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TaiwanOnline」,http://www.taiwanonline.cc/phpBB/viewtopic.php?f=66&t=2097

After Quake, Tibetans Distrust China’s Help
地震後,圖博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Andrew Jacobs, April 17, 2010

說明:此文刊載4月18日《紐約時報》A1頭版,文中提及「中國領導階層將地震當作雙重緊急事件:一是內陸青海省、海拔4千餘公尺的人道危機,另一是共產黨壓制圖博人異議份子的能力」,並多所批判漢族官員和軍隊的救災態度,焦急等待親屬消息的女孩也問:「只因為我們是圖博人」就換得漢人的冷漠以對?

相較於台灣主流媒體的「正面報導」,例如「中國時報:進玉樹震區,胡錦濤:救人第一」「聯合報:胡錦濤赴玉樹震災區查看災情」,《自由時報》提供較多元的觀點,例如同樣取材自《紐約時報》的「胡錦濤勘災 青海藏人對北京失信任」

其實,《經濟學人》第一時間就以「斷層線」(fault line)標出北京對地震救災的態度,《紐約時報》披露中國漢人官員冷漠麻木的救災態度,少報死亡人數,甚至是以「宣傳」的角度救災,在在顯示圖博人的生存危機!讓我們多理解圖博人的困局,是協助圖博人的第一步。


圖檔
結古鎮為玉樹地震的震央,該鎮人口約2萬3千人,玉樹縣也僅8萬餘人,若死亡人數達2千人,則死亡比率是高得嚇人。

圖檔

【中國青海‧結古鎮】喇嘛們站在職業學校的廢墟上,以鋤鏟和雙手奮力挖開混凝土塊。突然間,迸出哭聲:一隻顯然沒有生命的手臂,在碎片中露出。

但在喇嘛們完成任務前,一隊剛休息完的中國士兵開始工作,他們戴上軍帽,揮手要喇嘛走開,用攝影機拍攝救災,很快地挖出一具年輕女孩的屍體。
譯註:這不就是作秀嗎?令人想起去年中央政府在八八風災的態度。

喇嘛們壓抑著怒氣走下來,用圖博人的方式替死者祈禱。

喇嘛之一的Ga Tsai說道,「當我們救災時,你不會看到那些攝影機。」他與200名夥伴在聽到地震消息後,立刻從四川省的喇嘛寺趕來。

「我們想救人;他們卻把這悲劇看作宣傳的大好良機。」

致命地震14日幾近痍平這圖博人城市,造成至少1,400人死亡後,中國領導階層將地震當作雙重緊急事件:一是內陸青海省、海拔4千餘公尺的人道危機,另一是共產黨壓制圖博人異議份子的能力

國家主席胡錦濤縮短到巴西的國是訪問,返國並監督救災,而總理溫家寶則推遲出訪印尼計劃,前往災區與承諾中國多數族裔漢民族將竭盡所能援助圖博人。

國營媒體強調接受糧食和帳篷、心懷感激的圖博人,搜尋和援救專家急忙拯救倖存者,即便是要應付高山症。

援救工作確實令人印象深刻。17日,上千名士兵和載運糧食的卡車擁塞結古鎮街上,清理機械開始清除鎮上倒塌的建築物。超過600名重傷者被送到800公里之遙省會(西寧市)的醫院。近日來,印著(中國)民政部標誌的藍色帳篷遍佈全鎮。

然而,儘管對外顯示政府賞賜和種族團結,地震卻暴露北京和圖博人之間僵固的緊張關係,許多圖博人奮力在漢人主導的國家內維繫自治和文化認同。大規模的圖博人反抗漢人統治的騷亂,嚴重影響北京舉辦2008年夏季奧運,此後中國遂以軍警嚴格控制圖博和圖博人居地。

1959年逃離中國的圖博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已發出訪視災區的正式要求。當然,這幾乎是會被(北京政權)拒絕。

14日大地震後,數千名喇嘛趕往結古鎮,有些從橫跨三個省份(西藏、四川和甘肅)的大圖博區遠處,驅車兩日方到達。

圖檔
自動自發趕來救援的喇嘛們,有些驅車兩日才抵達遙遠的結古鎮。

圖博喇嘛是第一批援救埋在瓦礫堆中倖存者的人員。17日晚間,專家在長時間援救(72小時)後要退出,而喇嘛們仍繼續挖掘。

57歲的Oh Zhu Tsai Jia說「他們是我們的一切」,他打開車廂,讓一群年輕喇嘛能對著他妻子的遺體祈禱。

17日早晨,喇嘛從結古鎮主要寺院運送1,400具遺體到火化處。在那兒是兩個長坑堆滿搶救的木材,喇嘛放下遺體,並用好火葬的柴薪。

幾乎是一整天的火化,數百名送葬者毗鄰著喇嘛默默地坐在山丘上,喇嘛們時而高聲吟詠(祈禱),時而靜謐地屬算著祈禱用的紅珊瑚和綠寶石念珠。

警方和漢族官員顯然未在場。

圖檔
火化中的屍體,後方山坡上擠滿送葬的圖博人。根據《紐約時報》,顯然沒有任何一位漢族官員在場!

圖檔
送葬的喇嘛們!

儘管他們謹慎地不要發出任何批判,但喇嘛領袖表示,地方官員根本未將這些死者列入官方統計。然而,年輕喇嘛並未如此沉默。

在第三小學,喇嘛表示他們從瓦礫堆中拉出50具學生遺體,但一名官員前來詢問有多少人死亡時,警察卻只報上半數。23歲的喇嘛Gen Ga Ja Ba說,「我想他們害怕讓全世界知道這次地震有多麼慘。」

然而,最一貫的抱怨之一是許多官方援救只注意城市的主要建築,忽略數以百計倒塌的泥磚房屋。其它和警方的爭執是遺體,儘管難以驗證死亡人數。

在喇嘛聚集處聽聞的更多批評是,士兵在災後前幾日不讓喇嘛救援。

喇嘛Tsairen說道他和其它喇嘛,在地震當晚如何與士兵爭執,「我們問他們為何不讓我們幫忙,而他們就是忽略我們。」Tsairen如同多數圖博人,只用一個名字。

隨後,他和另外百人前往職業學校,在倒塌的宿舍可聽到被困住女孩的呼喊。

他們表示,士兵在瓦礫堆前擋住他們,而他們的領袖Ga Tsai與可能是當地首長的人是扭打。

Ga Tsai說,「他抓住我的喇嘛袍,把我拖到街上。」

圖檔
喇嘛領袖Ga Tsai。

士兵晚間離開職業學校後,喇嘛前往營救,最終只拉出數十具屍體。

即使這些說法被誇大,諸如此類的故事批判著政府贏得圖博民心的努力。

近日,政府誓言不遺餘力地重建玉樹縣(結古鎮是縣政府所在地)。雖然有許多圖博人感謝官方的援救和關切,不少人卻不那麼想。

挖土機和推土機17日剷平職業學校之際,16歲的學生Gong Jin Ba Ji在一旁觀看。

稍早之前,她說機具不小心把她同學屍體撕爛,她仍在等著他們找出她姊姊的屍體。

她冷冷地說,「我希望他們更小心地救災,或許他們不那麼關心,就因為我們是圖博人。」

圖檔
等待職業學校救援消息的兩位女孩。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和88都馬一樣
  • 地震隔天CNN新聞連線訪問中國官員時
    背景播出了進入青海當地的現況影片
    當記者一直問說為什麼攝影機都沒拍到救難人員
    到處都只有受災藏民在徒手搬動石磚時
    官員則只是裝沒聽到一直照本宣科講說
    政府已動員一切力量搶救
  • yoyo.
  • 關懷生命中的苦難---

    關懷生命中的苦難---
    青海玉樹地震賑災活動
    中國青海省 玉樹藏族自治州 (竹節寺 就位於此州之內) 玉樹縣 (青海省西南部,平均海拔約四千公尺) 在4/14早上7點49分規模7.1級強烈地震,震源深度約33公里,由於震央離縣城很近,又是淺層地震,造成慘重災情,約九成房屋倒塌,死亡人數不斷地在增加中。日前已經增加至1706人,超過1萬2千人受傷,仍有256人失蹤。
    直貢噶舉竹節佛學會特別發起募款,為青海竹節寺賑災之用,滇貝仁波切(青海竹節寺住持仁波切)於近日超度法會上特別開示說明:「賑災募款募得之款項,絕對會用在最恰當、對災區災民最有幫助之上!,呼籲各界人士不分彼此,不分海內外,秉持將心比心的同理心,不論金額多少,以實際的行動幫助身陷災難中的民眾,關懷生命中的苦難,發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救援精神,幫助震災民眾心靈、生活及家園之重建!! 」
    ※竹節寺簡介─竹節寺為康區最大的佛寺,建寺300多年,是康區維繫弘揚佛陀聖教之重地,秉持承續直貢噶舉不共口耳相傳法教,著重實修,竹節寺歷經文革,寺廟被破壞無遺,雖然論典著述稀少,但成就者眾多,為延續佛陀法脈,導師 滇貝仁波切以大悲願力重建佛學院、閉關中心、僧舍、學僧教學樓,整理收集直貢噶舉失毀之重要密續法本、儀軌論典等,培育僧材,定期為僧俗二眾舉辦閉關、法會等活動;他亦不吝將竹節寺這畝肥沃的福田淨地,推薦給所有的如母有情,使其累積廣大的福德資糧,種下將來解脫之因,共成佛道,同圓種智。目前由兩位殊勝化身同時住世的第九世竹節仁波切─金安仁波切與滇貝仁波切帶領七百多位喇嘛及度母菩提寺四百多位阿尼,努力修行。
    賑災台灣匯款帳戶:台北市直貢噶舉竹節佛學會─台北富邦銀行民生分行
    ATM代號:012 帳號:454102301049

    詳情請參閱網站http://www.drubgyu.org/img/2010/earthquake.jpg
    直貢噶舉竹節佛學會全球資訊網http://www.drubgyu.org/ !!
  • 台灣人
  • 請酥餅大大把標題改成:「圖博人如何相信中國人」吧!大部分的圖博人都像台灣人一樣,不承認他們是中國人(可能是百分之一百,比台灣比例還高)。我們該尊重圖博人的身份認同,就像我們也厭惡被稱為「中國人」。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