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發表於「與媒體對抗」,http://www.socialforce.net/blog/blog_614__124830.html

1/18/2009禮拜日,高雄三鳳中街上演一齣「經濟為名的政治大戲」!這是「消費券」大戲的序幕,接下來全台會上演第一幕、第二幕、第三幕,直到邊際效益遞減至不符成本為止!

下午1點30分(1330),三鳳中街的自立路路口萬頭鑽動,數百名熱情迎接「馬先生」的群眾,由穿著紅色背心的三鳳中街商圈理事長領頭,個個引頸企盼、焦急地等待著那英姿煥發、帥氣迷人的偶像。環伺在外的是保安警察與刑事警察,人群之中圍出一條狹窄道路的是國安人員和商圈糾察隊。

當1350過了預定抵達時間10分鐘,部分民眾開始焦躁。

「怎麼還不來?我超想和他握手。」年輕的少女微微抱怨。
「快了吧,他身負國家重任,遲到一下很正常。」在旁的鵝蛋美人解圍。

突然間,在連續數台警車開道的後方,出現一台銀灰色廂型車。所有等待的焦躁氣氛轉變成瘋狂着迷的尖叫,「來了!來了!」的聲音此起彼落。

「好帥又好高喔!」稚嫩臉龐的小男孩如此說。
「我要和他握手啦!」應該是這男孩的母親邊說邊往前擠,奮力伸出右手。

維安人員似乎習慣這種蜂擁而上的群眾,大聲喊著「不要擠,把手伸出來有握到就好。每個人都有。」

群眾興奮的強度不減,從下車到入口的短短10公尺,四蹄無法齊飛的馬先生掙扎著往前邁進。不!是被熱情的群眾擁戴而無法前進!在其心目中,這些群眾意味著什麼呢?

人群中,有緊緊握著馬先生的手不放的,有立刻打電話向朋友炫耀的,有開心看著手機裡的馬先生照片的,有因興奮而臉色潮紅的......但是這群人有個相同的特徵:「八成以上是女性,老幼美醜的都有,熱情地簇擁著偶像前進」。

「為什麼八成都是女性?」我問持不同意見的女性朋友。
「因為......或許是她們較少負擔家庭經濟,因而社會和經濟的衝擊對她們是比較遙遠的。簡單的說,經濟對她們影響不大。」想了想,她緩慢地說出這個答案。

這個答案出乎意料。我本以為可能有「因為馬先生很帥很高、馬先生是偶像,這群人是動員的、不是真心的,或是領到消費券覺得這是德政」之類的。瞬間,在南國溫暖的日頭裡我不寒而慄!

我可以這樣說吧,「活在偶像的世界中,是難以感受經濟與社會的衝擊!換言之,偶像滿足了不滿,生活因偶像而偉大。」

是阿,這讓我想起課堂上的老師總是說「我敎的是『政治學』,不是『政治』;我敎的是『社會學』,不是『社會』;我敎的是『XX學』,不是『XX』......」我太傻了,傻到無法分辨政治學與政治的巨大鴻溝,才無法看清消費券的政治效用。

莎士比亞的戲劇,不就是反諷的方式表現戲劇、政治和人生的關聯嗎?「人生就是一場戲」,政治不也是如此。

馬先生為什麼選擇「高雄‧三鳳中街」?為什麼「是消費券發行的首日」?為什麼「要橫掃中街示範如何使用消費券」?這樣的場景,只會讓人聯想到「選舉造勢」。馬先生消費的3間店鋪,其實早就選定。只要注意到記者提前在店家內卡好位置,就知道這是一場精心規劃的大戲。

當群眾擠到馬先生消費的店家前,打算拍照時,一位看起來地位頗高的國安官員正義凜然地說「你們不要那麼自私,這些記者是要拍給全國人民看的,你們只是要拍給自己看......」於是,就被一組維安人員粗暴推開。

被熱情民眾擁戴而緩步前進的馬先生可曾想過:或許台灣的經濟與社會發展,正因為你有那麼多擁護的群眾,以為親近人民就是對的方向,而忘卻思考國家未來的總路線?

熱情的群眾可曾想過,嚴厲批判偶像是比呵護偶像更為珍貴嗎?因為你們是能讓偶像反省的力量。在一場心知肚明的政治大戲中,上下各取所需:緩和社會不滿的氣氛和炫耀偶像握手的滿足。

令我疑惑的是,台灣到底該走向何方呢?或許更正確的說法是,這喪失動力的寶島終將情歸何處?我,不知道;群眾,也不知道;馬先生,你總該說個方向吧!

2009犇牛年,台灣經濟因內外交迫而陷入困境,經濟學人預測台灣2009年的經濟成長率為-2.9%,消費券能幫什麼忙?要讓經濟成長率達6%,要發行多少消費券?要興建多少公共建設?出口成長率要達多少?

仰望滿天星斗,有哪顆星願意替台灣引路?願意帶領台灣迎向旭日?就算有,台灣願意視之為標桿向前直跑嗎?我,無語......

創作者介紹

修伯特‧魚看世界

Hubert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ike
  • 好沈重的文章,好語重的建言~希望政府高官真的有時間能夠看到,而不是四處出訪、上鏡頭~接受粉絲的歡呼!

  • 我不喜歡馬先生,但他目前是台灣的總統。換言之,無論喜歡與否,他的決策將嚴重地影響到我們的生活。希望他能更了解人民的痛苦與希望...

    HubertYu 於 2009/01/20 10:26 回覆

  • saviola
  • 當全球面臨金融危機時馬政府毫無想法與作為的同時~於是我們的馬總統回到他最擅長的本事~就是作作秀發消費券~實際效果令人存疑!依經濟學大師Friedman提出的理論(恆常所得假說):消費者決定他的消費~並不是根據他現在手上有多少錢,而是根據他對於未來長期的收入預期,來決定他的消費習慣!當大家預期所得會減少甚至失業時,自然會減少消費!發消費券並無法太多的增加額外,多數消費僅產生替代消費的結果~再加上有一年期間,將消費券用在日常生活花費上!並無法產出額外消費~如何增加消費,刺激經濟?˙
  • 我對消費券的看法也是如此,政府應該更具體地協助或導引台灣的經濟建設,而不是這種又要多行政成本的消費券方式!消費行為是基於未來的期望,而非當前所擁有的金錢...我相信馬政府了解,但他們選擇了消費券...

    HubertYu 於 2009/01/20 10:28 回覆

  • andrew
  • 最擔心的莫非就是如此了,
    對於政治人物都要見微知著,
    馬英九已經不是新面孔了,
    而且他過往的行政表現常常出問題,
    許多人卻見著知微,甚至視而不見,
    現今他已是總統了,衷心希望他能多花點時間思考國家大事,
    認真的想些振興經濟的具體措施,
    而不要一直用舉債的方式,
    爽到少數人,卻債留子孫!
  • 我的看法是,既然是經由民主機制選出來而獲得行政權力的總統,無論我是否喜歡,都期待他能替台灣帶來更佳的生活以及遠程的未來目標。這篇文章是我的感觸,畢竟政治、戰略和馬克思主義是我這七年來的主修,加上我喜歡實地觀察,更令我長存憂慮...雖然《聖經》說過「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願祈禱與交託卻能運行...

    馬先生今年除經濟和安全議題,年底的縣市長與議員選舉、明年的高北市長選舉接踵而來。我想,身為國家領袖仍應審慎而行。

    HubertYu 於 2009/01/21 09:24 回覆

  • georgetsai
  • 我還是認為他是個白爛痞子,這種"作秀"場面,一個不少,都已經到了高雄,潮寮怎麼不去看一下,呼吸一下"新鮮"毒氣?
    上次我看到他是在殯儀館,飛官掉下來那一次,安全人員也要我們讓讓~~
    我同學是喪家,直接嗆"他是官,我們也是"棺'',憑什麼要讓?完全不甩他!!
    可是痞子偶像還是一堆人崇拜,現在新聞又說不排除發第二次!!真是令人火大到極點!!
  • 與人民安全更攸關的事情:大發工業區和潮寮村,對我而言是比到三鳳中街更重要的。體恤民心的執政者應當不畏懼抗議,實地體察...

    當然,從政治的運作而論,若總統親自到潮寮,會將抗爭層次拉到最高,喪失政府層及體系的防火牆功能,懂政治而輕民心的政治人物,經常是築起層層的防火牆!

    HubertYu 於 2009/01/21 09:28 回覆

  • yitang
  • 我原本也是反對債留子孫的方式進行,但是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說的好,國家不應該害怕舉債政策,因為舉債所做出的事物將來都是後人才有機會用到,依照使用者付費原則,本來就應該是他們要負責償債.
    而且現今各福利國家哪個不是赤字預算,國家本來就不應該留太多錢在國庫,應該廣開財政政策來提升國家整體.
    當然,消費券是否真有刺激景氣的效果?在日本證明是失敗的,台灣效果如何?有待觀察,但依照經濟學角度,這只能刺激短期消費,對於景氣其實效果不明顯.
    面對這波景氣寒冬各國都是採用擴大內需的建設方案,當初馬總統也是以這政見才當選,可惜的是國內內部的意見不一,這筆預算遲遲無法下來,某些政黨甚至認為不應該擴大公共建設,應該採用退稅方式,因此我感覺會用消費券的方式是國內各政黨妥協的產物.
    全盤怪罪到某特定政治人物是不合理的,台灣是民主國家,總統並不能干預其他各部門,所以並不如大家所想,想要推動政策只要出張嘴,就可以通過,如果真要能這樣,台灣必須學習對岸採用高壓強制政府,請問有誰願意台灣變成另一個中國大陸?
  • yitang,希望你能平心靜氣的看完我的回應!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批評,是期待或期許,對執政者的好惡並不會改變政治力量對日常生活的影響。政府所發的消費券,我領了也會用,只是不會因為3,600這金額而改變我的消費習慣。

    我的期許是政府應當順勢而為,在經濟危機遠比眾人預測更糟糕之際,勇敢地擘劃台灣未來的經濟結構、產業轉型和公共建設等。你想,若總統因促進消費而親上街頭,在拜訪行程的這一整天,他和他的團隊能仔細評估擴大內需的真正效用嗎?

    若是個負責任的政府,必當在消費券發行前先行了解消費券的可能流向,發行後立刻大量派員觀察消費券如何影響消費行為,最後是等每季的國內消費報告,評估消費券的實質效益。無論成效能否彰顯,統整完畢後必須向國人報告,這是負責任的政治。

    但請您捫心自問,台灣政府有如此行?或是僅在一天的促進消費的行程中就做出初步結論:大致上是不錯的?心中的那把尺非常重要,而且必須嚴正地表達立場,因為政治力量是籠罩在生活四方的。

    最後,請不要完全相信國內媒體的報導,台灣的總統迄今都是掌握行政實權的,行政院長相當於總統幕僚長!充其量,只有蔣經國就任行政院長時,院長才擁有實權。相信我,政治是關起門來運作的,總統才有民意基礎,行政院長的正當性來自總統的任命,權責怎麼可能高過總統呢?

    高壓統治是政府與人民的關係,並不是政府內部的關係!這是政治學的基礎。

    HubertYu 於 2009/01/21 09:41 回覆

  • bono
  • 全盤怪罪到某特定政治人物是不合理的,台灣是民主國家,總統並不能干預其他各部門

    那民進黨時代的政府,怎麼什麼大大小小的事都先罵總統,然後之後再說他獨裁
    這社會嚴重存在著令人不舒服的雙重標準,標準因人而異,這些人在民進黨時代什麼都怪總統,在國民黨時代什麼都怪人民,這跟高壓有什麼不同...
  • Bono,謝謝你的留言。願台灣人都懂得什麼是心中的一把尺,一把只有一套標準的尺規!就從我們做起吧!

    HubertYu 於 2009/01/21 09:43 回覆

  • tiffwu
  • 這消費券還有國民年金都不知道是做什麼的
    看來越來越跟台灣脫節了
    但這麼說也不對,國民年金似乎還是要去研究一下
    好像我也要繳呢
  • 原來多倫多姐也要繳國民年金阿...不過,這對年輕人而言不是件好事,根本不知道該不該信任國家,等到65歲搞不好什麼都拿不回來。有些事情還是脫節的好,知道越多頭就越痛 ><"

    HubertYu 於 2009/01/22 00:06 回覆

  • saviola
  • 小弟近作總統的格局提到~捷克總統說:總需求必須增加。一種傳統做法是增加政府支出,大多是用在公共基礎設施項目方面,前提是這些項目是可行的。然而,如果能夠大幅削減在過去半個世紀裡,在“ 社會生態市場經濟”的美麗新世界時期實施的,針對私營部門積極性的各種限制,將會有用得多。現在最佳的解決之道是,暫時削弱(如果不想廢除)勞動力、環境、社會、衛生以及其它“標準”,因為這些標準最容易妨礙理性的人類活動。
    ~~~~~~~~~~~~~~~~~~~
    或許捷克總統的這段話告訴我們政府可以做甚麼!
    修伯特兄研究批判理論,馬克斯主義卻有辦法接受南轅北轍的不同見解~真讓人佩服!
  • 這段話,似乎是要將許多制度化的內部性成本「外部化」,我聽起來還是怪,但是有難以反駁在特定時空的經濟動力是來自於犧牲其它要素,例如所提到的勞動力、環境等...

    或許有條也不錯的道路,由政府引導或協助產業的轉型,例如綠色產業(雖然頗多批判)或擴大大眾運輸系統等。但台灣政府絕對會被懷疑是否有承擔的能力!

    多謝saviola兄抬愛,我部分時刻是認同「相對主義」故能尊重他人,但有時候是個「絕對主義」的強烈擁護者 ^^"

    HubertYu 於 2009/01/22 00:10 回覆

  • 羅賴巴
  • 認為消費券是德政的店家確實是有
    也許對他們而言,短期可以撈一筆確實是個德政
    但長期來講對經濟到底有沒有益處,我覺得有待商榷
  • 長期而言,效果不大!至少就日本的實證研究是如此,約三個月後就知道消費券對台灣經濟的影響囉。

    HubertYu 於 2009/01/22 10:01 回覆

  • 殷浦藤熙
  • 我希望消費券是貨膨脹的手段,這樣才會讓人認清金錢的價值是虛假的。
  • ~.~/ 你的回應越來越深奧啦。不過,消費券的政治意義是高於經濟成效的。

    HubertYu 於 2009/02/02 22: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