一的簽署者:傳奇的人權律師張思之表示,若說這封信是為了共產黨長期執政所需關鍵改革的願景也不為過。

元老寫道,「困難越大,就需要越多的民主」。

政府宣告將透過公共工程計劃、補貼和減少所得稅等施行經濟刺激,也試圖加速如全民健康保險的社會改革。

然而,細節仍是模糊不清。

2008年11月,中國在公眾監督前急促提出刺激計畫,缺乏開支的細節,也沒有類似美國放慢行動的辛辣辯論。

中央政府提供不到1/3的總體資金,其餘留給地方政府、銀行和私人企業。北京的指令是「確保成長」和「擴張國內需求」。

元老在信中說明他們擔心如此無限制的指令,將爆發地區和地方利益者毫無限制的開支,導致浪費與貪腐。

危機之前,中國耗時數年來控制毫無約束的地方政府,和國家支持的商業利益者。

已經出現瘋狂開支的徵兆。國有媒體報導,1月相較去年同期的放款倍增。

某些證券分析師估計,多數是國有企業的貸款接受者,最多會將1/3的新貸款投入股票市場,這或許能解釋儘管經濟惡化,上海綜合指數今年卻大漲。要追蹤貸款,管理者必須要求銀行遞交帳戶紀錄。

隨著復權的改革者服務進步的共產黨領袖,發起該信的元老在1980年代積累政治影響力。但他們隨後被清除,1987年致命的天安門鎮壓接踵而來。20年後,他們加速民主的議程仍遙不可及。

李銳的兒子星期二(3/3)表示,共產黨領導階層尚未回應該信件。

80歲的元老杜光表示,經濟衰退之際要求民主甚至已成為關係更重大的事情。他說,他懷疑共產黨監督刺激方案的措施。
譯註:中國共產黨可以透過刺激方案提振景氣,降低失業和貧富不均帶來的社會動盪;當然,另一個選擇是完善社會服務和改革政治制度。然而,前面的方式遠比後者輕鬆,更可以讓既得利益者持續獲利,自然前者的阻力小的多。

杜光也批判聚焦在公共工程計畫,而非中國虛弱的社會服務網絡。「你必須看長期的擴張需求,比起蓋鐵路、快速道路或其它基礎建設,社會服務開支是更重要的」。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kayan
  • 8*8事件是什麼?
  • =64, 中國網民為了躲避共產黨的網路監控,發展一套特殊的用語。最近要宣洩情緒的是「草泥馬‧河蟹」,最好是一起唸。

    HubertYu 於 2009/03/06 09:26 回覆

  • saviola
  • 想不到共產黨裡還有保守派及自由派之分,不過不知道是Liberals還是Libertarianism~~或者自由派只是保守派的相對~代表政治的兩極??
  • 根據我的了解,應該只是保守派的相對,象徵共產黨內部的政治兩極。不過這群自由派有個特殊的現象,他們相信共產黨可以永遠執政,卻又相信共產黨必須走向內部民主的道路。

    我想,他們應該去看《第三波》,中國部份區域的年平均所得已經超越4,000美元,有基層民主的壓力。但共產黨目前是以經濟持續成長和民族主義大旗控制著。

    HubertYu 於 2009/03/06 09:28 回覆

  • vxbn
  • 8*8=64
  • 正解!(拍手貌)

    HubertYu 於 2009/03/06 09:43 回覆

  • kayan
  • 我想,他們應該去看《第三波》,中國部份區域的年平均所得已經超越4,000美元,有基層民主的壓力

    不一定,香港一早已經越4,000美元經了,還不是如此!"經濟動物的香港,實是相當易統治。"
    http://www.wretch.cc/blog/pulcinella/14734054
  • 香港的民主化特別有趣,我之前看了幾本介紹性的書籍。最主要問題是,香港兼具著西方勢力和中國力量的交會影響。有一種說法,英人治港「以行政替代政治」,從而香港人忽略行政權力是政治力量介入的後果;當彭定康大力推動民主化,卻是要迫使北京政權面對民主的香港,從而遺留香港與北京的衝突。

    我會認為香港是個不尋常的例子...

    HubertYu 於 2009/03/16 14:36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