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net/phpBB/viewtopic.php?p=559990#559990

Revealed: how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avoid the taxman
真相:跨國企業如何避稅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
Felicity Lawrence and Ian Griffiths
November 6, 2007

說明:英國《衛報》一直是英國左派力量最強大的發聲管道,常見到討論全球化所帶來的負面後果,本文就是例證。

紅色文字是譯者所加,突顯這些現象的普世性質。台灣無法自外於該趨勢,稅負重擔越來越落在中產階級、勞工與消費者的肩膀上。同樣的,全球經濟成長的分配也非常不平均,就全球範圍仍是重北輕南,就國內範圍也是有閒階級與一般階級之分、甚至可看到內部再殖民的現象。一般民眾暨無法分配到經濟成長所帶來的利益,還要負擔日益增加的稅金。

然而,這個現象同時出現在台灣與全球。許多勇士正尋找解決之道。為什麼是勇士呢?因為要同時對抗跨國大資本和地方買辦階級,這夠勇敢了吧。更慘的是,許多已經受害的民眾,卻受限於龐大的工作負擔,或資訊管道來源之不足,而揮刀朝向這些勇士。讓人不禁心寒,這真的是資本主義的勝利嗎?

小弟在此斷言,這全球化所帶來的後果,必當越演越烈。因為,目前多數的解決辦法仍在個人層次,要自我充實、掌握機運,進而成為那群上位者。相反地,僅有少數人將這後果視為結構性問題,要求全球資本主義體系反省與改革。若不檢討結構性問題,而將問題歸罪於個人層次。我們只會看到越來越多的悲劇。


同樣的,藍丁丁們(別怒,聽我解釋)將這全球性的問題,歸罪於執政黨或高級政務官。君不見近日媒體搧風點火下出現許多個別抗議事件嗎?循著前幾段的脈絡,若是有候選人能挺著胸膛,信誓旦旦地說:「我會搞好台灣經濟之類的......」,這等於是說:交給我來解決這全球性的問題!

藍丁丁們請想想,誰有能力解決全球性的問題?這自然不會是台灣區領導人啊!而是藍色星球領導人,最可能的人選就是美國總統、財政部長,或是七大工業國領袖,再不濟也是全球跨國企業的領袖吧!

藍丁丁的台灣區領導人的經濟政見應該是,有效加強國內基礎建設、研發能力、稅制改革與金融支援體系等;同時間,也要強化國內勞工權益的保障,不能任人魚肉。而不是連接XX就能解決問題。要是那麼簡單,英國、法國與德國的領袖又不是丁丁,怎麼會沒辦法解決呢?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細心照顧出口香蕉的哥斯大黎加農民(路透社)

●精巧組織轉移獲利至海外
●國際調查深入香蕉企業社

《衛報》發現,供應英國的全球香蕉公司,利用避稅天堂逃避在英國與開發中國家的稅金

調查揭露大型公司正創造精巧的組織,透過子公司將收益轉移到離岸中心,如開曼群島、百慕達群島與英屬維京群島等,以避免在生產或消費地區繳交稅金。因此,生產─消費鏈兩端的政府就損失用於發展或服務的稅收能力。

Dole、Chiquita與Fresh Del Monte三間公司供應許多英國超市,並控制全球香蕉貿易的2/3以上,過去5年的銷售額為500億美元,全球獲利達14億美元。根據《衛報》分析他們財務報表所揭露的,三間公司僅繳納獲利的14%,亦即2億美元。
譯註:Dole, Chiquita, Fresh Del Monte, Noboa and Fyffes等5家公司,掌控全球香蕉產業的生產、包裝、運輸與銷售過程,主導全球香蕉生產的品質與價格。根本就是香蕉產業的五姊妹,除了銷售金額遠低於石油業傳說的七姊妹之外,根本就是小型的翻版。

即使總部位於美國,且填表的帳目稅率標準為35%,這些香蕉公司某些年的實際稅率仍不足8%。

不僅是香蕉公司而已。根據國家審計局的資料,約1/3英國前700大商業2005-06年度未繳企業稅,1/3繳納不到1,000萬英鎊。

隨著英國首相高登‧布朗(Gordon Brown)與保守黨競相誓言對「遷居避稅天堂的有錢人(non doms)」扣稅,有錢人利用離岸(避稅)天堂避稅成為今年秋天的政治議題。然而,政府越來越難以面對的挑戰是如何擊敗大公司所發展的避稅策略
譯註:遷居避稅天堂的有錢人(non doms)是non-domiciled residents的縮寫,他們在避稅天堂註冊為非居住居民,鑽法律漏洞而逃避英國的稅收。估計有11多萬這樣的有錢人住在英國。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跨國企業的內部轉移構成60%全球貿易。藉由增加在英國與美國等高稅率國家的成本,企業能降低應課稅的利潤。相反地,他們增加在低稅率或零稅率區域的子公司

Del Monte Fresh(UK)、Chiquita(UK)、Dole(UK)與JP Fresh於最近的年度中,在英國有4億英鎊的營業額,卻僅在英國繳納12萬8千英鎊的稅金。

Asda主要供應商與Morrison次要供應商Fresh Del Monte在開曼群島註冊,並有30多間開曼群島的子公司。開曼群島是零企業稅。Fresh Del Monte也在其它避稅天堂如直布羅陀、百慕達群島、荷屬安地列斯群島與英屬維京群島等擁有子公司。過去5年的年實際稅收,最多低於美國企業稅的標準達6,900萬美元。

提供英國特易購香蕉的Dole公司,年實際稅收也比美國企業稅標準少繳納2,000萬美元。報表上僅列出大型子公司,不過也在百慕達群島、賴比瑞亞與波多黎各等地註冊。

也供應特易購香蕉的Chiquita公司,在2006年底列出11家位於百慕達群島的分公司。經過《衛報》的分析,比起美國企業稅的標準,少繳納的年度企業稅為4,400萬美元。

同時間在生產香蕉的開發中國家,大型公司繳納稅金的比率也下滑,這也反映在無情地削減成本方面。勞工在大農場工作的薪資下滑,而工作時數卻增加。

公平貿易團體香蕉連線(Banana Link)表示,Fresh Del Monte1999年解雇在哥斯大黎加Monte Libano大農場全數4,300名員工,並以較低的薪資與利益重新雇用員工,這個模式後來應用在所有的大農場。同時間,Chiquita大農場勞動成本佔總體成本的比率,從2004年的5%下滑到2006年的2%

協助國家審計局提出《英國稅收與關歲表現》的顧問李察‧莫非(Richard Murphy)表示,大公司現在能有效地設定自己的稅率,「全球各地的企業稅率正在下降,企業不像一般人繳納固定的比率,而能自行決定該繳納多少,且不會多過他們願意繳納的金額。」

英國澤西州政府前經濟顧問、稅制正義網絡(Tax Justice Network)主席約翰‧克里斯坦森(John Christensen)告訴《衛報》調查時,證實資本流動持續進行,並在1990年代達到空前紀錄。他說,「最近30年的趨勢讓稅負重擔從企業轉移到消費者與勞工。資本越來越不需要課稅。」

Dole公司不願評論《衛報》的調查,表示這牽涉到秘密的與財產的資訊。Chiquita公司表示遵守管轄區域的所有稅制法律,並補充說「我們獲利的大部分是發生在美國之外,這要依照當地稅率繳交。」兩間公司都表示,他們與拉丁美洲工會合作,以增進勞工的權利。

Fresh Del Monte則表示會遵照當地稅法與國際稅務協定,並表示也遵守所有當地的勞動法,是自由聯盟的強烈擁護者;農業雇員的平均薪資,高於法律明定的最低農業薪資。
創作者介紹

修伯特‧魚看世界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