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net/phpBB/viewtopic.php?p=744380#744380

China's Reverse Migration
As Orders Dry Up, Factory Workers Head Home

訂單不來,中國客工返鄉
德國明鏡周刊,The Spiegel Online
Wieland Wagner, 01/08/2009


說明:德國《明鏡周刊》接連以故事呈現全球經濟衰退帶來的影響,這一期述說一名普通卻具有普遍代表性的中國勞工全筱菊的故事。修伯特相信這樣的故事應能引起各位朋友的共鳴,17歲就離鄉背井的姑娘是如何受到衝擊?她的未來又在哪裡?

從去年11月起,中國在短短兩個月就有1千萬類似的客工被解雇,半數提前踏上返鄉之途。這個農曆年該如何度過?或許,我們若多了解這樣的故事,就能更了解我們潛在的敵國,並不是所有人都要解放台灣,他們想要解放的是貧困的農村!


[主編的話] 這特別報導是《明鏡周刊》有關經濟衰退如何影響全球人民與企業的系列之一。歷史上從未有打擊如此巨大範圍的經濟衰退,這股趨勢正襲擊底特律的汽車勞工、俄羅斯的政經大亨,甚至是強健的德國傳統公司,如化學巨人BASF(巴斯夫,全球最大的化學工業集團)。

衣錦榮歸的美夢誘惑著全筱菊(Quan Xiaoju, 音譯)從鄉下老家,前去熙熙攘攘的廣州市的生產線。如今,她就像無數的客工(migrant works, 譯者不喜「民工」的說法),在中國經濟榮景急轉直下導致就業萎縮之際返回家園。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全筱菊,成千上萬失去工作、如今將返回家園的客工之一。(修伯特承認這張可愛的「側面」促使譯者翻譯這篇長文。)

儘管經濟危機存在著,但當她對九百萬人的廣州說再見時:一座令人無暇回眸的城市,擠得水洩不通的客工與無數的行李佔據火車站廣場,而市區高架道路也被汽車擠爆。

群眾殘酷地往前推,實實在在地將筱菊擠進火車站。當被往前推時,嬌小的筱菊迅速地拾起家當:一個黑白相間的格子圖案行李箱和一個小側肩包,放上安全檢測點的輸送帶,隨後搭上電扶梯進入大型的候車室。

中國的世界工廠正裁減如奴隸般的勞工、降低成本與提高效率,勞工也仿彿是生產線上的產品。他們肩並肩坐一長排,等待返鄉的火車,回到因受衣錦榮歸的美夢誘惑而離開的家鄉。筱菊(Xiaoju的意思為「小菊花」,修伯特譯為「筱菊」)終於獲得喘口氣的機會並看看四周。當她欲搭乘的北行到湖南省衡陽市的列車離開前,她還有幾分鐘。
譯註:衡陽市屬地級市,面積約1.5萬平方公里,人口約730萬人,是湖南第二大都市。

當與香港接鄰的地區,包括快速成長的深圳與東筦的大量出口工廠,在集體在假日打發客工回家時,廣州車站就如同往昔農曆年前那樣的十分忙碌。但此刻,這外出潮是非自願與意料之外的,並可能持續一段時間,當然可理解這心情是鬱悶的。

多數返鄉者很明顯的是年輕人,包括17歲、卻看似14歲的筱菊在內的許多女性。幾乎所有等車的人都能說出類似的故事,如3名失去印製牛仔褲彩色標籤工作、來自湖南的女性客工,正小心翼翼地看著行李、等待離開。或者是來自遙遠重慶市的幾個年輕人,他們之前在生產毛線衫的紡織廠工作,正拎著幾乎塞住道路的行李,如電鍋、電扇與床墊等。
譯註:此類從中國農村蜂擁到沿海都會的客工,多半是想要解放貧窮的年輕人,而他們也肩負著家庭未來發展的希望。

筱菊剛被出口公司解雇,她的工作是利用薄薄的手指做出便宜的銀製首飾。管理人員突然告知2/3的受雇者,「外國人停止訂單,我手邊沒有任何要你們做的工作。」

在這幾星期,幾乎沒有國際買主出現在工廠。200名員工必定體會到出事情了,因為生產區與辦公區僅隔著一面玻璃。這設計原先是讓上司監控員工生產耳環、手鐲與項鍊的工作情況。

相反地,筱菊與同事能觀察到全球危機對他們老闆的影響,老闆越來越無所事事。

從貧困農村解放的夢,破滅

從本週到下週,一股詭異的寧靜突然來到平日繁忙的、工廠滿佈的廣州市番禺區。首先,筱菊和同事注意到其它工廠拉下大門,許多街上的小販也隨著越來越多勞工的離開而迅速撤攤;接下來,男人打發僅有少數時間的街道兩側的撞球桌也空無一人,就如同被提前降臨的冬季所襲擊的度假勝地。

當筱菊被解僱,她並不驚訝;然而,當她老闆對員工承認公司沒錢支付月薪,她非常的驚訝。

點選可看原始圖檔
失去首飾工廠的工作後,全筱菊從廣州回到湖南省的爺爺家。

火車抵達後,筱菊跳上火車。群眾開始再次蜂擁而上,旅客急忙從月台踏過階梯上被訂滿的長長的火車。筱菊設法弄到臥車的臥鋪,這讓她能到衡陽市的7個小時車程中休息。

列車猛然一推後啟動,筱菊開始明白她在中國最富裕城市廣州的生活步入尾聲。至少在那一刻,她了解到失去工作意味著也失去將她從貧困農村永久解放的美夢,而她將必須對家中的父母解釋這一切。

她安靜無聲。為了讓自己轉移注意,她在粉紅色的手機輸入最後幾分鐘的離別簡訊。這手機是從第一份薪水購買的,她僅能負擔中國製造的「金鵬」手機,不過有著好看的外表與大螢幕。購買手機是筱菊的一大步,她的家庭從未擁有市內電話。
譯註:從未擁有固定的市內電話,在台灣已經是難以想像的事情。

筱菊緊緊握住手機,這是她工作生活的最重要紀念,也是僅有的奢侈品。手機價格是108美元,相當於在工廠加班160小時的薪資。
譯註:各位自己算吧!加班費的時薪有多少!

數秒後手機響起,表示她已經收到第一通回覆。一位同村、帶著筱菊首次離鄉的年長女性客工「嫪香(Laoxiang, 音譯)」回傳「祝你好運」。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修伯特‧魚看世界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juiminc
  • 大家都在縮衣節食過日子,希望經濟能早點好轉。

    祝新春如意~~
  • 熟姐也要過得好喔!全筱菊是中國無數失業勞工的冰山一角,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度過...

    HubertYu 於 2009/01/12 09:15 回覆

  • aglaechen
  • 底層勞工, 很可憐啊~ 被剝削不說, 沒訂單就被趕走! (有遣散費嗎?) 在中國, 大概沒有勞基法這種東西吧?

  • 中國有勞動基準法,對勞工的保障也不少。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就是勞動合同法,明訂勞工的權益。不過我對中國勞工較少研究,恕小弟無法提供更詳盡的資訊喔。

    HubertYu 於 2009/01/12 15:26 回覆

  • Nickie
  • 嫪香(Laoxiang, 音譯)」

    這是不是其實 就是 老鄉 的意思,並不是真的是名字?
  • 我也蠻懷疑的,就拼音而言是蠻可能的。不過,我還是給了她一個還算美的名字說...

    HubertYu 於 2009/01/13 14:41 回覆

  • 業務小姐
  • 現實總是這麼殘忍
    不知道能做些什麼的時候更無力

    最近公司平常偷懶的人最努力
    其實滿好笑的
  • 就個人而言,當然是要先顧好自己,多多充電是不錯的選擇;若以群體的話,必須深切檢討目前的經濟與政治體制...

    不景氣大家比較不敢混水摸魚,算是意外的收穫吧!

    HubertYu 於 2009/01/13 14: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