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TaiwanOnline」,http://www.taiwanonline.cc/phpBB/viewtopic.php?f=35&t=1299

Grand projects in South Korea, Many rivers to cross
韓國大計畫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
Nov 26th 2009

說明:台灣人多認為韓國政局發展應當是繞著朝鮮核武問題打轉,但這忽略韓國的內部政治;其實台灣給外人的感受亦是如此,選出馬總統傳達給國際的訊息是靠攏中國,絕不會是陳先生失德或是馬先生帥氣。國際這種觀察角度雖不公允,卻顯現全球與區域政治的複雜性。

韓國政壇目前繞著兩個問題打轉:世宗特別市的轉型與四大江整治,反對黨與執政黨的朴系在10月國會的國政監察就曾猛烈砲轟,但在李明博總統強勢推動下,目前看來是木已成舟。除非反對力量能夠整合,否則被批評為「草草計畫」卻影響深遠的四大江整治運動會改變韓國的生態與地景。

韓國執政的大國家黨推動總金額高達近5,000億新台幣的四大江整治運動,卻沒有明確的預算明細,例如堤防整建、生態河川整治等建設經費項目不明,是嚴重剝奪國會的審查權,突顯中央政府的不透明性。朋友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吧,台灣數百億的卓越大學、上千億的防洪整治與近千億的消費券預算不也是如此嗎?台灣發生的,韓國也發生;然而,韓國基進強悍的街頭運動,卻許久未曾在台灣上演。同樣面對不透明與強勢的政治力量,韓國的社會力量選擇正面制衡,台灣的社會力量不是選擇消極以對就是西瓜偎大邊,那麼,人民除了投下選票那一刻的自high感,到底對公共事務還有多少心思與力量呢?

台灣政壇有虛假的南綠北藍,韓國政治有真正的東西對抗:慶尚道與全羅道,而且是集中90%左右的投票率在某黨,因此會有平衡區域發展的「世宗特別自治市」這新的行政首都之舉,就嚴格的意義而言並非遷都,因為許多重要部會仍在首爾。韓國政治人物有遠見要均衡區域發展,別過度投注資源在占總人口50%的首都圈,因而計畫新都與新產業城,雖然目前遭受挫折,但至少是往前邁進。每次知曉韓國的消息,就讓黑修感嘆台灣的鄉愿與顢頇阿!


延伸閱讀
17%總統李明博,一年多前的批判至今依然適用阿。
韓國:罷工教戰守則


公共工程計畫的政治學。

圖檔

諸如李明博等右翼政治人物,通常不受到韓國西南部全羅道的歡迎。韓國總統容易忽略全羅道,轉而投資在東南方的慶尚道。但李明博選擇全羅道的榮山江河岸,展開公共工程計畫,其政府將斥資146億美元清理美化與防洪整治韓國4大河川。

批評者藐視「4大河川」計畫為韓國最大建設公司現代建設前老闆(李明博)巴蛇吞象的野心,他們認為這是更早之前、鬧出更大笑話的首爾到釜山「大運河」的修正版,這對環境弊多於利,並試圖在國會阻擋資金(法案)。

圖檔
英國廣播公司(BBC)去年年初報導韓國大運河計畫,提及部分人士主張大運河是精神錯亂,特別是嚴重破壞生態體系。如今的四大河川整治計畫也被認為是忽略生態議題,曾任現代建設總裁的李明博,要將韓國變成大工地。

若不投資榮山江,李明博可能轉移計畫到忠清道的錦江,但忠清道是李明博最大的政治頭痛之處。盧武炫贏得2002年總統大選時,曾承諾在忠清道打造新都市「世宗」,並將遷移12個部會在內的49個政府單位到新都。2007年選舉時,李明博背書這個想法,但卻有第二種見解。他的顧問表示世宗計畫是十足的傻念頭,因為政府分布在3個不同地方,而首爾南方120公里遠的世宗似乎更沒效率。李明博目前打算將世宗轉型為研究發展中心,而非行政首都,並試著吸引商業投資。
譯註:世宗是韓國最著名的君王。

然而,世宗的官員擔憂取消遷移政府機關,可能毀滅價值194億美元的計畫。建設公司也同意,他們已經停止工作,並保留向政府購買世宗土地的款項。

與李明博競爭大國家黨總統提名失利、目前仍希望參選下任總統的大國家黨前主席朴槿惠支持「世宗」計畫,她主張取消將毀壞大國家黨的可信度。若與反對黨合作,她擁有足夠的大國家黨國會票數,可確保能通過世宗的發展計畫。李明博更煩惱的是,朴槿惠也能夠決定4大河川計畫的命運。
譯註:朴槿惠是強人朴正熙之女。

創作者介紹

修伯特‧魚看世界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OH+
  • 我很欣賞你的網誌....會從The Economist等政經雜誌節錄最新時事~
    不過上面的全羅道vs慶尚道可以解釋一下嗎? 與台灣的北藍南綠政治版圖有何不同?
  • http://en.wikipedia.org/wiki/South_Korean_presidential_election,_2007

    上面是2007年韓國總統選舉資料的英文版,將視窗拉到下方處會看到詳細的各區域投票資料

    縱軸的Jeolla全羅道:
    光州Gwangju, 全羅北Jeollabuk, 全羅南Jeollanam

    與橫軸的鄭東泳Chung Dong-young交會處
    有個藍色的格子,鄭東泳在全羅道拿下約80%的選票

    這就是全羅道選票高度集中在某黨的例證

    你也會發現鄭東泳在慶尚道Gyeongsang,拿到的票數比率僅6-13%。非常明顯的地域政治。

    台灣綠營在竹苗的選票約25-30%,比鄭東泳在慶尚道還高出3-4倍。就這層意義來說,韓國是真正的東西對抗,問題是全羅道人口500萬,慶尚道1,250萬,後者是前者的2.5倍,因此韓國在金大中與盧武炫之前,都是慶尚道在統治韓國。

    當然,我們也可以從西元1世紀談起,但那實在太遙遠了......

    HubertYu 於 2009/12/07 07: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