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net/phpBB/viewtopic.php?p=782621#782621

Rising Above I.Q.
[評論]克服智商
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Nicholas D. Kristof, June 6, 2009

說明:有句琅琅上口的歌詞「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這句話充分說明本則外電的主旨。透過研究美國的亞裔、猶太裔與西印度黑人裔等三個社經表現較為優勢的群體,發現似乎只有猶太裔真的稍微聰明點(非嚴謹的實證研究),成功的真正要訣是:教育與勤敏!

譯文的紅字為譯者所強調。


美國大熔爐中,有3個群體非常成功:亞裔美國人、猶太人(尤太人)與西印度群島黑人,他們可提供美國人某些借鏡。

亞裔美國人以破壞全美學校成績曲線而聞名,或者說聲名狼藉,20%的哈佛大學學生是亞裔美國人。

美國科學界贏得諾貝爾獎的1/3是猶太人。一項調查發現,美國25%的猶太成年人擁有碩士學位,全美國的比率為6%。

如柯林‧鮑威爾(Colin Powell,前國務卿)來自加勒比海的西印度群島黑人,比起全體非裔美國人的大學畢業率高逾1/3,他們中位數的家戶所得也高出1/3。

這3個群體或許能揭穿成功僅僅是來自天生智力的迷思,因為他們代表3種不同的種族與歷史。爭論先天與後天(nature and nurture)的因素時,他們讓人注意到改善後天的重要性,從公共政策的觀點來說,意味著要關注教育。他們的成功提供你、我與孩子們借鏡,得以透過更廣泛的努力來消除貧窮。

密西根大學心理學教授理察‧尼斯貝特(Richard Nisbett)在他最近的一本好書《智能與獲得智能》(Intelligence and How to Get It)舉證這3個群體,論證我們所認為的智能(智商)是相當有可塑性的,幾乎與遺傳沒有關係

「我認為有非常充分的證據顯示,黑人與白人的智商差異不是來自遺傳。」他補充說,白種人與亞洲人的智商看來並沒有遺傳的差異。至於猶太人,某些不很嚴謹的研究發現阿什肯納基猶太人(Ashkenazi Jews,多為來自中東歐的猶太人)的智商稍微高出平均值,而塞法迪猶太人(Sephardic Jews,居住在南歐、中東與拉美)則沒有差別。尼斯貝特博士感到懷疑,指出這些結果的樣本沒有代表性。

尼斯貝特說,研究美國3個團體的證據無論如何都有壓倒性的說服力:他們沒有與生俱來的優勢,而是後天獲得的。

一項中國裔美國人的大型實驗發現,比起其它美國人,他們原先的語言智商稍微低而數學智商類似。但從小學開始,中國裔的表現稍過同儕,很顯然的原因是認真讀書。

中國裔的重修率僅其它小孩的一半。在中學,他們的表現較同樣智商的歐洲裔美國人好很多。

55%中國裔美國人樣本進入較高地位的職業,白種美國人為1/3。成功的專業人士或經理人,白種人所需的平均智商約100,而中國裔美國人僅93。總之,相同智商的情況下,中國裔會努力獲得更多成果。

這3個群體的共同軸線是強調勤勉或教育,可能的部分原因與移民慾望有關。猶太人與中國人有尊重學問的強烈傳統,1,700年前,猶太人就認為成年男性都必須識字以閱讀猶太法典。

中國相應的力量是儒教與敬崇教育。在中國鄉間,仍可見到科舉的紀念碑(按:如進士坊等);相反的,若美國鄉鎮有人取得博士學位,不會建立紀念碑而是向其募款(pass a hat)。
譯註:台灣就有不少的進士坊。不過從政治學的角度而言,進士坊等強調科舉成功的紀念,其實是統治者的思想控制與社會控制。

西印度群島人之中,成功的決定性因素似乎是雙重的:源遠流長的勤奮和移民的辛勤工作,與完整無缺的家庭。結果是更高的家庭所得,與父親更參與養育子女。
譯註:完整家庭的重要性在此突顯。

這些成功的故事帶給我們什麼政策借鏡?

與貧窮之戰的最決定性武器不是補助,而是教育、教育與教育!對處境艱難的家庭,社會工作者的起點是拜訪與學童談話鼓勵學習。一項研究發現,專業家庭的孩童在3歲就聽超過3千萬字,社會救濟的黑人孩童僅聽過1千萬字,讓後者在學校處在不利地位。
譯註:有科學研究證實,常與小朋友說話會幫助他們的腦部發展!

改善國小到高中教育後,下一步是加強學齡前的計畫,與支付大學費用。

或許最大的借鏡是:成功極少仰賴智能的天賦,更多的是堅持不懈與欲望。如同尼斯貝特教授強調的,「智能與學術成就絕大部份都受到人們的控制。」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njoyer
  • 智力測驗最為人所詬病的地方
    在於發展者當初就是以歐美國家的學術單位出發
    這樣的發展造成了所謂的「文化優勢」
    也就是對於不同人種或不同語言的受試者會明顯趨於不利

    後來改進方式是採用非語文或所謂「去文化」的智力測驗
    但去掉了所謂語言與文化的部份
    智力的整體性也不夠完整
    去解一些邏輯的圖形我真的不知道到底跟一個人日常生活的智力有什麼關係?

    整體而言我相信人種間或許真的存在能力的差異
    但應該是不同向度的差異,而不是同一向度(智力)去比較能力的高低

    在台灣,智力測驗還是沿用魏氏
    沿用的程度相當氾濫,舉凡教育、醫學、軍事等等
    個人覺得相當不可取
    因為他們即使經過翻譯,還是深深受到教育程度的影響
  • 你對智力測驗很有研究唷!智力測驗這種橫向移植的量尺,到台灣後仍然採用原始的尺度,我的印象也是沒有大規模的修訂,導致每次測驗就是那幾種智能,這點確實該打屁股。

    不過,至少這則外電告訴我們,要重視勤敏與教育,還更要長與小朋友說話呢。

    HubertYu 於 2009/06/11 19:23 回覆

  • RL
  • 機運更重要,很多父母現在在感嘆他們的子女能力學歷照比例算都沒有比較差,但出社會時的薪水完全一樣,現在物價房價還比較高呢。

    時機好,人人都可以成功;時機不好,要天才才有機會。
  • 你的意思是大環境,對吧!

    現在畢業的學生,較幾年前同樣程度的學生而言是悲慘不少,還要接受無情人力仲介與廠商的冷言冷語,機運很重要呢。

    HubertYu 於 2009/06/21 21:51 回覆

  • RL
  • 現在的畢業生當然是最慘的,阿扁上台以後的都蠻慘的...
    只是造成這些畢業生悲慘的原因,就是那些反對阿扁的人的觀念。

    有人說過,現在年輕人的失敗,是老一輩的造成的。
  • 從2001年後就每下愈況,雖然2006-08有一段美好時光,卻又美夢破碎...不少朋友(科技與傳統產業都有)的工作時間越來越長,薪資卻比起高考進入的公務人員好不到哪...

    HubertYu 於 2009/07/03 19: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