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net/phpBB/viewtopic.php?p=761120#761120

Seeking justice, Chinese land in secret jails
尋求正義,中國人身陷黑牢
國際先鋒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
Andrew Jacobs, March 9, 2009

說明:這種外電還要解釋什麼?因冤屈而前往北京「上訪接待所」陳情的中國人民,許多被該省雇用的暴徒抓到「黑牢」,毆打後送回該省,更甚者是北京警方直接與該省合作送回去,還可以人頭計價,大發地下經濟力的利潤!

底下照片的「馬家樓」是北京的一個區,號稱該區非法拘留數千上訪者,不少是被當成精神病患關著。就算沒瘋也關到瘋了。正所謂「你們不是人大,而是官大;你們不是政協,而是官邪。官大官邪,胡馬和諧?」

人大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簡稱,政協是「政治協商會議」的縮寫。胡是胡錦濤,馬是馬列(更多的是馬家樓)。另外,虎爺幾部有關清朝打官司的電影,多半就是當時的「喊冤」體制。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馬家樓外頭的警官,該處是到北京「上訪」者的拘留中心。(Du B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他們經常被塞到北京城混亂的南方,藏在昏暗的飯店之下,並由著深色外套者看守著。這些名為「黑樓」(black houses)之處是到北京尋求正義(上訪)的陳情者的非法(unofficial)監獄。

來自黑龍江省的48歲商人王世祥本月來到北京,要檢舉貪腐的警方。相反的,他被抓住後與40位其它被綁架的陳情者,被拘禁在鈺源飯店(Juyuan Hotel, 音譯)潮濕的地下室。

王世祥說在2天拘禁期間,他被毆打並不准進食,隨後被丟入夜車。他也表示由政府雇用的警衛,在他的門口看著。

在北京召開為期10天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政治盛會,成千上萬的孤注一擲的公民試圖藉著在上訪接待站提出正式控訴,來尋求補償。希望破滅後,少部分走向極端,例如新疆省上週的事件:他們在北京最熱鬧的購物街「王府井」自焚,嚴重地傷害自己。

星期四的人民代表大會年度報告上,總理溫家寶表示中國應該利用上訪體系,在面對經濟惡化時讓社會騷動轉向。他說,「我們應該改善上訪體制以解決社會衝突,並導引大眾透過合法管道表達訴求和利益。」
譯註:拜託,去巡巡各處的上訪接待站,看看外頭站的是怎樣的人!

根據國有媒體,過去5年有1千萬陳情者填寫控訴表,有各式各樣的土地侵占和未發薪水。但因為黑牢(black jails):地方官員用以防堵受侵害公民上告中央政府而讓他們困窘的新武器,否則陳情者數目應該更高。官方說法是,不存在上述黑牢。
譯註:是怎樣,官有兩個口,怎麼說都對。

在中國這威權國家,資深官員清點陳情者,獲取全國社會秩序的大略感覺。成功歸檔的陳情被認為是地方官員的被控罪行,是官僚紀錄上的黑點。
譯註:為了不要有黑點,當然就是不讓人上訪或陳情。哇,真是美麗新世界,一片和諧。

所以策略是避免被歸檔。這種貓抓老鼠的競爭創造可觀的地下經濟,讓攔截者、警方和經營城市的特別拘留中心者獲利。

人權行動者和陳情者表示,便衣的安全官員和受雇的暴徒在大街外抓住陳情者,將他們藏在日益增大的秘密拘留中心。人權行動者說,陳情者在那邊將遭受羞辱、毆打後,被護送到他們的家鄉。未被起訴的情況下,某些陳情者被拘留數週或數個月,在少數案例還有被毆打致死的。

北京警方幾乎不防堵這類的濫權。他們經常被控視而不見,甚至協助暴徒圍捕陳情者。中央政府放任上訪體系的健全受到危害,也引起懷疑。

上訪體系提供人民一套類似上訴的訴訟程序,最高領導人希望別讓人民在大街上。但對所有層級的官員而言,秩序的外貌似乎是實際秩序的可接受值,而這外貌是以降低陳情數目所量測的。

人權倡議者表示,黑樓在這幾年成長特別快,因為最高領導階層施壓地方領導階層,使其降低到達北京的陳情者人數。最大的兩處拘留區馬家樓和九敬庄,可以處理數千名被拘留者,他們會被送到更小的拘留中心,手機和身分證會被沒收。

中國的上訪體系是14到17世紀的明朝所建立,當時被地方官冤屈的平民可尋求帝國衙門的干預。共產黨贏得權力後,向中央政府陳情的權利被寫入憲法。

因為可獲得的合法管道很少,到北京是陳情者唯一解決不平的希望。

王世祥解釋為何他這幾年造訪北京10次,「我知道我身處危險之中,但我就無法嚥下這樣的不正義」。但他最終都被拘留。
譯註:多麼心酸的一句話。

位於香港的組織「維權網」(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最近訪問超過3千名陳情者,紀錄綁架和遣送回故鄉是有利可圖的生意。研究員王宋連(Wang Songlian, 音譯)說,「當你被關到黑牢,沒有人知道你在哪,你全然是沒有自我防衛的(vulnerable)」。

當局堅稱並沒有黑牢體系。上個月在美國人權委員會的證詞上,中國最高人民檢察院代表宋漢松(Song Hansong, 音譯)表示,「我們國家沒有類似黑牢的東西」。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最高人民檢察院網頁「人大、政協兩會」的聯結,真是諷刺。

但在過去一年,人權工作者不斷收集他們2005年首次出版、所謂黑牢地下網絡的證據。2008年北京奧運前,黑牢地下網絡迅速擴張。

受到黑牢快速擴散的警報,一群律師開始組織公民搜捕,尋求透過力量展示而釋放被拘留者。儘管他們表示,不受法律支配的拘留在北京奧運後下降;律師之一的徐志游(Xu Zhiyou, 音譯)說,最近又增加了,與年度人民代表大會會期的展開一致。

他和其它倡議者表示,一大群被委婉稱為「解放者」(liberators)的支薪獵犬(retrievers, 在此指上訪者所轄政府派出,追蹤並拘禁上訪者的「解放者」),在北京梭巡以追蹤高達4萬名的上訪者,本週多數獵犬游移在主要上訪接待站的入口。

然而在星期五,國務院外有一大群嚴肅的獵犬,最高法院上訪接待官員看起來比陳情者還多。陳情者的鞋子和文書袋讓他們容易被捕。

來自湖北省、經驗豐富的陳情者吳李娟(Wu Lijuan, 音譯)表示,她上週協助協調來自全國、超過1萬名到北京上訪的前銀行員工。她說多數的陳情者是要求更多資遣費用的中年婦女,圍繞在上訪接待站後進入巴士。

51歲、來自四川省的農夫孫利秀說,國務院上訪接待站的職員要求她的身份證、收回申請書後,向四川所轄的獵犬透露後,將她帶到黑牢。

「沒有人可以被信任」,尋求地方警局釋放先生的孫利秀說。她先生控告城鎮官員侵吞公款後,自去年7月就被關在當地警局。
譯註:「信任」是社會存在的基石。對了,布爾焦啞喜歡閱讀的某雜誌出版社,前幾年不就由楊姓作家等出版《信任:社會新金礦》嗎?可惜,信任談何容易?

逮捕陳情者的金錢報酬是有誘惑力的。根據「維權網」取得的指令,湖南省的警方被授權,若成功拘留一名陳情者可發給近300美元。

這些錢進到獵犬、竄改陳情書的職員和執行黑牢者的口袋。維權網表示,北京一個警方轄區的官員將陳情者交給各省攔截者後,對該省官員索價每人至多140美元。

61歲、浙江省退休商店職員吳博雯(Wu Bowen, 音譯)是典型的故事。2月25日,她到北京提出陳情,要求更多對她家的損害補償金。隔天,當她坐在路邊,一名警員告訴她非本城鎮人口必須要到轄區登記。

然而到了那邊,官員打電話給浙江省的駐北京聯絡官。隨後,一群獵犬護送她到觀光景點不遠的飯店。

經過9天的監禁後,吳博雯偷回她的手機,並告知飯店地址告訴兒子。她兒子打給《紐約時報》辦公室。

當3名男性不情願地打開沾樂賓館的208房,吳博雯哭喊著救命。正疑惑外國記者的出現,這些人似乎無法阻止吳博雯逃離,儘管他們懇求她留下,並表示直到當地縣府官員帶著薪水到達後,她才能離去。

大街之外,吳博雯發抖但並未受阻。問她是否想要到火車站搭車返家時,她搖頭說「不,我將要留在北京,直到贏得正義」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incere2030
  • 官官都相護~每次看新聞時,都覺得人類真的是很貪心,當手中握有權勢時人都會變!!
  • 讓我想到聖經中的一段話「never again will I curse the ground beacuse of man, even though every inclination of his heart is evil from childhood」(Genesis 8:21)諾亞經過大水後,仍感謝上帝而獻上最感謝的祭物,上帝看到諾亞的行動後在心中說了這段話。特別是後面那句讓我很感動,即使人類從孩提就心趨向惡,我仍會因諾亞而不再次毀滅全地。

    而我們人類更不能因為人心趨惡就毀滅之。但看中國官方如此對待上訪的小民,讓我更去想該如何有完善的制度和根植於社會日常生活的民主精神...

    HubertYu 於 2009/03/10 23:36 回覆

  • tiffwu
  • 還好我們活在自由的國度中
    最近才知道加拿大沒有死刑呢

    更沒有什麼黑牢吧
  • 加拿大的人權狀況比台灣進步多了呢。當然,十幾年前也是有血腥的第一國族鎮壓事件和分離運動等,但現在這些問題已經獲致初步的共識,繼續往前走。

    台灣目前沒有黑牢,但是警方可以逕行認定你有嫌疑,而留置三個小時。最近一位東山的高中生要馬英九下台,就被留置半小時...

    HubertYu 於 2009/03/13 21: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