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本文轉載自「Simon's」,感謝Simon願意提供轉貼,讓更多人理解新87水災的來龍去脈。

天災?人禍?倒楣的氣象局與找藉口的官員--透徹解讀莫拉克風災的關鍵三天

image

 

image

 

image


貧民百萬富翁兩千萬盧布最後一題:請問莫拉克風災造成台灣史上最大水患,這是因為下列何者因素造成的?

(A) 氣象局預報不準
(B) 氣象局水準太低
(C) 氣象局經費不足
(D) 政府無能,命中註定(It’s written.)

有看過電影的都知道「The answer is “D”.」

兩千萬盧布飛了,我們的政府無法接受啊:「氣象局難道報對了嗎?」「你不是說直撲北部嗎?」「你不是才報一千毫米嗎?」

偏激一點來解答這位政府官員的客訴:

「難道今天氣象局報對了,你政府就有辦法搞定一天1400mm、三天2600mm的雨量嗎?」

「省省吧,我們面對的是台灣百年史上最大的雨,而且連下三天。與其怪氣象局,倒不如就想說是命中註定吧這樣不知道你們這些官員會不會好過一點。」

會有這樣慘重的災情絕對不只因為氣象局失準(事實上有沒有失準還有待商榷)。以下我想講講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雨,還有我們的氣象局做了些什麼、我們的官員又做了什麼:

首先有人會罵:國中地科都有教,颱風也就是熱帶氣旋是逆時針旋入,你氣象局雖然說莫拉克直撲台灣,可是會不知道要警告南部民眾會有西南氣流嗎?

那我們就要談談為何幾乎每年都有颱風走宜花入桃竹出這種老梗路徑,但卻唯獨只有莫拉克創下歷史天量的雨量。我要承認我對氣象是一點專業也沒有,所以我引用了批踢踢《TY_Research》logdog(風暴之軌跡)板友的專業意見並試圖用比較簡單的方式解釋(以下取得原作者同意,重新排版後轉載):


image


8/7號暴風圈開始接近之後,副高開始急速東退滾回日本南方後,莫拉克開始他的龜速行程。重點就在這裡了,沒人料想到副高壓(高壓勢力容易牽引颱風沿其等壓線邊緣行進)會東退的那麼迅速且徹底,強度也因為LLCC(低層環流中心 Low Level Circulation Centre,低層的空氣繞著一個低壓中心旋轉,若颱風強度強則通常LLCC會被強對流雲層掩蓋)無法組織明顯的CDO(中央密雲區Central Dense Overcast,指有組織集結在颱風中心的強對流雲團)和風眼,環流無法迅速縮小 跟南方的雲系也沒有斷的乾淨,就一路殺到台灣東方海面,速度一路由30一路降到只有12公里。

 

他撞了中央山脈北走之後發生了副中心現象(颱風移近陸地時,環流受地形影響,常在其他地點形成氣旋式環流中心的現象),副中心一直將南側環流往台灣撞,造成的就是南部雨水猛下。上次這個情況就像是去年卡玫基狂下的原理相似--中心無法順利過山使出來的奧步。問題是這次的莫拉克原料更多更兇猛,印度洋的西南季風爆發幾乎都被莫拉克給捲了過來,海南的柯尼也是共犯之ㄧ,再加上莫拉克本身無法自行組織起來的鬆散環流,使得這次前說未有的雨勢下在西南沿海。中央山脈反而變成了絆腳石,莫拉克想組織,中央山脈就擋。


總的來說,我們都知道夏天颱風東進西出會引進西南氣流,每年也總會來個這種颱風報到。但何以區區中颱莫拉克如此高強能創下多項台灣百年史上雨量紀錄?原因大概如下:

  1. 缺乏副高壓引導後,颱風在台灣附近行進速度緩慢。
  2. 結構鬆散,外圍環流範圍廣闊,遍及南海一帶。
  3. 柯尼颱風助陣,將西南氣流範圍再擴大。

se.09080812n

typhoon

▲動態衛星雲圖,可以看到從南海甚至印度洋的環流不斷送過來。

這大概解釋了為何一個結構鬆散路徑平凡的中度颱風卻能帶了台灣百年史上最大降雨紀錄的原因。如果你頭腦還沒醬糊化並且有耐心看完這串解釋,我相信你可以理解為何暴雨會如此落在颱風根本沒有直接侵襲到的南台灣。我也絕對相信氣象局隨便一個倒茶的小弟都能夠講出比我專業數倍的理論,但我們都忘了一件事:

「氣象局在講,你有沒有在聽!」

以下我整理了主要從8/7~8/9三天,颱風在做什麼,氣象局在做什麼,以及我們的政府官員在做什麼,你就可以知道氣象局講的跟官員們所聽到的真的好像是兩個世界的東西:

===========【8/4】===========

颱風形成。

===========【8/5】===========

受日本一帶副高壓影響,穩定且快速地往西走。

===========【8/6】===========

持續西行,外圍接近台灣,北部降下大雨。

氣象局累積雨量預測:8/6 10:00 高屏山區800mm

氣象局在14:30的颱風警報第七報就對隔日做出了超大豪雨的預報:「明(7)日北部、東北部、東部及中南部地區將有豪雨或大豪雨,尤其山區有超大豪雨發生的機率,東南部地區亦有局部性豪雨發生。」在氣象局的定義,超大豪雨是雨量分級的極致,「24小時累積雨量達350毫米以上稱之為超大豪雨(extremely torrential rain)」。

早上做出近千的雨量預測,下午提出警告,但上班族關心的是明天要不要上班,縣市首長焦慮著風力有沒有到裁定放假的標準。中午流傳出的偽人事行政局網頁讓辦公室的眾人鬧得不可開交。

image

▲整個下午媒體關注的焦點仍在柵湖線史上最大電腦當機又出包。

image 

▲偶爾也傳來CNN報導恐成超級颱風的消息,不過大家都笑笑以對,直說記者又在唯恐天下不亂了(事實上根本不到超級颱風,補註在後)

image 

▲到了傍晚,雖然外面風雨很大,但大家還是隨著人事行政局的網站歡呼各縣市從北到南紛紛宣布放假的消息。晚上大家邊傳著Twitter、Facebook、Plurk被駭客攻擊大當機的消息邊抱怨好不容易放假卻不能進去發噗玩遊戲。

===========【8/7】===========

關鍵第一日前情提要:

副高壓勢力急速減弱,莫拉克颱風失去明確的前進目標與發展動力,造成本身結構不夠緊實、鬆散的暴風圈範圍廣大(也就是之前媒體上時常嚷嚷的「虛胖颱風」,之後果真其結構不強以致並無特別強風出現)。登陸時間一再後挪,接近隔日凌晨時在花蓮登陸。該日雨量即為災難前奏,屏東三地門鄉上德文測站已有1003.5mm的降雨量,但當日北台灣雨量亦非常多,那天大約中午以前雨量居冠的都還是新竹縣苗栗縣。約莫傍晚颱風逼近台灣陸地開始導引西南氣流進來後,南部的雨量才真正開始狂倒。

氣象局更新累積雨量預測:8/7 07:00 高屏山區1100mm 嘉義山區1200mm

隔天8/7颱風假睡到隔天中午,看到窗戶外面雨很大不過看電視整晚過去也沒啥災情,看樣子又是個虛弱的颱風。

此時高屏地區的降雨量不過260mm左右,災情仍是零零星星若有似無,即便氣象局給的預測雨量來到具破壞性的一千毫米以上,大家仍然沒有什麼感覺。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零零星星的災情傳出,但跟過去造訪台灣的一千零一個颱風也差不多,台灣人沒在怕颱風的。

氣象局更新累積雨量預測:8/7 16:00 高屏山區1400mm

到了晚上等著等著颱風還不登陸,七點多中南部已經先宣布明天放假了,北部民眾看著外面大雨邊罵居然沒有假--到了晚上十點多也翻盤了,眾人又歡呼。

此時南部如玉山(南投嘉義高雄交界)、高雄縣、屏東縣山區的累積雨量確實已經達到超大豪雨的標準,這只是開端而已……。此時沒有人理解到氣象局的1400mm到底是什麼場景。

等等,大雨開始下了,不是說也要提一下我們的官員在做什麼嗎?怎麼到現在都只有陳述颱風還有氣象局的預報呢?

很抱歉,我假定蘋果的記者很厲害應該都能掌握那些大官的行蹤才對,不過從大約10~20分就更新一次的即時快報上,我至此卻找不到相關政府官員的動態。

啊,終於有了:

image

我想,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我會請相關單位查清楚再給各位一個交代,謝謝指教。

終於,近九點,酒足飯飽的總統跟院長走進防災應變中心。

image


……馬總統表示,呼籲民眾颱風期間不要外出,氣象局預報雨量會持續增加,民眾應做好防颱的準備,提高警覺是最好的辦法。


……馬總統和劉兆玄今天到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視察各單位防災準備情況,這是昨天以來,兩人第二度到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視察。


看來馬總統也很認同氣象局對雨量的修正,他們應該知道1400mm是很嚴重所以跟劉院長都進在害應變中心了,做得好!高屏此時還沒淹水,趕快調度指揮吧!Peace!

什麼!人看看就回去了!「視察」跟「進駐」果然是不一樣的兩個辭。難怪第一度進去視察媒體連報都沒報。

===========【8/8】===========

關鍵第二日前情提要:

颱風從午夜登陸後開始試圖往北北西越過中央山脈,無奈結構不夠紮實無法越過,就這樣衝撞中央山脈四五小時後在山脈西側發展出副中心。破曉時分,此時颱風的北邊結構已經毀得差不多(這就是為什麼台北早晨甚至能看到陽光的原因),但新發展出的副中心很快掌握大局,由於莫拉克外圍環流範圍廣大,南邊拖著長長的尾巴在此時產生了毀滅性的影響。 更糟糕的是先前幾乎在海南島一帶消失的七號颱風柯尼,受到莫拉克外圍環流餘威的影響又重新出現。就這樣兩個颱風接力,不只帶來了台灣西南海域的水,也帶來了南海的水,甚至印度洋旺盛的西南季風都透過柯尼的傳遞千里迢迢地送到了台灣西南,長長綿延數千公里的環流雲帶在衛星雲圖上清晰可見,這些水氣撞上高聳的玉山山脈、阿里山山脈以及中央山脈南段,便通通化作暴雨降在南台灣的山區。

即便是莫拉克在凌晨撞山後強度就一路減弱,早上11時減為輕度颱風並在14時桃園出海。但那西南氣流帶已經一發不可收拾,就這樣在莫拉克以及柯尼餘威仍存的狀況下,惡雨一路下到隔天都還不止歇。

氣象局更新累積雨量預測:8/8 04:00 高屏山區2000mm

8/8,從前一天入夜到中午,南部暴雨已經下了超過十幾小時,南部朋友醒來開始驚呼滂沱大雨的前所未見。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網路或是媒體開始傳出屏東沿海淹大水的消息,透過電視畫面,大家才忽然意識到原來是有災情的,而且還不小。大家紛紛回頭去看氣象局的雨量預測給到2000mm是什麼意思。此時新聞台紛紛架出現場call-in的場子,災情一件件回報到攝影棚中。

氣象局更新累積雨量預測:8/8 16:00 高屏山區2500mm

氣象局給出了破預測紀錄的2500mm。

image image

我相信劉揆沒有常識至少也要看電視,如果他不常看電視他的幕僚應該也要幫老闆看電視。劉院長此刻終於發現災情慘重,進駐防災中心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那第一百零一招「震怒」。此時南台灣已經水鄉澤國一片,希望劉院長的震怒會有用。


行政院長劉兆玄坐鎮中央防災應變中心,怒斥中央與地方合作未落實,救災龜速,要求相關單位改進,全力救災!南台灣豪雨成災,傳出屏東縣政府抱怨國軍救援速度龜速,劉兆玄認為是中央跟地方未做好雙向聯繫,他說:「最重要的就是情資的掌握,首重的就是正確迅速的情資,雙向的聯繫,才能夠有即時有效的行動!」他指示中央與地方,要整合做出最即時、最正確的決策,盡全力馳援救災行動。

 

等等,那馬總統呢?我相信今天應該沒有喜酒了吧?據說他19:30就到了,然後他思考了很久,終於說:

image

▲我想,撤離民眾應該不是等到水都淹了、路都沒了、橋都斷了才來說要撤離吧?

image


▲四小時內行政院長跟總統連捅地方政府兩刀!

總統微慍的原因大概是因為這個:

行政院長劉兆玄已致電國防部長陳肇敏,要求當地現場指揮官就現況進行嚴謹評估,估計需要投入多少兵力救災,快速將災區民眾救援出來。廖了以指出,國防部要求當地指揮官要精準評估需要多少救援人力和物資,直接向國防部做出建議。

馬總統指出,災區要求的是車輛,國防部派車輛去,結果屏東縣真正需要的是膠舟和橡皮艇,「我們照他的請求提供,反而沒有辦法達到目的。」以後應變中心對於地方的請求,要適時溝通、評估。

擔任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支援調度組的國防部指出,屏東縣政府今天上午8時20分向國軍八軍團申請V150裝甲運兵車,國軍上午9時30分抵達,因積水過深,受困交流道,國軍主動另派膠舟支援,中午12時20分抵達。國防部表示,上午屏東縣申請時,並未向國軍、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申請舟艇支援,直到早上10時50分,國軍、中央災害應變中心才接收到相關要求支援的傳真申請。


看起來邏輯似乎很正確:你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你要錯東西,不要怪我拿錯的東西給你。評估?你們自己做,評估完跟我講,那個八軍團指揮官你有空幫他評估一下。

如果這就是政府大力推動的分層管理、各司其職,倒不如說這是建設在狗屁邏輯上的卸責大絕招!

===========【8/9】===========

關鍵第三日:颱風逐漸走遠,災情才正蔓延

氣象局更新累積雨量預測:8/9 04:00 嘉義山區2900mm

嘉義山區的預測上修,再度刷新稍早的預測紀錄。

image image image

▲重大災情隨著破紀錄的雨量接踵而來。

午夜時分,位於高屏溪出海口,台17號道連接高雄林園以及屏東新園的雙園大橋被惡水沖斷,如此震撼的畫面方才嚇醒了許多人。隔天早上,台東知本的金帥飯店直接栽入被掏空的大馬路河流,我們才意識到原來昨天整整一天我們見證了創紀錄的歷史--百年來所有能破的雨量紀錄都在一天之內破光了,同時也見證了一場大災難。

imageimage image

▲我實在無意老調重彈,但我每次查找新聞總是在一連串的災禍之後才發現政治人物甘心出動了。老實說,最嚴重的災害已經過去,調度防災的時機也早已錯失,現在才去,充其量不過是勘災救災而不是防災了。

白天柯尼颱風終於降回熱帶低壓,當日晚間莫拉克颱風也進入中國陸地,兩個颱風終於暫時願意收手不再引進西南氣流,殘存的環流在南台灣繼續肆虐到8/10後也終告一段落。復原搶救工作開始得以進行。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民間網路系統很早就已經動起來,並且持續投入大量的援助,而我們的官員勘完了災在做什麼?

image

▲檢討再檢討,That’s all.

之後更慘重的災情陸續傳出我已經不忍再列出。8/7~8/9峰迴路轉的這三天,關鍵時刻能防的災沒防到、能補的洞沒補到。倒是檢討批判、推諉卸責沒停過。

回到我們的主題之一:氣象局其實被捅的是好大一包。副高壓忽然減弱、柯尼在海南島忽然增強,這些可能都是很難被精確掌握到的變數。這點我相信我們很難苛責氣象局。我想,在颱風沒到之前,沒有人會猜到兩天後會爆出破掉所有記錄的歷史天量暴雨,我也不知道究竟是多少的雨量才會造成土石坍塌或是橋樑沖毀。

氣象局能做的是什麼?即便無法準確預測到颱風的動態(事實上對颱風的路徑,台灣氣象局這次是大勝美日的,這點補註在後),氣象局還是很努力地在做補救。君不見8/7早上時氣象局就給出了1100~1200mm的暴雨預測,當時高屏的雨量不過260mm,大家都覺得沒什麼,但過了半天當雨量真的累積到1000mm以上,你不感謝氣象局的正確預測,卻反過來在兩天後放馬後砲說當時應該直接預測到2500mm甚至2900mm?

馬英九是馬神,氣象局可不是神啊!

老實說吧,這種只會找藉口(連200mm跟2000mm可能都分不太清楚)的政府官員,你預測給他1200mm跟2400mm都是沒有差別的。該指揮的該動員的該警覺的一樣擺爛,雨真的下下來了也無動於衷,非要全部的水匯集了變成洪水了衝到百姓家門口了才開始震怒。

我無意指責後知後覺的非災區民眾,甚至我自己在當下也是全然被動地看待這次的風災。但比起一般民眾的後知後覺,我們政府當局的不知不覺更是令人憤怒!

依照災害防救法的第三條規定:

各種災害之預防、應變及復原重建,以下列機關為中央災害防救業務主管機關:
一、風災、震災、火災、爆炸災害:內政部。
二、水災、旱災、公用氣體與油料管線、輸電線路災害、礦災:經濟部。
三、寒害、土石流災害、森林火災: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四、空難、海難、陸上交通事故:交通部。
五、毒性化學物質災害:行政院環境保護署。
六、其他災害:依法律規定或由中央災害防救會報指定之中央災害防救業務主管機關。


如果說碰到什麼急難,中央政府對於災害處理的方式就是被動地接受地方的求助訊息然後給予協助,然後地方政府做出錯誤的決策,中央政府還以主管之姿怒斥其溝通傳達不佳,那我們要中央政府做什麼?行政院內政部、經濟部水利署、農委會、交通部居然在急難之刻居然比縣政府農業處、水利處、消防局還沒用?那麼中央部會都應該裁員個九成,更甚者整合普天下資源的災害應變中心更應該廢除才是!往後倒不如直接做個「援救資源線上申請系統」或是放個客服信箱就好了,有需要的填填表格或是寄信來,我們評估後再給您回覆。這樣豈不更省成本?

中央政府的權責在於統籌指揮,我們不要求馬總統穿著雨鞋去泥流中抱小孩,那是消防隊員或是國軍弟兄的職責;我們也不要求劉院長下鄉苦民所苦之際還要住災區吃泡麵,住國軍英雄館好好恢復體力也無所謂。

指揮無能,但至少不要碰到問題就把問題丟給別人吧!?刻以嗎?

歷史大雨、政府無能,雙重因素使得這場天災人禍成為命中註定(It’s written.)。

【補註1】

關於氣象局預測的路徑,日本氣象廳JMA與美軍聯合颱風警報中心JTWC在初期預測的路徑都是颱風會北偏掠過台灣北部海域,只有中央氣象局正確做出襲擊台灣的預測:(以下是大約8/5颱風形成隔天三家機構做出的預測)

▼日本氣象廳JMA
11_21812_4f87df46ea6a285


▼美軍聯合颱風警報中心JTWC
1523837192


▼台灣中央氣象局
908042320291538


你到底還要再怎麼怪氣象局呢?

【補註2】

image

此次有台灣媒體在稍早引述CNN對於莫拉克的說法,事後拿來跟出乎意料的災情相提,藉此抨擊氣象局竟不如外國媒體,這件謬事亦可好好澄清:

引述批踢踢《TY_Research》板rainstill板友提供的資料:美國颱風分為五級,在四級以上的颱風才叫做”Super Typhoon”,而這次的莫拉克颱風在美國的觀測也只給到第二級。

Date: 03-09 AUG 2009
Typhoon-2 MORAKOT
ADV  LAT    LON      TIME     WIND  PR  STAT
 14  23.70  123.10 08/07/00Z   80     - TYPHOON-1
 15  23.60  122.30 08/07/06Z   85     - TYPHOON-2
 16  23.80  121.80 08/07/12Z   80     - TYPHOON-1


由此可見,所謂的”Super Typhoon”很可能僅是CNN主播口語化之下的一個誇張形容詞,

image

這與同期氣象局的雨量預測也相去不遠,其它如JMA或是JTWC的預測雨量也多半落在500~800mm間,誰都無法預料到最後竟會下到2500mm以上的歷史性大雨。更遑論要拿CNN一個片面的論述來否決掉氣象局的努力。

以上通篇,乃是一個不專業人所整理出的微薄資料。有誤之處尚請諸位達人不吝指教,謝謝!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mreosrick
  • 民粹加上媒體的推波助瀾
    是很恐怖的事
  • 我不大懂這則文章與民粹有何連結。請說明。

    HubertYu 於 2009/08/13 07:11 回覆

  • weihsi
  • 我有寫類似的文章觀點說
    格主與Simon的文章整理比我清晰清楚多了
    請問我可以轉載連結作參考資料嗎?
    先謝謝你。
  • 我建議是直接到Simon的部落格詢問,畢竟我也是獲得Simon的同意後轉錄。謝謝你,相信正確的資訊需要廣泛的流傳。

    HubertYu 於 2009/08/13 07:10 回覆

  • jeannike
  • 這次颱風氣象局預測登陸點是比美國、日本精準
    8/6我有看到CNN的氣象圖整個台灣都被蓋住了
    每次氣象局預報豪大雨大家都掉以輕心
    氣象局不斷的提升下雨量
    但是已晚重創南台灣了
    心想如果氣象預側雨量正確就不會發生八八惡水嗎?
    等案是否定的不是嗎?
    百年少見的雨那些官員麻木不仁
    在8/7高鐵停駛無法回台北一整天多在看災情
    東森電視台不斷的有災民和家屬Call in 進來
    哭著請求救救家人
    這時台北災變中心還在怪地方政府
    真的是腦殘
    每天看報導都哭紅雙眼
    如果災區有高官的家屬
    一定費盡力搶救出來
    不用跪在那裡求援了~~


  • 麻木不仁大概是「他們」高官的心態,台灣人民不要再跪了,挺直腰勇於批判與檢討該負責的「官」吧。

    HubertYu 於 2009/08/22 18:53 回覆

  • peton
  • 很精闢的整理和分析
    這次的降雨量是真的始料未及
    我也覺得很多人怪氣象局雨量預估失準
    但!就算氣象局真的預估準確,難道就不會淹了嗎?
    我想這次的教訓給了大家和政府一個很重的打擊
    真的不能在有下次了!!
  • 這是我轉錄Simon的文章。

    倒是我蠻懷疑,這麼嚴重的打擊,政府能學到馬先生的「教訓」嗎?

    HubertYu 於 2009/08/22 18:54 回覆

  • jie
  • 清楚的思路與精闢的分析!
    不論是雨量或政府的後知後覺
    都是紀錄歷史性的一刻

    感覺這種排版有像紀錄片

    好文
  • ^^" Simon大厲害

    HubertYu 於 2009/08/22 18:56 回覆

  • 宅男
  • 功德無量

    發表這篇文章,讓人民不但有知的權利,也能在未來氣象預報時,不會掉以輕心,及時做出防護,實在功德無量。
  • 功德無量 :>

    HubertYu 於 2009/08/22 18:57 回覆

  • 兔爸
  • 唉!政治規政治
    還有人在受苦哩!
    趕緊救他們出來才是要緊之事
    等人都救光 再來討論功過才是對的吧
  • 當你面對幾乎把公司搞垮的員工時,你會怎麼做?

    1. 請員工繼續盡忠職守,直到公司脫離險境;
    2. 要求員工提出報告,釐清責任,同時改弦易轍;
    3. 主動檢討並釐清責任,更換不適任的員工。

    我的話,會選擇3。

    HubertYu 於 2009/08/22 19:01 回覆

  • Olina
  • 感謝您多方收集資料之後的精闢見解分析
    除了氣象方面
    對於造成災區地形嚴重受創的一些因素
    不知您是否也有相關的資訊或想法?
  • 請Qlina到Simon大的部落格詢問,謝謝。

    HubertYu 於 2009/08/22 18:58 回覆

  • 就是愛趴趴照
  • 很完整的紀錄, 我很認真的全部看完了

    前幾天看到親民愛民的馬總統斥責氣象局預報不準
    我就有在想, 氣象局不是已經預報高屏山區會降下1000毫米的大雨了嗎
    難道1000毫米的雨量在馬總統的眼裡只是毛毛雨? 不會太嚴重?

    雖然說我也不是很懂1000毫米的雨量到底是有多大
    但至少也知道1000毫米的雨量降在山區應該是會山洪爆發的
    只有我們家的馬政府完全不知道, 還可以開開心心的去喝喜酒
    等到災害發生後, 才在推給氣象局說預報不準
    到底是氣象局不準還是政府不知不覺, 我想人民心中自有一把尺

    不但不承認自己的無能, 還刻意掩飾自己的無能
    各個部會一起打太極拳, 原來這就是苦民所苦的真諦丫
  • 苦,民所苦!這就是「他們、他們、他們與this man」的真諦。

    HubertYu 於 2009/08/22 18:59 回覆

  • 殷浦藤熙
  • 我想,大多數的中華民國人民(不用台灣,是尊重少數具有我國國籍的金馬福建同胞)還沒有了解到,政府,是跟著人民在動的。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在今天的民主社會,還停留在官員為民所苦,官員是人民的父母官這樣的心態。而我們的官員也這樣自得溢滿、自以為是的把自己的思想悠哉的停泊在封建主義餘毒的溫床上。
    民主社會的基礎,建立在人民群體意識到了問題時,政府才會意識到問題這樣的基本原則上。如果我們的百姓,從來就沒有遇到問題,懂得先處理問題,而不是彼此公幹批判而美其名檢討的能力。那我們能奢望"偉大的政府"會有處理問題的能力嗎?921過了這麼久了,我們的人民卻從來沒有建立起災害防治與災害應變的心裡基礎與準備,依我所見,恐怕這次大家還是不會建立起什麼可取的防治應變觀念。如果再發生下一次?(我由衷祈禱不會再發生)恐怕事情還是一樣,恐怕狀況不會好多少;恐怕,再來個十次政黨輪替,再換個十任英偉賢明的總統,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在民主的制度裡,要達成哲君的理想目標,必須得要全民都是哲學家皇帝。人民必須要擔負起政府無能的最終政治責任,這就是民主政治。
    某種程度上,我覺得我國人民在這次災害中,有擔任著監督政府的責任了。只是希望,我們再這次風災的新聞影響力消逝,媒體不再重視之後,依然記得教訓。繼續監督政府完善體制上的防護即應變措施,持續的改善公務體系應變能力與運作效率。不然,我們永遠都得做災後檢討與救助,永遠都要持續生活在無能政府的管理之下。
    在我看來,這次風災最大的問題不是政務官,而是暴露我們的事務官體系運作效率已經滴落到一種讓人難以接受的程度了。看到國軍弟兄歡迎長官耽擱40分鐘的新聞,我想當過兵的都會覺得,他馬的無聊暴這個幹麻,40分鐘已經很少了耶,一定是長官下面那些拍馬屁的走狗中階行政長官體恤災民,才只花了40分鐘。這種文化,換個總統,換個部會首長,會改嗎?道是我們盯著我們的總統、議會,去修正這樣愚蠢的舊時代作風吧。貢重要的是,全民都得要改正心中官員是父母官的心態,要真心的,由衷的,打從心底的,將他們視為隨從僕人。讓整個社會想到從政的時候,是以一種成為卑賤僕役的心態來從政,而不是高高在上的"為人民服務"心態。想想看,你會崇拜你家的總管(僕人長)嗎?會要你僕人領班在晨跑時幫你簽名嗎?我們的總統,畢竟不像英國女王一樣,全然是象徵、代表國家的國家元首。我們能這樣的去愛戴他、仰慕他嗎?很好笑的事情...

    其實這是提外話...我原先想問的是,修柏有注意到緬甸果敢的事情嗎?
  • 很棒的評論,不過我認為政務官與事務官都應該仔細檢討。

    唉,要人民改變父母官的心態,需要非常非常非常長久的努力。

    HubertYu 於 2009/09/19 11:00 回覆

  • 殷浦藤熙
  • 忍不住又想說了...
    中央政府,我們本來就不需要中央政府呀;如果我們不懂得的怎樣利用中央政府,只懂叫他們道歉,不懂讓他們對底下的行政體系進行管理監督的話,我們真的沒有需要中央政府的必要。中央政府相較於監督,是更樂於道歉的,我相信是這樣。就像你家洗碗工打破盤子,你把總管家跟廚房領班叫來罵一罵,之後就放他們繼續回去看報紙,沒有(以下次在打破盤子就開除他這樣的語氣)叮嚀他監督、管理、教導、撤換洗碗工,那每個月花費大量支出在採購盤子的現象,大概很難有所改善。光是擔負被罵,除了草莓族(我說的是不是七年級生那個傳統上的草莓族)可能心理上比較脆弱,無法負擔,會比較辛苦外;對於耐罵的人來說,光是被罵當出氣筒就可以領一份不錯的薪水,那還真是份輕鬆的工作咧。
    如果我們的中央政府只是拿來罵的,那我們要他幹麻?說真的,我們國家的人民在"駕駛"中央政府這台機具的能力及訓練都還有需要加強的地方。不過,我們家中的一般百姓,也是依賴著中央政府提供教育體系,來學習訓練操作駕馭政府的能力。話說,政府會教導人民好好的利用政府,讓政府發揮效能,不再繼續的喝茶看報紙閒聊談天嗎?嗯...誰看到都會覺得我在說笑話吧。政府,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上,當然希望人民都是聽話服從懂監督的愚民囉。我們人民最呆(我原本是想打"悲哀"的,不過看來用呆也不錯)的一件事,就是依舊以過去君權封建時代的觀點,相信過去統治者用來欺騙人民的說法,以為政府跟統治者是人民的父母官,會打從心底的為人民服務。不要開玩笑了,搞清楚,政府、統治者,他們擔任統治者完全是出於自利的考量呀,即便是有理想的政務官、事務官,基礎上還是要在使自己在體系中繼續生存這樣的基本原則不相違背的情況下,才會貫徹理念的部分,要不然,他早就離開官僚體系了不是?
    而我們的人民還相信這樣的體系?不!我們的人民既然還能接受這樣的體系不需要更改,沒有天天緊盯著,操眾我們的媒體去注意政府的運作,國會的運作,去發覺每個法案背後牽扯的利害關係?去奪下教育體制的中即掌控權,運用他教導未來的下一代,繼續監督政府,那我們要怎麼期待有更好的生活呢?
    唉,在今天在資本主義市場機制運作的社會,沒有說人人都有能力自由選擇政府,使政治市場形成自由競爭,實在是一件悲慘的事情。一個在自由市場中的政府,為了保有競爭力,吸引人繼續投資、購買他的政治服務商品,就必須主動的去使自已的公務機構、產品及服務更為完善,不然這個政府就會被市場淘汰。為什麼我們今天的政治市場還不能這樣呢?我想,是認同的問題吧...
  • ^^"

    HubertYu 於 2009/09/19 11: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