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為媒抗外電組發表於「TaiwanOnline」,http://www.taiwanonline.cc/phpBB/viewtopic.php?f=66&t=1955

Is China's Politburo spoiling for a showdown with America?

中國政治局急著和美國攤牌嗎?

世界兩強之間蘊釀已久的衝突已經初見開端,對國際秩序可能帶來危險的後果


(這篇文章不是翻來給各位看爽的而已。美國自從金融危機以來,保護主義的聲浪就從來沒有小過。而中國利用美國金融危機小有微恙的時候,自以為有機可乘,大肆在國際事務上給美國臉色,伸張中國的重要性,也一直讓美國政府清醒地認識到中國問題的嚴重性和急迫性。美中一展開匯率和貿易大戰,中國是不是像ZIQQ幫所說的那樣強大必勝我們不知道,但以台灣經濟目前依賴中國的程度而言,恐怕不管誰贏,我們都像大象打架時被踩爛的小草一般無助。在美中經貿大戰戰雲密佈的前夕,騜政府還一意孤行地要強推ECFA,把台灣綁在中國陣營的前線,往兩國交戰的火線上去推。請問一下,你們願意當炮灰嗎?!)

By Ambrose Evans-Pritchard
Published: 5:33PM GMT 14 Mar 2010

圖檔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長城上和中國駐美大使周文重握手致意:路透社照片


中國終究為自己的狂妄所誤。它誤將歐巴馬柔軟的外交身段當做軟弱的表示,誤將美國的信貸危機當做衰頹的徵兆,誤將自己以重商主義創造出來的經濟泡沬,當做自己不可一世強盛的開端。這一切都完全是一次世界大戰前英德兩國衝突的翻版,威廉二世的柏林當局嚴重地錯估兩國之間的戰略平衡,終於玩火自焚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未來一個月內,美國財政部必須裁決中國否已經構成了美國法律所規範的「外匯操縱行為」,因而必須依法遭到制裁。雖然這個問題之前已經數度被提起,但現在局勢已經完全不同,我們要面對的,是一個U6定義失業率(包含非志願低度就業,一般我們所提及的失業率是U3定義)已經高達16.8%的美國。

去年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曼指出:「這次他們很難再故意忽視中國在操縱匯率的明顯事實。如果我們沒有拿出可信的威脅手段,我們沒辦法解決任何問題。」

中國總理溫家寶可完全不理這一套。

溫家寶昨天公開宣示,「我不認為人民幣被低估了。中國反對各國之間相互指責,甚至用強制的辦法來迫使一國的匯率升值。」他更再一次點名美元資產的安全性,要求美國要「以實際行動讓投資者放心。」


溫家寶受訪中指出:「輿論出現「中國傲慢論」、「中國強硬論」和「中國必勝論」,縱使外面譭謗不斷,但中國的領導階層是清醒認識自己國家的。」(英文似乎和溫家寶原談話不同,請看這裡


才不過幾天前,中國國務院才指控美國一連串的惡霸行徑:「美國政府限制、侵犯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的情況相當嚴重。勞動者權利受到嚴重侵害。」
(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這則笑話,或這裡

「美國憑藉強大的軍事實力,在國際上推行霸權主義,粗暴侵犯他國主權,肆意踐踏他國人權。」

「特別是在全世界人民正遭受由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國際金融危機導致的嚴重人權災難的時候,美國政府仍不正視自身存在的嚴重人權問題,而熱衷於譴責別國。」

中國政治局是嗑了大麻嗎?

我個人對這些講法的對錯就不加以評論,反正那也不過就是中國對美國所給成績單做出的反應而已。很明顯地北京完全否認它自己在造成這次金融風暴的全球貿易失衡中所應該負起的責任。中國長期以來刻意維持結構性的貿易入超,並且大幅購入美元和歐元債券,導致長期利率走跌。當然,事情的確是這些西方國家自己搞砸的,但中國在這些事上面的觀點確也是扭曲到幾近無視事實的程度。

讓我覺得最想深究的,是為什麼北京方面竟然會想玩得這麼大?中國聲稱要對所有參與美國對台64億美元軍售的公司進行制裁,禁止波音公司在中國的商業活動,並且在台灣問題上提高姿態。

在哥本哈根會議中,溫家寶刻意派一個小咖(副外長)去與歐巴馬會談,這基本上是個羞辱美國的行為,而美國方面也清楚意識到了這個羞辱。美國總統也翻了臉,直言:「我不要再忍受你們這樣惡整了!」這就也說明了今天白宮對中國的態度。

我們一直自我催眠,讓自己相信中國已經是一個超級強權。也許有一天中國真的會變成這樣,但不是今天。中國四週被許多鄰國環繞:日本、韓國、越南、印度,萬一國際之間的衝突加劇時,這些國家都非常可能成為美國的盟友。而中國北方還有一個很難搞的俄國。兩國之間四千公里的邊界線上有一堆正躍躍欲試,想跨過黑龍江拓展「生存空間」(希特勒的用語Lebensraum)的中國移民們。而亞洲新興國家、巴西、埃及和歐洲也都早就被中國刻意低估人民幣的出口傾銷行為搞得火冒三丈。

從哥倫比亞大學到北京大學的訪問學者Michael Pettis教授指出,中國坐擁2.4兆,甚至有人估計到三兆美元外匯存底的這個現況,其實是中國的弱點,而不是實力的表徵。近代歷史中只發生過兩次單一國家擁有相當全球GDP百分之五到六外匯存底的情況:1920年代的美國以及1980年代的日本。這兩次後面都緊接著經濟蕭條。

這些外匯存底對內無法用以支撐中國的經濟。任何超過支應對外債信所需的外匯存底,只不過是純然的累贅而已。中國為了不讓其經濟反應貿易活動的實質面,每個月只好花兩三百億美元大買外國公債來壓制人民幣不致上漲,這就正是中國無效的失衡策略終需面對的惡果。中國面臨了固定資產過度投資的問題,因而必須得用薄如紙片的低利潤向全世界傾銷其產品。中國鋼鐵業供過於求的幅度,早已大於整個歐洲的鋼鐵產量了。

這些問題已經不容中國忽視了。西北大學的Victor Shuh教授提出了警告,指出中國各地方政府總共已經在他們用來的借支債款的八千家信貸機構裡,累積了3.5兆美元的債務,大部分都是用以支應基礎建設所需。他認為中國可能需要花費高達五千億美元來拯救這些銀行脫離信貸危機。
(這話講得不太清楚,大家要是知道中國官方那種:「借共產黨的,幹嘛要還?」的心態,你們就可以想像這個洞有多大了。)

中國身為美國的債主,持有總計1.4兆美元的美國公債、機構債券(像房利美就是)和其他美元債務證券, 的確是會擁有一定的影響力,但可不是像該國政治局自我陶醉那般可以上了天了。華府只要一關閉市場,馬上就把中國的出口導向經濟打回原形。所以現在是誰挾持誰了?
(這話有點過頭,但大方向沒錯。這也就是所有亞洲出口經濟體的悲哀,為美國這個大賭場做牛做馬,換來的還不就是賭場的籌碼?還不是得乖乖地進場當火山孝子?只是沒人像中國那樣滿手籌碼就以為自己飛上天了。賭場不換籌碼給你,你要怎樣?敢去嗆賭嗎?人家槍比你大支。)

任何想要在市場上傾倒美國債券,造成市場危機的輕舉妄動,後果還是會燒到中國自己身上。而且玩得太過火時,美國可以動用資本管制來制止這樣的危機延燒。羅斯福早在1933就改變了遊戲規則,而這種事也真的發生過了。中美之間無疑地是一種共生的關係,但同生可不見得共死,任何中美之間的衝突不見得像很多人宣稱的那樣會導致「相互保證毀滅」(MAD, 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的後果。華府絕對會贏。

大眾一直有個迷思,認為1930年的Smoot-Hawley關稅法案後美國傾向保護主義,是造成大蕭條的主因。其實不然。1930年代全球貿易衰退的速度還不如這次金融危機可怕。Smoot-Hawley給我們的教訓是:關稅保護對各國並不會造成平等的影響。它對出超過(當時是美國)造成了毀滅性的影響,但當時的赤字國英國則在帝國特惠關稅領域的保護下,經濟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打擊。

歐巴馬從來不標榜自由貿易的原則。這個長久以來的正統信念也在西方飽受質疑。歐巴馬的首席經濟顧問桑默斯在今年的Davos會議中鬆口,指出自由貿易的原則在面對「重商主義的國家」時並不適用。其實就算是那些舉著亞當斯密大旗高唱自由貿易高調的人們,也該知道亞當斯密是認可這一點的。
(國富論中的確有專章論述關稅保護的必要性和正當性)

自從鄧小平打開資本主義的大門後,中國經歷了戲劇性的改變。但就如前外交官George Walden所著《中國:世界之狼》一書中所描述的,你不可能和一個還拼命掩飾毛澤東血腥無政府主義的政府安心交往。他也提醒我們中國還沒有原諒東西方文明在十九世紀開始碰撞時,西方帶給中國的屈辱,而中國也一直打算要如數奉還的。和中國交往時,千萬要步步小心。

_________________
You underestimate the power of the Dark Side. If you will not fight, then you will meet your destiny.

創作者介紹

修伯特‧魚看世界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清
  • 有趣有趣~還ok的啦(。・`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